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大唐第一閑人》[大唐第一閑人/大唐第一閑人] - 第4章 不速之客

容得蕭珪思考了片刻之後,帥靈韻仍是那樣職業的微笑着,問道:「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蕭珪也已經想清楚了,資助辦學這是好事,沒理由拒絕。
往後你們再要整出什麼妖蛾子,不過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而已。
我就不信,你們還能拿根繩子,把我綁了去成親入贅!

於是他站起身來,對着帥靈韻叉手拜了一禮,「蕭某在此,暫代軒轅里的學童們,謝過帥姑娘,謝過令舅公。

「先生客氣了。
」帥靈韻也站起了身來對蕭珪還了一禮,說道:「待我先回洛陽稍作準備。
後天午時之前我會再來軒轅里,到時再與先生細作商議。
如何?」

「好。

「如此,小女子先行告辭。

徐里正連忙留客,叫她用了飯再走。
但帥靈韻仍是帶着她的人走了。

「這姑娘,還真是風風火火,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徐里正對着帥靈韻的背影,好一陣嘖嘖讚歎,「多好的姑娘啊!君逸,你說呢?」

蕭珪不置可否的淡淡一笑,「徐里正,若再無他事,蕭某也請告辭了。

「君逸,用過飯了再走吧?」

「不了,多謝。

蕭珪立刻告辭回家而去。

徐里正一個人在家裡,樂得喜笑顏開,自言自語道:

「好,好得很。
原本我只想賺上一筆王元寶的媒人錢,卻不料,平白的又多添了一筆辦學資助!……二月二龍抬頭,這可真是一個大大的好兆頭啊!」

蕭珪離開徐家後,頭也不回徑直返家。

現在對他來說,什麼入贅、資助、辦學和大長腿,全都沒有自己的那一瓮魚肉餃子來得重要。
於是他的步子邁得還挺快,簡直歸心似箭。

但是到了自家屋邊一看,他不由得略微一怔。

院子里,多了一個不速之客。

一頭驢。

一頭沒有拴着的驢,正在院子里到處瞎蹓躂。

那個雪人已經被它拱倒,掃帚和木鍬這些東西都被它踢翻,零亂的散落在積雪消融後的泥地里。
亂糟糟的到處都是泥漿。
那頭驢,也快要變成了一頭泥驢。

更為可氣的是,它的頭上居然還戴着自己的那頂襆頭。

蕭珪都要氣樂了,聽說過沐猴而冠,沒見過驢也興戴帽子的!

會是誰家的蠢驢呢?

他走進院子一看,自己離家時親手關好的門,現在只是虛掩着。

顯然,是有人已經進去了。

莫非是鬧賊?

稍一尋思,蕭珪馬上打消了這個顧慮。

大唐正值開元盛世,就算沒有書上說的「路不拾遺、夜不閉戶」那麼誇張,但軒轅里的治安一向非常之好。
蕭珪還從未聽說有哪家失竊,或是有誰丟了雞鴨羊犬。
村民出門不落鎖,這也是很正常的操作。

再說了,哪有大白天,帶着這樣一頭蠢驢來公然行竊的?

蕭珪因此猜想,可能是倒霉書生的某個相熟的親戚或是朋友,來探望他了。

但細下一尋思,「自己」好像又沒有什麼朋友。
遠親倒是有那麼幾個,但至少也是三四年沒有來往過了。

——那會是誰呢?

懷揣着好奇與警惕之心,蕭珪邁輕了步子,朝自己的家門口走去。

「回來了?」一個老人的聲音,突然從屋裡傳來。

蕭珪很鎮定,「回來了。

「快進來吧!」老人很平穩的口氣。

聽起來,彷彿他才是這戶人家的主人,蕭珪則是前來造訪的客人。

蕭珪淡然一笑,管你是誰,我還能怕了你不成?

於是他很從容的登上那六階門梯,脫去木屐換上居家的麻布鞋,輕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屋裡,確實坐着一位老人。

準確的說,是一位穿着道袍、執了拂塵的老道士。

老道實在是太老了,老得蕭珪都估算不出他的年齡。

那滿頭銀髮和又彎又長的雪白眉毛,看起來還真是頗有一番仙風道骨、世外仙人的味道。

蕭珪直皺眉,倒霉書生的記憶里,沒有這號人。

他是誰?

「門口風大,快請過來。
」那老道還挺熱情,非常自來熟的沖他微笑並招手,示意他坐到火爐邊去。

蕭珪決定靜觀其變,於是不動聲色的走了過去,隔着那個火爐和湯瓮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觀察。

現在的情況是,非但是自己的食幾和坐榻被老道給霸佔了,連餐具他也沒有放過。

筷子在他右手,湯碗在他左手。

老道就像是在自己家裡一樣隨意,一筷子扎進湯瓮里夾住一個魚肉餃子,沿途灑着湯水將它扔進碗里。
用嘴呼呼的連吹了好幾口,然後就用那個碗將湯汁和餃子一併倒嘴裏。

吧唧,吧唧……

一個,兩個,三個……

蕭珪的表情,在漸漸凝固。

「哈哈哈,簡直絕世美味!」老道放下筷子,拿起旁邊的麻布餐巾一抹嘴,「主家郎君,這絕美的吃食,還有嗎?」

虧你還知道,我是這戶人家的主人?

蕭珪有點氣惱,但他一向很沉得住氣。

若非有着過人的膽識與超強的心理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