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詭錄:開局先背六十四卦天經》[盜墓詭錄:開局先背六十四卦天經] - 第7章 藏刀和杈子槍(2)

了進來,我一眼看到了狗身上還幾行血跡,我倆都被嚇了一跳,臉色難看的互相對視,胖子也有點心驚膽戰的說:「這狗身上的血是不是多吉大叔的?」

我也不理會他,拿起地上的叉子槍就跟着狗就出去了,胖子看我不回話,也知道不對勁,也屁顛屁顛拿起槍和刀跟着我出去了。

其實我也沒多少把握,畢竟看見血是非常不吉利的,但現在沒辦法了,這狗通人性,應該是想讓我們去救他,只有跟着狗去看下怎麼回事?希望多吉大叔安全吧。

雖然現在是傍晚,月光照耀在林子間,依然能看清很多東西,就這樣跟着狗沿着杉樹林小道大約走了三十多分鐘,小白突然在一棵松樹面前停了下來,我俯下身子一看,那乾裂的樹皮上竟有絲血跡。

用手沾了一下血跡,還有點黏手,說明是剛剛才留下的,照這樣說的話,如果這血跡是多吉大叔的話,那多吉大叔應該就在附近了,我和胖子小心翼翼彎着腰開始觀察了起來。

汪汪…不遠處出現了狗吠聲,肯定是小黑的,見狀,我想尋找聲音的來源,才發現是在不遠處的林子里,我和胖子立馬趕了過去,剛靠近顆大樹,狗吠聲又停止了,我抬頭看了一眼胖子,示意他怎麼回事?胖子搖搖頭也表示不知道。

胖子突然說道:「狗哥,怎麼樹上還下雨了?」。我一聽不由得心中一愣,這月光白照,怎麼可能會下雨,我倆抬起頭齊向樹上看去,這一看不要緊,緊接嚇我一跳。

在這漆黑的樹上,赫然站着個人影,樹枝擋住了月光,看不清模樣,我心跳的賊快,冷汗直流的看着這漆黑人影,我的手不由得開始摸起了腰間的藏刀。

我用手示意胖子抬頭向上看,竟然他也看到了,顯然也是被驚嚇了,剎那間那人影轉過來,詭異的看着我們倆個,這人影不是…

「多吉大叔!…」我小聲的說道,那人影點了點頭,於是把手抬起來做了個噓聲的手勢,應該是示意我們別說話,用手向另一邊指了過去,應該是想讓我們看什麼東西?

目光一移,我靠,乘乘,開什麼玩笑,胖子和我都嚇得連連後退,只見只三四米高的大黑熊,正距離我們七八米遠,用鼻子在地面嗅什麼東西,是在尋找的什麼食物。

我哪見過這麼大的熊,被嚇得夠嗆,對着胖子做了個噓的手勢,示意他別說話,拉着胖子慢慢的向後退,想爬到身後的那棵松樹上躲一下。

沒想到身邊的小黑小白也發現了黑熊,「汪汪…」的叫了起來,那黑熊一警惕,抬頭向著狗吠聲看過來,發現了我們倆,「嗚……」咆哮着向我們奔跑過來。

「媽的,叫你老媽…死狗。」我大罵了一聲,和胖子快速的向著身後的杉樹跑去,別看胖子長得胖,看到這黑熊衝過來,像個猴一樣,幾步登到了樹上。

啊…,在跑的途中,我感覺腳被什麼給絆了一下,人直直的摔了個狗啃泥,眼看黑熊越來越近,沒辦法心想來不及了,只能抬起叉子槍對準了黑熊,咔嚓咔嚓…,完了,那並沒有打傷那黑熊,這才想起,出門出的急,火藥都沒裝,嚇得我全身不知道為什麼,居然動彈不了,兩隻腳在那裡干蹬着地面。

胖子在樹上見我,還坐在地上,大罵道:「狗日的,你真的不要命了嗎,快爬上來呀」。看我不為所動,急忙抬起了叉子槍,瞄準了咆哮而來的黑熊,樹上的多吉大叔也抬起槍。

呼呼…兩槍,兩道黑煙飄過,鉛彈打入那黑熊的身體,血肉橫飛,沒想到,這更加劇了黑熊的憤怒,才一眨眼的功夫,就咆哮着跑到了我身前,這情況不對,我抬起叉子上的刺刀朝着黑熊刺去,那黑熊也不躲,被我的刺刀給刺進了肚子里。

被我的刺刀刺進肚子的黑熊,血瞬間流了出來,沒想到它還不躲,還徑直推了上來想抓我,但整個刺刀都完全緊緊地刺了進去,我心中咯噔了一下,心想完了,這次要命葬熊口了。

那黑熊張開巨口,憤怒的向我咬來,我急拔出杈子槍,橫過來擋住,熊的巨口緊緊地咬在插着槍桿上,還好沒咬中,這要是被咬上一口,可不得加兩個血窟窿。

緊接着虎口一緊,突然那熊咬住杈子槍用怪力甩動起來,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兩隻手還緊緊的握着叉子槍,不敢鬆手,我腦子一暈,整個人都被熊的怪力像拎小雞,連着杈子槍和我給甩飛三、四米之遠,還沒來得及多想,我整個人就甩飛到幾米遠的斷崖山澗里。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