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仙庭》[大秦仙庭] - 第7章 修行、搞錢

換句話說,在地球歷史上幾乎同一時期,在不同文明之間同時誕生了宗教!

各大聖賢的修行、獨到見解、人格魅力、處世態度,無不散發令人難以抗拒的吸引力。

老子生平無人知曉,留下abc 言匆匆而去;佛祖身為太子,親自帶領僧人要飯,並受到外道詆毀,出家修行並傳法四十九年,未留一紙經書就涅槃西去;耶穌在馬槽里一降生就遭人追殺,其成長亦鮮為人知,勸人行善,傳道三年被釘十字架後升天離世。

大聖大覺,都曾吃盡辛苦。

孔子、老子、蘇格拉底、佛陀、耶穌都是以自悟成就的。

他們能行,自己為什麼不行?

更何況,自己吃的苦頭,可比他們苦多了,畢竟那是一千多年的禁錮。

而且,自己可是有優勢的,聖賢們只是提出了一個概念,而自己可是有寶貴的知識體系支撐。

楊易頓時躊躇滿志,覺得上天讓自己來到玄幻大秦,就是讓自己開闢一門與眾不同的鍊氣士之路。

這還有什麼說的,干唄!

「老夫先以秘法為引導元氣入體,若能成功,便能成為鍊氣士郎君且試試吧。」

試試就試試,反正不會逝世。

楊易精神一振,跏趺而坐,凝神以待。

楊老狗來到楊易身前,面色凝重,他伸出右手,手掌之上,一道道白色流光飛濺,最終化作一層白色光華,籠罩在手掌之上。

下一刻,他伸出一根手指,按在了他眉心往上半寸之處。

此乃神庭穴,統領人體諸穴。

楊易感覺到一股溫潤如水般的力量從頭頂侵入體內,慢慢往下流。

順着奇經八脈,諸多穴位,最終這股力量,來到了肚下三寸的位置。

那裡是丹田氣海。

「感受元氣的運行軌跡,以意識引導元氣運行。」

說罷,楊老狗的手,離開了楊易的眉心。

楊易會意,當即溝通意識。

嗡!

一陣難以名狀的波動四散開來,楊老狗驚詫莫名的看着楊易的眉心。

一團淡淡光暈從他眉心之中散發出來,呈五彩之色。

楊老狗心中暗驚,這得是多強的意識,要是修成神識,只怕單靠神識,就能縱橫天下。

說不定,靠着這強大的意識,會有意外之喜?

楊易竭力引導那股子的元氣,在體內運行。

失去了楊老狗的幫助,楊易體內的元氣,就像是一輛高速奔行的汽車,忽然駛入了鄉村土路。

坑坑窪窪,跌跌撞撞,偶爾還來一座橋,還是塌了一半的那種。

磕磕絆絆之下,這股子元氣終於漸漸消散在經脈中。

隨着楊易的呼吸,最終,化作了一個——屁!

噗!

長而有力。

楊易尷尬的睜開眼睛,一臉希冀的看着楊老狗。

楊老狗都傻了,他已經盡量低估楊易的資質了,沒想到還是高估了。

說是不堪造就,都侮辱了這四個字。

簡直就是廢柴中的廢柴,垃圾中的垃圾。

沉默了許久,楊老狗默默轉過頭去。

「郎君,算了吧。」

完了,廢柴開局。

「我還有機會嗎?」

「除非道祖親自出手,否則……」

楊易惆悵無比,別人都有系統,有逆天資質,就算是廢柴開局,也會有天大的機緣助他飛升。

到了自己這兒,竟然需要傳說中的道祖親自出手才有機會逆襲。

昨天的喪樂隊還在嗎?我特么好想再死一次!

楊老狗不忍楊易這般失落,便道:「不用這麼消極,說不定會有別的辦法。」

楊易喪着臉,道:「你都說了,得道祖那個級別的人出手才行,我一個升斗小民,道祖知道我是哪根蔥?」

「世事無絕對。」楊老狗寬慰道:「世間這麼多奇人異事,未必就沒有辦法,回頭我找找老朋友問問,看看有沒有能改變資質的天材地寶之類。」

楊易身軀一震,對啊,我有隨身老狗。

老狗能幹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