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風烈》[東風烈] - 第8章 校場較量(2)

甲,紛紛停下來向場中看去。有武將喊道: 「是公主與鐵將軍又練起來了!」

另一個也湊了上來:「上一次公主差一點擊敗鐵將軍!」

又一個毛臉將軍風風火火的也聚過來:「哎!兩位將軍,我看這次還真說不好!別看咱這公主出身皇家,萬金之軀,可這練武的悟性那可真不是蓋的。」

開頭那武將也點了點頭:「上一次聽鐵將軍說起,他不使出全力還真不一定能贏了公主!」

「哎呀!」那毛臉將軍一拍大腿,稱讚道:「咱這公主厲害啊!」

領軍演練的將軍都停下來了。那操練着的十幾萬兵士也都跟着停了下來,靜悄悄的看向場中,公主上陣搏殺,這可不多見!

這邊廂軒轅凝長棍一擺,已經策馬與鐵滿交鋒起來。

鐵滿的鐵家刀法舞動如旋風,刀勢迅猛,威力驚人,面對進步神速的軒轅凝,鐵滿也不敢託大,畢竟上一次險些被她刺中。兩馬相遇,軒轅凝抖動手中木棒疾刺,鐵滿大手一揮,用木棒將她的攻勢全部招架,對着她的腦袋就是一個橫劈,軒轅凝俯身避過。

兩馬剛交錯而過,軒轅凝憑藉著自己的飛影馬快過鐵滿的胯下棗紅馬,調轉馬頭又沖了過來。只見她槍出如龍,迅疾如風,「唰唰唰」十幾道棍影將剛轉過身來的鐵滿罩了進去。

「疾風刺!公主好身手!」上官敏秀不由得贊道。這套疾風槍法,講究的就是一個快,以她剛剛達到狼殺的境界能一槍刺出十一個虛影,已經實屬難得。此時虎威境界的上官敏秀一槍也不過十九個虛影,雖說力道要比她強上太多,但軒轅凝的悟性可見一斑。

鐵滿也是將門虎子,絲毫沒有慌亂,將手裡木棒轉起來,舞的密不透風,輕鬆將她一招疾風刺破解了過去。一旁的鐵駱山臉上含笑,滿意的點了點頭。「滿兒這招『鐵柵欄』已有我八成火候了。」

兩人不過相交一個回合,手中精湛的武藝已引得眾將士高聲喝彩,呼聲如雷!尤其是後面離得太遠的兵士,因為看不見公主的英姿,急的抓耳撓腮。

「上次比試她才刺出九道槍影,這回又多了幾道。只怕過不了多久我就敵她不過了。公主真是奇才!」鐵滿心裏暗感吃驚,但手裡木棍卻不含糊。鐵家刀法逐一施展開來,三道勢大力沉的刀風分左右中三路向軒轅凝劈了下來。

夏英朝尚武,開國皇帝軒轅烈馬背上建的國,皇室宗親個個習武,夏英朝一千兩百餘年的歷史,有好幾個皇帝,公主都曾親自上陣殺敵,開疆闢土。雖說到了軒轅凝這一代血脈凋零,但尚武的祖訓還在:一,比試即視為上陣搏殺,不可作假。二:落敗不得報復對手。違者逐出宗室。

既然她選擇與人比試,即便鐵滿將她打傷,也有皇室祖訓庇護,不會受到懲罰。鐵滿與她交手多次,到了今日自然也不再留手,況且她有鎧甲護身,這一招鐵山斬已經使了全力,軒轅凝雖與他境界相同,但力道還是差了許多,她不敢硬擋,一勒韁繩貼在馬肚子上堪堪避過,但這鐵山斬三劈一砍猶如「山」字。她剛避過這三劈,鐵滿的橫砍已經斬了過來。此時避無可避,軒轅凝只能橫槍招架。

這大力的一砍將她的飛影馬都震開幾步。軒轅凝也不含糊,起身坐回馬背,手裡木棍一抖,又是一個疾風刺,同時策動飛影馬繞着鐵滿疾馳。

兩人轉瞬間交手十餘個回合,仍不分勝負。滿校場的將士看的大氣不敢出,暗中都被軒轅凝的武藝折服,全京城都知道長公主長得美若仙子,豆蔻年華還未及笄,卻鮮有人知她竟還有成年壯漢都比不過的槍術與騎術。

軒轅凝的坐騎『飛影』是大宛國進貢的稀世寶馬。頭細頸高,四肢修長,皮薄毛細,步伐輕盈,交鋒至今那馬的肩膀處已流出血一般的汗液,速度卻並未減慢分毫。軒轅凝手中長棍疾刺,仗着馬快又連上一個橫掃。鐵滿招架不及,也錯身斜掛在馬肚子上避過她這一招。

軒轅凝雙腿用力一夾,催動飛影馬疾馳,迅速貼到鐵滿身後,長棍先刺後挑一招『疾影三連』攻向鐵滿背後,鐵滿身子一躍,倒躺在馬背上招架了她的前幾刺,卻被她的最後一挑將手中木棍挑飛了出去。

整個校場十餘萬將士先是鴉雀無聲,而後呼聲震天,無一不被軒轅凝折服,連上官敏秀與鐵駱山都看的眼睛發亮,拍手大讚!

鐵滿性子豁達耿直,雖敗給軒轅凝但心中對她十分佩服,對她拱手稱讚。軒轅凝難掩興奮之色,勝而不驕,她對鐵滿說道:「鐵將軍承讓!你這次失手,只因我佔了馬快的便宜!真功夫你還是在我之上。」

鐵滿搖搖頭,他敗的心悅誠服,知道公主謙遜。此後一生,他對軒轅凝肝腦塗地,忠心不二。

軒轅凝畢竟是個十四歲的少女,第一次擊敗強敵,心裏還是十分興奮,在滿場震天的呼聲中嗎,策馬繞場奔跑了一周。只見駿馬疾馳,拉直的披風下金甲光彩閃動。好一個颯爽的英姿!

正在這時,轅門外一個宮中內侍騎馬奔來,一見到軒轅凝就滾落下馬,顫顫巍巍的說道:「公……公主!皇上病重,召……召公主速速進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