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風烈》[東風烈] - 第9章 亂世序章(2)

張平帶着與你姑姑的兒子進京嗎?」

軒轅凝搖搖頭,天宗帝說道:「一則朕怕他幽冀兩州有變數,二則……那張牧…….身懷兩種勢命。」

軒轅凝張大了嘴巴,張牧是她除了皇爺爺天宗帝以外,這世間最關心的人。「何為兩種勢命?」

天宗帝拉住她的手讓她靠近自己,悄悄的說道:「他剛出生的時候,天生異象,帝星黯淡。後來你姑姑帶他回宮,司馬城給他相了一面,發現他勢命中龍騰鳳舞並存,他若佐你,即為文勢鳳舞,能延我皇室命脈。他若反你……..那他的龍騰勢命,必定將天下攪得天翻地覆!」

天宗帝又悄聲道:「這次他來,司馬城又為他相了一面,兩種勢命仍處於平衡之狀,爺爺知道你與他感情不錯,本想等明年你大一些再做決定。現在朕病體難愈,怕夜長夢多,朕準備明日就下詔,將他召進宮選為駙馬,日後你登基為帝,有他輔佐,祖宗基業也可再續輝煌。」

軒轅凝聽了這話,又驚又喜,心中五味陳雜,她本就對張牧芳心暗許,可現在卻牽扯到皇室命脈,讓他們二人的關係變的更加複雜。軒轅凝沉默不語,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就在這時,寢宮外忽然傳來一陣急報,黃門令接了一份密報急匆匆的呈了進來,交給了丞相周慶。

軒轅凝伏在床前寬言安慰着天宗帝軒轅弘,見那周慶與司馬城等人看過密報後,臉色大變,面面相覷。她低聲問道:「出什麼事了?」

「這…….公主殿下,事情怕是不妙……..」周慶本就膚色白凈,只是此時的臉色卻顯得十分蒼白。

軒轅凝起身接過他手中的密報看了過去,頓時覺得如遭雷擊,手一抖將那密報掉落在地,整個人呆立當場,全身發顫。

病榻上的天宗帝也看出了異狀,出聲詢問,周慶走上前躬身稟報道:「陛下。冀遼王…..途經雒陽郡平縣境內……遇襲身亡……」

「什麼!!」天宗帝大驚失色,掙扎着坐了起來,臉色極為難看:「怎麼會遇襲?!!誰人這麼大的膽子!!」

他一口氣沒順過來,大口的喘着粗氣,軒轅凝趕緊跑過去輕輕拍打着他的後背。大喊着傳御醫進來。

天宗帝此時已經顧不得自己的身體,喘了幾口粗氣問道:「同行的二王子…….二王子……張牧呢?」

周慶一時語塞,支支吾吾不敢明講,身後的欽天監監正司馬城開口道:「稟陛下,冀遼王二王子張牧,下落不明。但已發現疑似他屍體。」

「他死了?」天宗帝語氣中透着絕望,「我夏英一朝終是回天乏力了嗎?」

他看了一眼軒轅凝,此時的軒轅凝雙目通紅,眼淚流個不止,他心裏一陣絞痛,他知道自己生命已到盡頭,看着眼前至親,他最放心不下軒轅凝,嘴中說了一句:「凝兒你要受苦了……」伸出手顫顫巍巍的想要去撫摸她的頭髮,可手伸到一半,終於還是墜了下去。

殿門外,一個悲愴的聲音高聲喊道:「皇帝駕崩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