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流小助理穿成團寵做女帝》[頂流小助理穿成團寵做女帝] - 第6章 撿到孩子

「誰幹的?」

方勉勉氣憤不已,同七婆一起費了大勁,才把被綁了雙手、掛在果樹上的人救下來。

黑漆漆的,方勉勉看不清他的臉,連呼吸聲都聽不到。

「你還好吧?」

方勉勉伸手去探那張巴掌大的臉,摸到一手心熱乎乎的眼淚,她頓時也有些難過了。

「七婆,你背着他,回去給找點吃的。」

瘦小的人立即站起來後退兩步,吊久了的胳膊僵硬地發抖,像只撲棱着的小雞仔,卻是明顯在拒絕方勉勉的好意。

看來還是個有志氣的孩子。

「能走的話就自己走,跟我回去吧。以後誰敢欺負你就跟我講,看我不打斷他的腿。」

折騰了這小會兒,方勉勉自己已經氣喘吁吁。

最弱的人講最狠的話,連小孩子都偷偷抿嘴笑了一下。

黑暗中,一雙亮晶晶的眼,不知是不是因為矇著淚,跟動物幼崽一樣可愛。

「小姐,你不找人啦?」

七婆看着牽着小孩子的手往回走的方勉勉,一臉疑問。

——

到了端方居,方勉勉命七婆給那孩子打水洗臉,又在小廚房給熱了粥、拌了菜,還特意拿出帶上山的肉脯,喂兒子一般看着他吃。

十三四歲的少年,眼睛和皮膚都純凈得不像正常人,消瘦,習慣性使勁弓腰低頭,所以看起來像七八歲孩子般高。

「叫什麼?誰欺負的你?」

方勉勉瞧着這不具威脅力的弟弟,前所未有的覺得親。

「他叫陸離,不愛說話。」

方吳進來,看到小飯桌上的一砂鍋粥,坐下來與小陸離同用。

「師兄是忙得沒顧上吃晚飯嗎?」

方吳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其實他吃過了,不過在外聽着方勉勉柔聲安頓小孩子吃飯,覺得這院子難得有點像個家,實在想湊過來熱鬧一下。

「這孩子……?」

陸離不說話,方勉勉只好問三師兄。

「他啊,還不會說話的時候,就在日光山了。」

「那名字是師尊給起的嗎?」

「對,因為發現時赤身擱在樹上,所以師父給起名陸離。他在日光山得有十六年了,就是長不高,性子又軟,年紀小的弟子們就老愛欺負他。我們看到了管一管,回頭又鬧。他受欺負了也不說。小孩子胡鬧起來,實在難管。」

方勉勉算是看出來了,方吳面善心軟,手段更軟,自然小妖怪都能被他養成大魔王。

「那……陸離,師兄就交給我吧。你忙着查後山的事,實在顧不到的。」

說到此事,方吳嘆氣。

日光山如今真正面臨的,除了師尊們和大、二師兄知道,剩下的就是他了,又不能告人……

「怎麼,還是毫無頭緒嗎?」

「師妹放心,不會再有事的。」

方勉勉心想,我可不想一直背着鍋等你猶豫。

「宋預說,那晚看到有一個黑衣人,從白舍離開,去了後山。」

方吳看了一眼方勉勉,並不表態。

「當然,宋預雖是我的家丁,我卻也不好保證他講的真假。等明日林師兄嚴刑拷問過,看他再說些什麼。」

方吳似乎對此事並不太上心,只說明日一定替方勉勉好好診斷,在嘯雨師太出關之前,先儘力穩住方勉勉的病情。

二人談話時,陸離繼續吃喝。

這孩子平日一定少吃短飲,但他吃飯細嚼慢咽很斯文,看來本性不錯。

——

當晚,方勉勉本來讓陸離住在端方居的空房。

可等天亮她找人時,才只這孩子很知本分,等方勉勉歇息後,就回下面去了。

方勉勉惦記着陸離,故意一早去飯堂吃飯,果然撞見幾個小弟子,正讓陸離撿掉在地上的臟饅頭和青菜吃。

「東西是誰掉的,就誰來吃!」

方勉勉過去,把正準備吃的陸離提溜起來,護在身後。

「一直都是小師弟吃的。」

「對,他吃。」

方勉勉看着比陸離還小的小孩子,嘴角含笑,眼神卻讓那幾個乖乖閉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