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你告訴我這是八歲!》[盜墓:你告訴我這是八歲!] - 第7章:大金牙!摸金校尉?

四處凹口分別佔據了四個方向,東邊是一個尖牙還是利爪形狀的凹口,應該就是摸金校尉的摸金符了!

南邊是一個五指併攏的手掌,手掌周圍處有着微小的裂痕,想必就是搬山道人的大力金剛掌所導致。

西邊是一個……長蟲?準確的來說應該是一個長蟲凹口,只不過結合起來倒像是個梯子?

看着這長蟲凹口的吳邪,逐漸入了神,當被王胖子提醒後才想起來,這應該就是卸嶺力士的蜈蚣掛山梯!

這種梯子是卸嶺力士專門下墓的梯子。

在倒斗界有那麼一句話,摸金有符、發丘有印、搬山有術、卸嶺有甲!

這所謂的卸嶺有甲,就是這蜈蚣掛山梯!

而最後的一個四四方方,裏面還有些小字的凹口就是發丘印了!

在以前發丘與摸金校尉屬於一脈,擁有發丘印你就是發丘天官,掌管九位摸金校尉。

如今的發丘一脈人越來越多,擁有發丘印的規矩也變了許多。

從以前的擁有發丘印你就是發丘天官,到現在擁有發丘印你就是發丘魁首。

只不過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發丘印誰都沒有見到過,是遺落在某一大墓,還是早已經被他人所破壞,直到現在也沒人知道。

凹口處的八個小字,則是寫着:天官賜福,百無禁忌!

看着這四個凹口的王胖子,突然是想起了什麼,直接說道。

「不對啊!這東西不齊全啊!」

看着王胖子一驚一乍的,吳邪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緩了一口氣。

「胖子你幹什麼,一驚一乍的,什麼不齊全?」

「東西啊!打開這銅門的東西啊!完了完了,胖爺我發財夢就這麼沒了!」

眼看到手的鴨子飛了,王胖子的臉別提有多難受了。

回味着王胖子一開始說的話,吳邪好像是明白了什麼,扯了扯張起靈的衣服。

「悶油瓶如今的發丘印,應該是不在他們發丘一脈的手中吧。」

沒有發丘印,那不意味着,根本就打不開這始皇陵銅門嗎?!

意識到這一結果的吳邪,也知道胖子他為什麼會是這樣了,到手的鴨子飛了,放在誰身上誰都會難受。

眼見這樣,吳邪只好用那求助的眼神,看着旁邊的這個默不作聲的張起靈。

「小哥,這下怎麼辦?」

也不是為了貪財,自己這是在替小叔擔憂,至於那些物件只是順帶,順帶而已。

「這銅門並不是必須要那些東西,只要形狀一樣就行了,想造出與發丘印一樣的替代品,對於現在的工藝來講是很簡單的。」

聽了張起靈的解釋,吳邪也是鬆了一口氣。

而不遠處的那些四大門派此時也開始動手了。

首先是搬山道人牙必行,對着楊奇拱了拱手說道:「楊魁首,我先去一步!」

「牙道人,我現在可不是發丘魁首,你先請吧。」

牙必行看着楊奇只是呵呵一笑,隨後一個箭步直接來到了這銅門面前。

轟的一聲,整條右臂的衣服直接炸開,露出來了滿是筋肉的手臂,以拳化掌直接是轟在了銅門的凹口處。

雖然聽起來聲音大,但好像並沒有多大的軟用,連原本的裂縫都沒有擴大一絲一毫。

臉上頓時不怎麼好看的牙必行,尷尬一笑,頭也沒轉的喊道:「諸位!還不快來,這始皇陵近在眼前,可不要失了時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