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神仙錄》[大唐神仙錄] - 第3章 世人與君俱神仙

「人接到了嗎」陸知遠不知何時,踱步到了院中,看着咕嘟咕嘟大口喝酒的陸離,一陣頭大。

正是在私塾捉弄教書先生的年紀,別人家的孩子打鳥捉魚。自家這小子倒好,天天舞刀弄棒,就算是家學淵源,可是天天喝的跟個酒迷子似的,這算怎麼回事。於是,陸知遠看向裴旻的眼神從敬仰變得愈發不善起來。

「事情順利,就是不知道人還有沒有氣」看到父親來了,陸離抱着酒罈子從椅子上蹦了下來,踢了踢放在院里,還沒來得及收拾的死牛,果然,其中一具牛屍,腹中鼓鼓囊囊,「出來吧,憋這麼久,你當你是忍者神龜啊」陸離喊着。

這次出城,名義上是買些酒水肉食,實則是按照約定,前去接人。

原來,這些年,大唐安西四鎮,雲中都護府,安北都護府接連被占,這引起大唐士子強烈不滿,民怨沸騰。就在一年前,越州永興名士賀知章一篇狂草《孝經》引爆朝堂。文中追思先賢,痛陳喪地辱國,愧對祖宗之痛,引起士子強烈反響。武周新朝希望在這件事上有所作為,決議收復安西四鎮。

碎葉城作為安西唯一還在大唐手中的重鎮,各路人馬紛至沓來。這次,便是大事將近,長安城來人做最後謀劃。按計劃,會先將人藏進牛腹中,由醫士將傷口縫合掩人耳目,再經交易,運至碎葉城中。

只是,不知是出了什麼岔子,陸離踢了牛腹半天,依舊沒有動靜。正要俯身查看,突然後腦一陣發涼,如芒在背,來不及細想,按着裴旻老頭教的法子,陸離側身一轉,腳尖勾起地上枯枝,以桃枝為劍,凌空虛挑。一式「曉日烘山」,正是大唐劍聖裴旻成名劍技,秋水劍訣。

劍勢綿延,直擊要害,一聲驚咦,一個黢黑的身影眼看一擊不成,身體一縮,手中一柄啞黑無光的匕首遞出,口中卻大嚷道「你個缺德帶冒煙的,就是你跟不良帥說,把人塞進牛肚子里運進來的是不是,我攮死你」。

來人叫劉晉良,常年混跡長安城金市,對於西域掌故如數家珍,專做這些人的沒本買賣。因為生的乾癟黑瘦,同行都喊他黑皮阿劉。年紀不大,卻極為仗義,在西市四街九坊這金山銀海的地界兒,也是出了名的刺頭。

有一回,一個兄弟抱着個三彩駱駝載樂俑,干起碰瓷的買賣,沒想到對方是個硬茬,不買賬就算了,愣是打瘸了那小兄弟一條腿。阿劉聽說這事兒後,二話不說,直接上門,給對家連帶着他那十幾個打手都開了瓢,自己也被官府拿了。

也不知使了什麼神通,這貨沒多久竟然安然無事出來,還成了長安城的不良人,干起了尋拿偵緝的活計。一戰成名後,黑皮阿劉也成了黑皮劉阿大。

只是,劉阿大怎麼也沒想到,這次任務合作的對象,竟然是個年紀比他還小的小破孩,自己還遭他擺了一道,敢讓自己窩在牛肚子里,不弄殘這小鬼頭,他都不叫劉阿大。

竄高走低,折騰了好大一通,劉阿大鬱悶的發現,自己連這小鬼頭的衣角都沒碰到過,真是邪了門了。

陸離看着大口喘氣的劉阿大,笑道「黑炭頭,北地苦寒,我給你找了個真皮窩棚有什麼不好,總不至於被凍成冰棍,說不得還得我一泡尿給你澆醒」。

看着作勢欲撲,滿臉殺氣的劉阿大,陸離將酒罈子拋去,「停手,停手,中場休息。正所謂不打不相識,新出的桃花釀,有膽就嘗嘗」。

劉阿大余怒未消,哪管得這些,混跡長安靠的就是狹路相逢勇者勝的血勇,到了碎葉城也不能慫。

陸離見狀,聳聳肩無謂道,「匹夫之怒,不及三尺血濺五步。你這一去任重道遠,留點力氣去突厥人那裡玩耍,豈不是更爽快」。陸離斟過一盞,進而勸說道「就算是大將遠征,喝酒殺敵也是不可少的。今天喝完這些酒,再見只怕是在長安了」。

聽到這話,劉阿大倒是沉默了。

大將遠征肯定算不上,他就是混跡長安城的一個小小不良人罷了。但是陸離說的沒錯,此行確實任重道遠。他接到的命令,就是前往碎葉城,見到接應人後,服從安排依計行事。

安西四鎮,說的是龜茲,于闐,疏勒,碎葉,如今安西盡失,這其中碎葉地處最西,是溝通大秦的必經之地。

突厥人並非鐵板一塊,火拔部落首領火拔歸仁,對於突厥可汗阿史那年年用兵極為不滿,火拔部落中甚至連孩子都被徵召,恰逢一支大秦景教神聖軍團橫跨中亞昭武九國,一路東來,火拔歸仁便聯絡大秦,以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