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風烈》[東風烈] - 第9章 亂世序章

未央宮內一片肅穆,太監宮女來去匆忙表情凝重,天宗帝軒轅弘近幾年身體一直不好,這幾日又卧病在榻,軒轅凝心中十分不安,她早上才去請了安,怎麼突然就病重了?

軒轅凝來不及卸甲,在宮內一路疾奔。宮內的太監宮女見到她紛紛躲避跪拜。軒轅凝本就有宮中無需宣詔任意走動的特權,這會聽到皇爺爺病重,更急得哪裡近走哪裡,沒一會來到天宗帝寢宮,門口的侍衛、太監見到她立刻跪拜行禮,門口小黃門遠遠的見到她就高聲吟告:公主到!

軒轅凝一個跨步邁進房內,卻見欽天監太史令司馬城,太尉劉貴,丞相周慶,御史大夫魏常計這四個朝中最重要的大臣正立在床前。

天宗帝軒轅弘此時已病入膏肓,見到軒轅凝進來,原本無神的兩眼立刻閃出一些光亮,擠出一些力氣喊了聲「凝兒」。

軒轅凝見狀鼻子一酸,眼淚立刻滾了下來。撲上前去抓住天宗帝的手哭道:「皇爺爺,凝兒這些日子就留在宮裡陪您,哪裡也不去了!」

天宗帝嘆了口氣:「皇室血脈到如今人丁稀薄,連着皇家的勢力也日益衰敗,如今只剩下你一個女兒身,皇室宗親皆庸碌無能之輩,無堪大任之才。朝中之事現在都需由你親自執掌,朕才放心。凝兒,司馬城算得我們軒轅氏氣數將盡,朕實在不願這祖宗基業斷在我的手裡。」

軒轅凝聽得此話猶如驚天霹靂,震驚萬分,正要詢問詳情,天宗帝擺擺手,有氣無力的接著說道:「爺爺時日不多,你且仔細聽完。天下十三州,我們皇室原本掌控一半,但荊州軒轅表無後,死後竟被其女婿夏央做了主人。徐州軒轅業孱弱,名義上他是主人,實則已被皇甫雄和孔皆各佔了一半去。」

說到這裡,天宗帝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又接著說道:「現在華夏的天下已不再是我們軒轅氏一家說了算。西北的魏俞,東北的張平各擁兩州,其他幾州也對皇權不再敬畏。雖然我們軒轅氏一族天命將盡。但欽天監仍算得一逆轉天命的運勢!」

天宗帝這時彷彿精神了許多,雙眼有神的看着軒轅凝說道:「你雖是女兒身,但文治武功皆有帝王之才。司馬監正早就看出你有統御天下的龍騰勢命。只是爺爺一直未曾告訴你。也正因此,他算出一微弱運勢,應在你身上,也唯你有此命勢,能使得我們軒轅一脈傳承下去,更可恢復往日繁盛。」

軒轅凝驚道:「凝兒是女兒身怎麼能擔此大任?況且滿朝文武及皇室宗親也不能答應……」

軒轅凝話音剛落。丞相周慶向前一步說道:「公主無需擔憂,滿朝文武皆有臣等安撫。況且公主德才兼備,有帝王之勢,臣等願追隨公主鞍前馬後。」太尉劉貴,御史大夫魏常計也連忙附和。

軒轅凝腦中正亂,天宗帝又說道:「凝兒,這天下的命數,我們軒轅一脈的命數,一切變數皆來自東北。這也是當年為什麼讓你姑姑下嫁給張氏的原因,你日後一定要得到那邊的輔佐和支持,方有機會改我軒轅一脈命勢。」

軒轅凝心中一驚,默念道:東北?!是應在他的身上嗎?

天宗帝又道:「你知道上個月盧月正死在冀州,朕為什麼急着要召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