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我把長城拆了,匈奴瘋了》[大秦:我把長城拆了,匈奴瘋了] - 第0001章 趙太尉?趙高位列三公了?

寬闊的秦直道隨着長城蜿蜒攀升,放眼望去,燕山山脈連綿不絕,草木稀疏。

數萬騎兵圍繞着幾架寬軸大輪的長轅車在這帝國驛道上不疾不徐地前行。

「書同文、車同軌、度同制、改幣制,這山河收拾的,若非親眼所見,很難感受到始皇帝的偉大呀!」一輛遠遠跟着的雙轅車窗,一雙眼睛亮的跟賊似的瞅着外面,不停感慨。

作為一個新鮮出爐的穿越者,江彤的表現算比較淡定,畢竟前世身為全能軍神,啥大風大浪沒見過?

就算自己死後穿越,也是因為試飛72馬赫殲擊機,和敵人偵察機相撞造成的,英雄了一輩子,簡直了!

可是穿越成了公子將閭,多少有點兒蛋疼。

他至今想不明白,自己是怎麼完美地避開了公子扶蘇和相對比較有名的秦二世胡亥,成為了一個被趙高這樣的老閹狗和**崽子胡亥整自殺的一個被史官匆匆一筆帶過的,毫無存在感的皇子。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偉人怎麼說的?與天斗與地斗其樂無窮嘛!

輕車中,嬌媚悅耳的聲音傳來,「公子,您總結的真好。」

江彤被這聲兒嚇了一跳,回頭才發現,車上還躺着一個姑娘,姑娘莫約十六七歲,只穿着一件束胸,端莊模樣之中透着一股說不出來的嫵媚,青絲披肩,鳳眸瀲灧,煞是好看。

這不是在行軍嗎?秦朝軍法極嚴,在外行軍,怎麼會帶女眷呢?

江彤問:「你怎麼會在車上?」

姑娘道:「啊?我是綠痕啊,公子您忘了,前幾日您高燒不退,是陰嫚公主派我來照顧您的!」

「咱們這是幹嘛呢?」

綠痕剛要說話,江彤問:「現在是什麼年代?」

綠痕又要說話,江彤瞪眼問道:「大澤鄉有沒有叛亂?」

綠痕一臉黑線,公子該不會是燒傻了?她說:「咱皇帝陛下登基第三十六年,大澤鄉是哪兒,奴婢不知。」

江彤呼吸頓時變得不順暢,顫聲道:「啥?秦王政三十六年?」

始皇三十六年,這,這是秦始皇第五次出巡的日子?這個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皇帝之一用不了多久就要嗝屁了?

江彤頭皮發麻,按照歷史的車輪來看,秦始皇不死,便沒有大漢的照爍古今,可是對公子將閭來說,秦始皇一死,他就完犢子了。

他媽的胡亥這個**崽子,被趙高忽悠着到處作妖,殺兄弟糟蹋姐妹,上演了一場「我生者不可,生我者不可,余無不可」的戲碼。

要麼自己先衝出去殺了趙高和胡亥?讓扶蘇成功當皇帝?但是扶蘇當皇帝,自己就能好好的?

兄弟如手足這話不假,可自古以來斷手斷腳的人,不少!

況且扶蘇性子太懦弱,沒有王霸之氣,用不了兩年,陳勝吳廣開始折騰,再等幾年,項羽劉邦也開始蹦躂,這可不是說你仁政愛民,他們就不造反。

項羽那就是奔着滅大秦去的,劉邦屬於被《史記》黑化了,可說到底,那是個利益至上的傢伙,除了這二位,六國餘孽,可都憋着復國呢。

扶蘇根本擋不住,作為始皇帝的兒子,下場肯定慘,這可不是和諧社會,五馬分屍,千刀萬剮,想想都疼。

可以阻止這一切發生的,只有雄才大略的秦始皇。

他是病死的?被害死的?

不管怎樣,始皇帝都不可以死!

看着公子開始穿衣服,綠痕一臉幽怨,撲在江彤的胸口,道:「公子何為?」

雖然姑娘美的不可方物,但是小命兒更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