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大唐第一閑人》[大唐第一閑人/大唐第一閑人] - 第5章 豈有此理

這個老道,實屬太過詭異。

蕭珪無法摸清他的路數。
但「頭七回魂」的事情,現在真是寧信其有,不信其無。

於是,他先把那幾張紙錢給燒了。
然後,又將自己吃盛的幾個魚肉餃子盛進了一個新碗里,再橫擺了一副筷子。

如果那個倒霉書生當真今晚回魂,就請他吃一頓好的,然後給錢走人罷了。
就當是感謝他,給自己提供了這樣一副還算湊合的皮囊。

隨後,蕭珪拿着那本經書,來到了學堂隔壁的私間里。

窮書生的家裡沒有那麼多的講究,僅此一個私間,既是卧室也是書房。

天色漸暗,蕭珪點起了一盞油燈,翻開了老道留下的那本書。

書名,《氣訣》。

扉頁上題寫了一首詩:

「修成金骨煉歸真,洞鎖遺蹤不計春。
野草謾隨青嶺秀,閑花長對白雲新。
風搖翠筱敲寒玉,水激丹砂走素鱗。
自是神仙多變異,肯教蹤跡掩紅塵。

讀完這首詩蕭珪不由得笑了一笑,那個老道士還真有幾分文采。

回想他的言行,蕭珪的心裏又不自覺的凜了一凜。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自己今天,很有可能是遇到了一位真正的高人。

蕭珪再又翻看了幾頁《氣訣》,字句晦澀而難懂,大抵是道家修鍊真氣的一些法門,與祝禱的口訣。

「憑它,我是能修鍊出金丹元嬰,還是白日飛升成仙?」

「修道,那還是算了吧!」

蕭珪很快就對那本書失去了興趣,將它擺到了書架上,和幾本唐人所著的神仙志怪小說,放在了一起。

天經已黑了,無電無網無夜店可逛,油燈的煙還挺能熏人,蕭珪選擇上床睡覺。

就算倒霉書生的鬼魂當真回家了,他吃他的餃子,我睡我的……覺。

死都過死一次了,還有什麼可值得擔心的?

次日清晨,蕭珪依舊早起。

他來到正堂一看,一切如常。
倒霉書生的鬼魂回沒回來蕭珪不知道,但隔了夜的餃子肯定是不能吃了。

絕不能因為一時的貧窮,而主動降低了自己的生活品味。

於是蕭珪將餃子倒掉,依舊熬起了清香的小米粥。

一切如昨,九個學生準時來上課了。
看到雪人崩塌不見了,他們還有些難過。

今天的課,主要是講《孝經》。

大唐重孝,當今皇帝李隆基親自為《孝經》做序並註解,使它和《論語》一同成為大唐學子的必修之課。
幼兒啟蒙,更不能例外。

但是書上那些生硬又乾澀的夫子教條,讓孩子們昏昏欲睡,蕭珪自己也覺得有些無聊。

於是到了課業過半之時,蕭珪將書本一合,不講了。

昏昏欲睡的孩子們頓時精神一凜,先生怎麼啦?

「現在,我要教你們一點別的東西。
」蕭珪站起身來,朝外走去一揮手,「跟我來。

「喔!!」孩子們發出了驚喜的歡呼聲,一窩蜂的跟在蕭珪身後地,朝門外涌去。

院子外面,還有大片未曾融化的積雪。

「孩子們,怕冷嗎?」蕭珪問道。

「不怕!」孩子們大聲回話,一個個的都感覺新鮮而興奮

蕭珪點頭微笑,「好,現在開始,跟着老師一起做。

「好!」

蕭珪開始,手把手的教他們……堆雪人!

和尋常堆雪人所不同的是,蕭珪在那其中融入了自己從英國學來的「美術雕刻」之技法。
經他之手堆出來的雪人惟妙惟肖,頗有幾分與眾不同的藝術美感。

至於這些孩子們,蕭珪叫他們想堆什麼就堆什麼,自己逐一指導並親自協助。

孩子們一個個的,玩得很是起勁。
沒多時,雪地上就出現了一群的……豬狗牛羊兔馬雞。

鄉下的孩子,大抵只能想到堆這些東西。

「回課堂,烤火!」

蕭珪一窩蜂的,又把這些小手兒凍得通紅的孩子們,帶進了課堂里。

烤完了火,繼續上課。

這下,再沒有一個孩子昏昏欲睡了,學習熱情空前高漲。

蕭珪心中暗自好笑,他們當中肯定不會出現米開朗其羅與羅丹那樣的雕塑家。
因為大唐搞雕刻的,都只能是「工匠」。

但是孩子,就該活潑可愛,充滿想像力與創造力,這樣才不辜負大好的童年。

如果想讓他們學有所成,第一步,是讓他們愛上學習。

下課之時,蕭珪對他們說,如果所有人都能在月底的考試當中及格,老師就帶你們去踏青春遊。

孩子們歡呼雀躍!

蕭珪依舊站在屋檐下,看着這些孩子們,安然無恙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