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巔峰隱婿》[巔峰隱婿] - 第3章

第3章莫約一炷香後,李龍興採摘了上百株星葉草!
滾吧!」
武刑冷漠的揮了揮手,打發李龍興離開。
李龍興二話不說,掉頭就走。
咦?
這是怎麼回事?」
不久後,武刑目光掃過葯田,大吃一驚!
只見所有草藥,此刻全部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耷拉着腦袋,葉片略顯枯黃。
難道是缺少了靈雨滋潤的緣故?」
武刑並未聯想到李龍興身上。
先前在採摘草藥的時候,武刑一直在旁盯着。
再則,就憑李龍興那廢物,也不可能使得葯田內的所有草藥,發生如此變異。
想到這,武刑抬手捏訣向著天空一指。
虛無震動中,山谷上空的禁陣瞬間開啟。
陣陣淅淅瀝瀝的靈雨立刻從天而降,籠罩整塊葯田。
經過了靈雨的滋潤,那些草藥終於恢復了少許蔥鬱。
武刑不遺餘力,催動着山谷上空的禁陣,足足下了一晚上的靈雨,這才使得枯黃的草藥,重新變得生機勃勃起來。
回到木屋,李龍興立刻小聲問道,前輩,現在可以救東叔了嗎?」
沒問題,接下來,本尊教你如何去做!」
滄桑的聲音直接在他腦海回蕩。
李龍興依言而行,抬起右手,按在了東叔的額頭之上!
唰!
很快,陣陣微弱的金芒,從陸軒的掌心溢出,緩緩滲入了東叔眉心之中。
隨着金芒的滲透,東叔身子微微一顫,慘白無色的面孔,也慢慢恢復一絲紅潤。
一個時辰後!
好了!」
滄桑的聲音響起。
李龍興連忙收回右手,凝神望向東叔。
只見他面色紅潤,好似熟睡。
我東叔沒事了嗎?」
李龍興開心的問道。
嗯,性命算是暫時保住了!」
難道還沒有徹底痊癒?」
李龍興目光微凝。
滄桑的聲音答道,他以前實力高絕,但因受傷太重,已經傷到了根本,全身經脈瀕臨枯竭,哪有那麼容易就能徹底痊癒的?」
什麼?
東叔修為高絕?」
李龍興不敢置信的問道。
東叔從小就陪在他身邊,李龍興對他可謂十分的熟悉!
東叔巔峰時期,也不過是先天境九重天,與實力高絕遠遠不沾邊。
鼎內的神秘存在,絕對不俗,既然他都說東叔實力高絕,那說明東叔並不簡單!
但是為何,在自己身邊的這麼多年,東叔一直沒有顯山露水呢?
怎麼?
你小子不信我?」
那神秘存在似乎能看穿李龍興心中所想,不悅的問道。
李龍興喃喃道,我不是不信,而是不敢置信!」
神秘存在微微一笑,你是覺得,若他真是一位強者,為何會屈尊降貴的來你李家做奴僕吧?」
嗯,的確如此!」
李龍興沒有隱瞞,點了點頭。
神秘存在笑道,別問我,我也不知道!」
……」李龍興!
好了,你不是想儘快恢復靈根嗎?
現在本尊正好還有餘力,可以幫你稍微解開部分封印,讓你的天靈根屬性復蘇一些,你速速盤膝坐下!」
好的,前輩!」
李龍興大喜!
終於可以修鍊了嗎?
他迅速盤膝坐在地上,等待着神秘前輩施為。
心神徹底放鬆,接下來的過程會很痛苦,但你一定要堅持住,記住了,萬萬不能中途昏厥過去,否則,便會功虧一簣!」
神秘前輩叮囑了一句!
嗯!」
李龍興深吸了口氣,緩緩閉上雙目,盡量保持心神平靜。
轟!
李龍興身子一震,腦海突然傳出一聲沉悶的炸響。
緊接着,一股奇異的力量席捲全身,在他的四肢百骸橫衝直闖起來。
陣陣難言的痛楚,宛若鋼針刺骨,使得李龍興瘋狂的顫抖。
這痛楚一波接一波,而且越來越劇烈!
到最後,李龍興已是四肢亂顫,七竅鮮血直飆。
但他仍是一聲不哼,咬緊牙關,死死承受着。
與天天受人羞辱,被人罵做廢物相比,這點痛苦算得了什麼?」
只要我能夠堅持住,從此我便可以修鍊,出人頭地了!」
李龍興哆嗦着,牙齒咬得咯咯作響。
嘴唇都被咬破,一縷縷鮮血沿着嘴角不斷汩汩流淌,最後被掛在脖子上的玉佩,全部吸收。
轟轟轟……就在這時,體內那股奇異的能量像是遇到了巨大的屏障,開始了瘋狂的衝擊!
每一次衝擊,都會令得李龍興身形劇烈顫抖,眼冒金星,痛苦難耐。
這一刻,就像是有一個巨人,手持大鎚,在他體內不斷捶打着。
儘管痛苦得難以呼吸,但李龍興仍是一聲不哼。
多年的屈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