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後歸來:侯爺,您的馬甲掉了》[毒後歸來:侯爺,您的馬甲掉了] - 第三章路見不平

數九寒天,雪花漫天卷地的飄落下來,去往淵北的道路也被籠罩在白茫茫的紗幕之中。

  顧明音撩開車簾,看車外銀裝素裹、入目皆白,伸手接了幾片雪花,刺骨的涼風趁機鑽入車內,讓她忍不住打了個冷戰。從臨川啟程後,不過一月,就碰上了這樣的大雪,看來要耽擱些時日了。

  「找個地方歇歇吧,待雪住了再走。」

  穿着厚重棉襖的車夫回過頭,勸道:「小姐,這雪一時半會兒不會停,咱們的車輪上系著鐵索,不礙事的,不如趁着天色尚早,多行幾里。」

  車外,幾個騎馬的隨從不斷勒着馬,小心翼翼跟着,唯恐馬兒腳下打滑,摔了下去,她搖搖頭:「不用了,雪大了,再多等幾日就是了,不急。」

  馬背上的幾人臉上帶着感激的笑,俯下身子恭敬地回道:「謝謝小姐體諒。」

  「沒事,一路奔波勞碌,多仰仗諸位了。好在此處距離淵京不遠,就算耽擱些日子也無妨。」顧明音慢條斯理的解釋着,又同他們客套了幾句,遠遠便見不遠處叢林環抱之中有一廟宇躍然眼前。 

  車夫將車在山腳停下,忙撐起油紙傘遞了過來,邊道:「小姐,這方圓幾里都是深林,沒有人家,只有這間寺廟,不如咱們就在此歇息一日吧。」 

  顧明音踩着杌子從車上下來,抬頭看了看高高的石階,此處距離官道很近,但卻少有人停留,只怕這寺廟中也是人煙稀少。這樣也正好落得清閑,況且她前世禮佛多年,得了機緣重活一世,也該到寺中還願。便接過油紙傘,踩着石階,慢慢向山上爬去。

  寂靜的白日,埋葬在白茫茫的雪中,越發清幽,只聽見腳踩在雪上的吱吱聲。

  走了一炷香時間,終於到了山頂,來到廟門前。

  這寺廟並不小,但年久失修,大殿檐角的朱漆已經脫落,露出斑駁的青灰,就連杏黃色的牆壁也有不少破損,但還好勝在整潔,耳邊響起的誦經聲,也為這座寺廟增加了幾分禪意。

  車夫剛要敲門,卻被顧明音攔下,祈求留宿自然要她親自來才有誠意。她走近幾步,站在硃紅色的木門外,抬手敲了敲。

  「叩叩叩……」

  門開了一道細縫,一個小沙彌從門內露出個腦袋,滿臉好奇:「你們是?」

  顧明音雙手合十,行了個禮,臉上掛着善意地笑:「阿彌陀佛,小師傅,打擾佛門清凈,實屬抱歉,我們幾人路上遇到大雪,想在此避避雪,不知可否應允?」

  這寺里很少有人來,每次來的都是些避難的商客,對佛祖沒有一點兒敬意,吃飽喝足連聲謝謝都沒有,更別提香油錢了,他並不想招待這些人,但想着方丈常教導要以慈悲為懷,再加上眼前這女子姿容清秀脫俗,又滿臉和善,跟菩薩一樣好看,不像是壞人,他猶豫再三,還是打開了大門,合十行了禮:「阿彌陀佛,幾位施主裏面請。」

  顧明音道了聲謝才撐傘而入。

  寺中,種着幾株蒼松古木,落了不少雪,卻別有一番韻致。

  正堂,一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