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策》[嫡女策] - 第十章 約法三章

驀地竟想起那天越安雪與自己告別時,亦是如今天這般的夜色,她輕執起自己的手,失神地喃喃自語道。

”妍兒,我本是不想嫁的。 ”

”可我沒有想到父皇會拿他的性命來威脅我。 ”

那時越安雪終於不再是一個任人隨意擺弄的木偶了,終於有了些許的生氣,待江妍察覺時,她的淚已然沾**衣襟,聲音帶着哽咽。

她倒是自由了,自己還背負着血海深仇呢。

從前的那一幕幕,她這輩子也忘不了,如果不能讓君夜澤和蘇玲血債血償,她的重生一點意義都沒有。

江妍正策划著自己的復仇大計,就聽見樹底下傳來一道半醉半醒的聲音: ”江家天真單純的狠辣嫡女居然一個人大晚上的來冷宮喝悶酒?怎麼?哥哥陪陪你唄? ”

聽着這麼欠揍的聲音,江妍迷離的眸子清醒過來,眼中划過一絲危險的流光, ”王爺這大半夜的不去美嬌娘的懷裡快活,來冷宮做什麼?莫不是被美嬌娘嫌棄了? ”

”剛被賜婚就去煙花巷柳?我可沒有嫌命長。 ”君夜徹仰頭看向上方,十分有興緻的開口, ”夜黑風高,孤男寡女,**…… ”

”閉嘴。 ”知道君夜徹後面肯定沒有什麼好話,江妍毫不留情的打斷,搖了搖手中已然空了的酒罈,嘆了嘆氣,輕點腳尖縱身一躍便落到了君夜徹的面前。

”君夜徹。 ”這是江妍頭一次喚他的全名,也是江妍難得嚴肅的一次。

”怎麼?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