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後歸來:侯爺,您的馬甲掉了》[毒後歸來:侯爺,您的馬甲掉了] - 第三章路見不平(2)

巨大的佛像坐落在正**,幾個和尚穿着單薄的袈裟正盤腿打坐,絲毫沒有被門外的聲響驚擾。一聲聲木魚伴着清新的梵音,讓人心中不覺肅然。

  顧明音命幾人在殿外等候,抬腳走入,恭敬地跪在殿前蒲團上叩了個頭,閉目誦了一段往生經,而後又重重地叩首,心懷感激地在心底默念幾句。

  身後的小沙彌見她虔誠的模樣,慶幸讓他們進來了,看她誦經如此熟練,一看就是一心信佛之人,佛法無邊,芸芸眾生之中遇到同道,也算緣分。

  眼見她從殿中出來,便笑着應了過去,領着繞過前院,穿過佛堂,到了留宿的廂房。

  四合的院子,錯落着幾排房子,環境極為清幽。

  小沙彌將幾位隨從安排了住處後,才領着她來到最後一個院子:「施主,前面一排里還有其他的留宿的客人,您最好還是在這院中行動就好,不要惹了麻煩。」

  顧明音知道他顧慮自己女子身份,擔心影響她的聲譽,便感激地笑了笑:「謹遵小師傅的教誨。」

  剛剛住下,就有僧人送來了齋飯和熱水,招待的極為周到。

  她用了齋飯後,洗了個熱水澡,便躺在榻上,閉目養神。

  恍惚間,聽見有嘈雜的腳步聲傳來,她猛然驚醒,理好衣衫,起身前去查看。

  外面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但雪仍在下着。

  她謹慎地走近,豎著耳朵細細聽去,聲音是從前面院子中傳來的。她靈巧地跳上院中高大的松木,攀着繁茂地枝丫,小心翼翼飛到了前面的院子。

  院中,幾人坐在屋廊下拿着酒杯喝着酒,口中隨意地聊着天,

  一人滿臉橫肉,帶着惋惜之色:「你們說,咱們把這丫頭賣到哪裡?聽說還是淵京妓坊的賣價最高。」

  旁邊一人猛地拍了下他的腦袋:「不要命了,看這丫頭,可是淵京大戶人家的女子,你還敢賣到那兒,若是被人發現,小心你的腦袋。」

  那人忙回道:「我就是說說罷了,咱們好不容易出了城,哪能再進去。」

  另有一人面色沉沉,猛地喝了口酒:「要我說,咱們一不做二不休,乾脆賣到南邊,聽說南邊有不少南越人,賣到別國,看他們還能不能找到。」

  幾人連連附和:「我看行,看那丫頭長相不凡,說不定還能賣個好價錢,」

  佛門重地,竟然有人藉著留宿的名義做起這種喪盡天良的營生,顧明音藏在樹上,低頭看着下面幾人,只覺可恨,聽他們的意思,應該是在淵京抓了個大戶人家的小姐,

  腦中忽然想起一人來,前世,她當皇后那會兒,跟着晉平王府墨家走的很近,墨家的夫人年紀不大,卻整日精神恍惚,後來她找人打聽過,說是墨家嫡小姐跟着府中眾人去廟中上香時,被人劫走,一直下落不明,顧着府里其他公子、小姐的名聲,不好明着找,只能暗中探查,多年來,卻一直無果。

  難不成,這麼巧讓她碰上,想想時間倒也切合,她斂眸,想了想,管她是不是呢,先救了再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