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武魂裂空座,開局拯救兔兔》[斗羅:武魂裂空座,開局拯救兔兔] - 第7章 小舞糾結,人設盡毀

難道糖弎也是為了魂環而故意接近她的嗎?

這一刻,對小舞的衝擊真的太大了,她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原來已經被惦記了這麼久,而且還是被最熟悉的人給惦記!

難怪糖昊知道自己,但是卻並沒有急着動手,原來是為了他的兒子糖弎做準備。

先讓他接近自己,等他的修為突破九十級,再來取自己魂環。

因為只有90級的魂力,才能夠承受得住10萬年的魂環,

一想到這,小舞全身猶如下了冰窖一樣冰涼,俏嫩的小臉之上更是慘白無比。

知道了這殘酷的現實,她一時間根本就承受不了這巨大的衝擊!

糖弎接近自己,原來一開始就是衝著自己的魂環而來,那所謂的感情原來只是接近自己的借口而已。

「可是,糖弎他對自己的感情……」

小舞猶豫了,她想到了這幾年和糖弎的點點滴滴,那根本就不像是裝出來的啊!

但,糖昊欺騙阿銀姐姐的事,這是鐵一般的事實啊!

如果不是糖浩,阿銀姐姐怎麼可能會主動獻祭,怎麼可能會香消玉殞呢!

既然糖昊能做的出來這種事,那麼作為兒子的糖弎,為什麼不可以呢?

小舞坐在床邊,喃喃自語,雙眼無神,彷彿一陣微風就能將她給吹倒!

「小舞,你還有我!」

看到小舞的模樣,林凡有些心疼,連忙將之摟在了自己懷中,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痛苦只是短暫的,不然的話,根據原著所說,不僅自己會獻祭,甚至會連累大明小明兩頭十萬年魂獸,也會成為糖弎的魂環。

可悲啊,作為書中的主角,卻要靠着死老婆才能穩住自己的人設。不僅如此,就連他的老爸,也是同樣的劇情!

什麼時候自己痴情的人設,是需要依靠死老婆來維持了?

看看隔壁的蕭火火,雖然也就那吊樣,喊着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的口號,但是人家起碼不用靠犧牲老婆來保護自己的周全吧!

似乎是感受到了一絲溫暖,小舞逐漸的緩了過來!

「小舞,我遊歷世間,意外尋找到這頂謊言之帽。」

林凡說著,一頂綠油油的帽子便出現在他的手中

「謊言之帽?」

看着林凡手中的綠帽子,小舞眉頭一簇,以她的閱歷,竟然是完全看不透這綠帽子的深淺。

雖然察覺不出其根源,但是她卻能夠感受到,這帽子肯定非常詭異,似乎蘊藏着天地法則的力量!

「林凡哥哥,你都知道了……」

既然對方拿出了這頂帽子,那麼就說明對方已經知道了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

「嗯!」

林凡輕輕點頭。

「你看你的臉上,都已經可以講故事了,我怎麼可能再不知道呢!」

林凡摸了摸對方那柔順的秀髮。

雖然現在是長長的蠍尾辮,但是他知道,當她的頭髮全部散開時,將是她最美的時候!

當然了,除了一頭的秀髮,小舞最吸引人的地方當然是那一雙修長**了!

他已經想好了,等把對方泡到手,定要試試這腿的厲害!

「林凡哥哥……」

謊言之帽,不用猜單憑名字,她就知道其功效。

這讓她不由得有些心悸。

她真的不敢想像,如果糖弎真的和自己想的一樣,那麼自己到時候該怎麼辦!

從剛進入諾丁城開始,自己就結識了糖弎,也深知對方的人品。

可是,誰又能相信那不是他,為了欺騙自己而故意表現出來的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