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償不所願》[得償不所願] - 第1章

第一章:惡氣綿綿細雨垂幕而降,水汽氤氳,霧似的籠罩着古樸卓然的謝府。
一月白色直裰的謝雲初負手立在傘下,眸色冰冷地盯着跪在雨中全身哆嗦的婢女,語聲淡漠:念……」護衛將信展開:奴婢偷聽老太爺說畏懼永寧伯爵府背後的大皇子,伯爺可藉機以大皇子威勢拿捏謝家再要些錢財,翠芝。」
念完護衛將信恭敬地遞給謝雲初。
她拿過信,半垂極長的眼睫,神色莫測。
六郎……六郎奴婢只是一時鬼迷心竅!」
全身濕透的翠芝手忙腳亂哭着跪爬上前,還沒能拽住謝雲初的衣角,就被護衛狠狠踩住脊背,半張臉被按進泥水裡。
人人都說六郎淡漠寬容,她卻知道……六郎從不是好相與的,他從不將人命放在眼裡。
奴婢知道錯了!
六郎你饒了奴婢吧!」
見小廝元寶冒雨跑了回來,謝雲初看也不看翠芝,只慢條斯理疊信,語聲冷清:拖下去,杖斃。」
翠芝清秀漂亮的小臉,血色盡失。
六郎饒命啊!
六郎……」眼見謝雲初不為所動,翠芝心一橫,甩開正拖她的粗使嬤嬤,跪直身板,底氣十足喊道,奴婢已懷了蘇伯爺的骨肉,六郎今日打死奴婢,怕無法同蘇伯爺交代!」
謝雲初疊信的動作未變,抬眸看向色厲內荏的翠芝,唇角淺淺提起,裹冰含霜的語聲帶着幾分戲謔:我倒要看看,我打死自家賤婢,蘇伯爺要同我要什麼交代?」
她吩咐護衛:拖去前院,堵上嘴亂棍打死,讓下面的奴僕都看着,在謝府,背主……是個什麼下場!」
翠芝見謝雲初絲毫不懼蘇伯爺,要將她亂棍打死,驚恐睜大眼。
眼瞧謝雲初抬腳就走,她哭喊求饒的聲音還沒出口,就被粗使嬤嬤堵了嘴。
立在一旁的元寶忙上前,替謝雲初撐傘。
謝雲初攥着信,負手而行。
昨日還未來得及見長姐,祖母身邊的孔嬤嬤便將她拘在了榮和院抄經書,說是能克她的夢魘之症。
老太太近日並未出府前往佛寺或是道觀,也不見高人入府,怎的偏巧在長姐不告回府時,突然有了能克夢魘之症的經書?
謝雲初不傻,一貫屈己求全的長姐突然回永嘉,長姐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她焉能置身事外?
都問清楚了嗎?」
謝雲初問。
緊跟在謝雲初身後的元寶上前,低聲道:問清楚了,劉媽媽說這些年蘇明航偷大姑娘的嫁妝送禮,用大姑娘嫁妝吃喝嫖賭,花大姑娘嫁妝買官……」蘇明航這軟飯吃的倒是真舒爽。」
謝雲初玉雕雪砌的白凈五官瞧不出神色。
元寶聽出謝雲初話中的冷意,忙接着道:他還偷了大姑娘和六郎外祖母傳下來的十二顆紅寶石石榴,一開始死不承認,直到大姑娘報官,蘇明航才承認紅寶石石榴是他拿去送長公主,為求金部主事的空缺……後來大姑娘才知蘇明航私下留了兩顆紅寶石石榴,其中一顆蘇明航用來討娼妓歡心了。
後來蘇明航要為那娼妓贖身湊不夠銀子,喝多了貓尿就找大姑娘要銀子,大姑娘拿不出銀子,蘇明航就將大姑娘打得幾天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