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巔峰隱婿》[巔峰隱婿] - 第2章(2)

地寶啊!
哈哈,去吧,找到天材地寶了,再叫本尊!」
那神秘存在似乎能洞察人心,看穿李龍興心中所想!
聲音落下,李龍興腦子轟的一聲!
神魂歸體!
此刻的他,仍然躺在汩汩流淌的鮮血中。
不遠處,柳家那龐大的避暑山莊」在夜色中宛若一尊洪荒凶獸,魏巍雄踞!
柳嫣然,還有那什麼狗屁的三皇子,你們給我等着,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李龍興咬牙切齒,憤然轉身離去。
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但不是現在,而是自己足夠強大的時候。
重回李家。
只見東叔仍是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面如金紙!
東叔……」李龍興悲從中來,忍不住淚流滿面。
自從父母失蹤,李龍興就是東叔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
若非東叔,李龍興的墳頭草都幾丈深了。
而在東叔病情加劇的時候,執掌這裡李家分支的二叔,非但不聞不問,反倒還三番五次的刁難剋扣。
以至於李龍興不得不經常外出乞討,維持兩人的生計。
在這清雲鎮上,乞丐少爺」李龍興的大名,可謂如雷貫耳,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這次,眼看東叔快不行了,李龍興才不惜放下尊嚴去找柳嫣然,希望可以借些銀元,帶東叔去治病。
可萬萬沒想到……哭什麼哭?
還不速速去找天材地寶,否則的話,他就真的沒救了!」
這時,那個滄桑的聲音突然在李龍興腦海響起!
前輩您能救東叔?」
當然,不過……」不過什麼?
前輩要什麼,還請直言!」
李龍興大聲道。
還是那句話,本尊需要天材地寶!」
滄桑的聲音答道。
好,我這就去弄!」
李龍興猛地一咬牙,放開東叔冰涼的大手,轉身離開了木屋。
夜幕深沉,月色如水!
李龍興踏着夜色,大步向著後山方向衝去。
李府的葯田,就在後山的一處山谷中,四面環山,禁制重重!
剛剛抵達山谷入口位置,一名黑衣人飄身而出,橫眉豎目一喝,廢物,你來這裡幹什麼?」
二叔的心腹手下,武刑!
李龍興連忙道,是古老派我來的,他要一批星葉草煉丹。」
武刑眉頭一皺,滿臉的不相信,古老怎麼會派你這個廢物來取草藥?」
李龍興道,你若不信,可以自己去問他!」
武刑想了想,冷聲道,罷了,你隨我進去吧!」
此刻已是深夜,武刑實在不願意興師動眾,再則,古老是府上的供奉丹師,位高權重,性格更是孤僻古怪,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
假如自己耽誤了他煉丹,就算二爺也保不住自己。
星葉草只是一階草藥,不算貴重,讓他拿些去也無妨。
很快,李龍興在武刑的引領下,進入山谷深處!
一塊莫約萬丈的葯田內,栽滿了密密麻麻的草藥,從一階到四階都有。
最主要的草藥,是三階的古掖花,因為清雲鎮的特殊氣候,才能生長。
雖然只是些低階藥草,但也勉強可以使得本尊恢復些許修為了!」
一股無形的氣息,突然從李龍興脖子上的玉佩內湧現,宛若暴風驟雨,瞬間席捲整塊葯田!
所有草藥顫抖,化作一蓬蓬磅礴的奇異之力,呼嘯湧向李龍興!
前輩,住手!」
李龍興連忙大叫。
若所有草藥都被他吞噬了,那自己和東叔也完蛋了。
哈哈,放心,本尊只是吸收部分草藥之力,不會讓它們斷根的!」
李龍興聞言,這才暗暗長舒了口氣!
那神秘前輩吸收草藥之力的時候,武刑半點也感應不到!
李龍興內心狂喜。
只要神秘前輩吸收到了足夠的草藥之力,一切難題都可迎刃而解。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