《毒後歸來:侯爺,您的馬甲掉了》[毒後歸來:侯爺,您的馬甲掉了] - 第五章淵京,我回來了(2)

場上如花般的女子,總是神色恍惚,偶爾幾言,都帶着疏離和悵然,眼裡暗淡沒有一點兒光亮,她突然慶幸好在能出手就將墨雨救出來,救了兩個人。

  墨王妃也緩過神,緊緊拉住顧明音的手,上下打量了一下,目光和善:「不知顧姑娘是哪家的小姐?」

  身旁墨雨搶着回道:「母親,顧姐姐是征西將軍府的。」

  顧明音頷首,俯身行了揖禮,附和道:「小女顧明音,見過王妃。」

  「你就是顧家那個嫡女?」墨王妃臉色變了變,露出詫異的神色。顧明音的名字在淵北世家圈子裡並不陌生。

  淵北顧家,世代為將,為國盡忠而戰死疆場的顧家人不在少數。

  征西將軍顧林也是個響噹噹的人物,他父親顧老將軍當年帶領顧家軍浴血奮戰,最終以身殉國,而顧林作為顧家獨子,但卻甘願從兵卒做起,從軍以來,屢立戰功,從步兵晉陞為將軍不到十年。

  他多年前娶了兵部尚書南家的女兒,生了兩個孩子,長子顧明懷未及弱冠就跟着顧林在戰場歷練,沉穩而謙卑,是不少世家擇婿的標準。

  嫡女顧明音卻惹人非議多了。

  一直傳言她就是個胸無點墨、只會動武的草包,沒有一點兒能耐。幾年前在林華宴上,眾女獻藝,她翩然一舞,沾了一身墨,出盡了洋相,卻將氣撒到自家妹妹身上,拿鞭抽了顧雲霜一身的傷,惡毒的名聲就此傳開了。後來聽說去了邊疆,跟着征西將軍四處征戰,一晃幾年過去了。

  墨王妃又重新審視着眼前的女子,言談舉止得體大方,完全跟傳聞中的草包關聯不上,果然傳言不可信。

  顧明音看着墨王妃眼底的探究,知道外面對自己的傳言不少,多是貶低之詞,她之前確實心思單純了些,才遭人陷害,丟了臉面,被人這樣打量,也不太在意,嘴角帶着笑,沒有半分怯意的看着。

  一旁的墨王爺早已按耐不住,他大手一揮,忙讓人上茶,吩咐幾人落座:「不要站着了,趕緊坐下聊吧。顧姑娘可是墨家的恩人,可不能怠慢了。」

  墨王妃這才反應過來,心裏帶着愧意,趕緊拉顧明音坐下,臉上越發和善:「顧小姐快坐吧,實在是冒犯了。」

  「王妃不用介懷,叫我明音就好。」顧明音坐下,喝了口茶,想着寺廟裡關着的那幾人,便率先開口道:「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墨王妃親自為她斟了杯茶,遞了過去,和善說道:「顧小姐,有話直說就好,不要見外。」

  顧明音恭敬地接過茶杯,輕啜了一口,才道:「墨雨告訴我,她是在御元寺上香時,跟妹妹一起去了後山捉兔子,才被擄走的。這御元寺乃是皇家寺廟,沒有官階的都不允許進入,怎麼會被人捉去?不知你們可曾查過?」

  墨王妃看她說話間言語直爽,沒有半分矯揉造作,不覺刮目,便道:「派人去查了,可沒有點兒線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