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仙庭》[大秦仙庭] - 第9章 鍊氣的希望

閻旅一臉諂媚,彎着腰道:「前輩,您可還滿意。」

「滿意!」楊老狗坐在楊易門口的台階上,好奇的道:「你小子雖然跋扈了些,卻不是不識時務之人,誰讓你回來的?」

閻旅頓時面色一僵,連忙道:「沒有誰。」

楊老狗呵呵一笑,道:「白日的時候,你已經見識過老夫的手段,就算是報復,也不會晚上就來,這麼急切,說明你背後還有人,此人你得罪不起,所以倉促來此,不惜動用神仙酥這種秘葯。

當然,你若是不說也沒事,老夫會一些小手段,天亮之前,保證能得到老夫想要的消息。」

閻旅頓時面色大變,小手段,什麼小手段?

他知道,妖魔鍊氣士,有搜魂奪魄的秘法,這種秘法一旦施展,就算是自己不變成白痴,這輩子也完了。

「李瞻!」

閻旅果斷出賣了自己的狐朋狗友。

「李瞻?李斯的兒子?」

楊易的聲音響起。

楊老狗豁然回首,閻旅大驚失色。

楊易邁步出門,來到他們身邊,一臉好奇。

「怎麼可能?你怎麼會沒事?」

閻旅心驚肉跳,這條老狗這麼聽話,莫不是因為這少年才是真正的隱世高人?

眼拙了啊!

楊老狗眼中的震驚之色昭然若揭,楊易是什麼人,他比誰都清楚。

神仙酥是什麼東西,他更清楚。

但是,楊易偏偏安然無恙。

他的狗生,從未見過如此詭異之事。

楊易劈手奪過神仙酥,掀開蓋子,深深嗅了一下,贊道:「好味道。」

楊老狗與閻旅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雖然沒有點燃,但是神仙酥的味道,也不是隨便什麼人就能享受的了的。

「abc 錢?是不是就是abc 秦半兩?」

閻旅回過神來,連忙道:「是。」

楊易羨慕的看着閻旅,道:「真有錢!」

閻旅昂了昂下巴,鄉巴佬,大概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錢吧?

abc 秦半兩,在咸陽地界,就楊家的這宅子,能買十座,還有剩餘。

對於如今的咸陽來說,這麼大的宅子可以算得上豪宅。

但是對比有價無市的秦半兩來說,還是差了許多。

若非小命拿捏在人家手裡,閻旅才不會答應。

閻旅心裏清楚,就算是那幾個人回去拿錢,也會驚動父親。

本來他覺得,父親出馬,怎麼也能把一人一妖兩個沒見過世面的嚇唬住,畢竟是咸陽令,位高權重,修為非凡。

但是現在,他覺得父親還是不要莽撞的好。

神仙酥都放不倒的人,父親也夠嗆。

楊老狗一把抓過楊易的手,目光灼灼,雙目之中,神光氤氳,彷彿能看穿楊易的身體一般。

過了許久,楊老狗狐疑的把楊易鬆開。

體內依舊,甚至因為上次引氣入體的失敗,許多細小的經脈不堪重負,已經崩碎了。

楊易翻了個白眼,原本見楊老狗如此作為,心裏升起一絲希望,萬一自己是什麼絕世體質呢。

但是從楊老狗的神色中他知道,自己依舊是那個廢柴,沒有一絲絲改變。

失望的楊易打起精神,看向閻旅。

「咸陽宅子這麼多,你怎麼就盯着我?」

閻旅猶豫了一下,道:「這事說起來話長了。」

「那就長話短說。」

「齊國滅亡,稷下學宮動蕩,左相召回了次子李瞻,要他入國學宮求學,你家離國學宮近。」

學區房啊!嘖嘖!

「稷下學宮有後聖坐鎮,大秦軍隊也不敢造次吧?」

楊老狗開口,他的眉頭皺的浮現出了懸針紋。

閻旅咧嘴一笑,道:「後聖外出遊歷,尚未歸來,其餘諸生壓不住場子,大秦攻下臨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