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蒼窘之三年之約》[斗破蒼窘之三年之約] - 第一章 殺死墨承的兇手

「這個傢伙。難道還真的是當初殺墨承的那神秘人?」加刑天喃喃了一聲。總是滿着笑容的面龐。終於是在此刻變的凝重了起來。

「這倒是不知。不過煉藥師大會的時候。蕭炎倒還是真的使用過一種白色的火焰。雖然火焰僅僅是一閃便逝。不過敢肯定。那應該也是一種異火。」法老低低的聲音中。難以掩飾的駭然。兩種異火。共存一體?天啊。這也太瘋狂了吧?

「唉。果然還是留下了一些破綻啊。」海波東心中無奈的嘆息了一聲。目光轉向場中的蕭炎。現在。究竟與雲嵐宗是戰還是其他。也就取決於他的表現了啊。

死靜的氣氛。籠罩廣場。蕭炎默了許久。忽然猛的前踏了一步。這一步的踏入。立刻讓的雲嵐宗眾長老全身繃緊了起來。淡淡的鬥氣。若隱若現的開始繚而出。

「抱歉。我並不知葛葉執事在說什麼。」緩緩抬起頭。望了一眼那隨時準備着動手的雲嵐宗眾長老。蕭炎眉頭微皺。緊繃的身體。舒緩了一點。聲音平淡道。說實在的。他並不想和雲嵐宗鬧翻。這個屹立在加瑪帝國這麼多年的龐大勢力。其底蘊即使是蕭炎再如何膽大。也不敢不忌憚。所以。不到最後一刻。他不想完全撕破臉皮。

「哼。不知道?」言云棱臉龐浮現一抹笑。厲聲喝道:「蕭炎。參加煉藥師大會後取的冠軍的那個岩梟。也是你偽裝而成的吧。這一點。我能找出不下十人出來作證。你可能賴掉?」

蕭炎沉默。當初參加煉藥師大會了取冠軍。暴露了太多底牌而以雲棱雲嵐宗大長老的身份。報渠道。自然是遠遠超出他的預料。因此若說他能找足夠的證據。蕭炎倒並不是很感到意外。

對於蕭炎這代表着默認的沉。雲棱嘴角溢出一抹得意。再度道:「在煉藥師大會之上。你曾經使用出了一種白色火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