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詭錄:開局先背六十四卦天經》[盜墓詭錄:開局先背六十四卦天經] - 第7章 藏刀和杈子槍

「不好,外面有人…應該是盜獵者,你們小心一點,床下面有槍和刀,我出去看看…,」多吉大叔急快站起,拿上牆上掛着的獵槍和藏刀,牽着狗就直奔外面而去。

狗哥,現在怎麼辦。」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我恍然了一下,胖子問我現在咋辦,這不是明知故問,當然是去幫忙了。

多吉說床下有刀和槍,外面可是盜獵賊,都是真傢伙,殺人都不眨眼的,這要是拼起來,我兩簡直送頭的,趴到床底下找了起來,只找到了兩桿長着尖牙的槍,結果胖子卻從木板床下面拉出個黑色箱子,還積了層很厚的灰,一看就知道很久沒打開了,箱子沒上鎖。

好奇打開箱子,裏面有件綠色軍大衣,一個紅盒子,兩把短式藏腰刀,在紅盒子裏面還有幾張黑白照片,還有兩枚泛黑色的金幣,拿起來細看,又在手心上掂了掂,分量還挺足啊。

黑金幣正面刻了奇怪的古老咒紋八葉蓮花圖,背上刻有個凸出來的長角骷髏頭,看那在金幣表皮的黑色銹痕,起碼是枚上一千多年的老物件啊,一塊方形的,一塊圓形的,雕刻圖案大致都差不多。

我對金幣倒不感興趣,卻對照片卻很感興趣,倒是胖子早就拿起來咬了幾口,又一把從我手中,那枚金幣搶了過去,要不是我罵他兩句,讓他放回去,這小子恨不得兩枚金幣揣兜裏面裝着了。

照片上有六個軍人合影,都帶着護目鏡,看樣子應該是探險隊,這裏面的人,我一眼就認出了多吉大叔,在隊伍的正**,照片的背上寫着一九六三年昆崙山死亡谷探險隊合影,其他幾張也差不多是這樣。

奇怪,照片上有條黑長的影子,這影子有點詭異,飄在照片的空中,看起來像條龍懸在空中,這些人的身後,好像是條幹涸的河床,顯現不少動物的白骨,好像是在勘察什麼地方。

真令我感到奇怪的是,為什麼這六個探險隊員,左邊第一個人的臉,卻模糊不清呢,而且不止一張照片,全部照片都是這樣,好像是有人故意把他摳了一下,這個被摳了的人是誰呀?好像是在刻意隱藏着什麼秘密。

我搖了搖頭,想破了腦袋也想不通,便把照片放入了盒子中,想那麼多幹嘛?等多吉大叔回來問問他,不就知道了。

現在保命才是要緊,從箱子拿起沉甸甸的藏腰刀,刀柄上是銀制的,還鑲嵌着幾顆紅瑪瑙,用力拔開,刀身鐫刻幾句藏文,色彩奪目,刀鋒削鐵如泥,真是把寶刀。

再看看那差不多有一個人長,又長着尖牙的怪槍,真奇怪,這我就有點搞不懂了,便問起了胖子。

在這裡玩過槍的人也就怕是胖子了,他爹以前當民兵隊長的時候,常常背着桿三八大蓋在村裡巡邏,胖子小時候可沒少纏着他爹讓他開幾槍,我問到:「胖子,你爹不是給你玩過槍嗎?這東西會弄嗎?…」

胖子被我這麼一問,得意的說道,差點把他八輩祖宗都抬出來了:「哈哈…狗哥,那鬼子的三八大蓋,都是直接加子彈,一上鏜,就可以打了,況且那老頭每次我摸槍,像摸他情人似的,直接給我頓打,還真沒開過幾槍,想想現在屁股還疼。」

說著便從地上抬起了這怪槍,笑嘻嘻的給我講解了起來:「呵呵…哎,這玩意兒,小爺我還真會玩,這叫杈子槍,當年我老爺還活着,就給我講過這老獵槍怎麼用,原理應該差不多,這叉子可分開,也可以合上做刺刀,立在地面上,做槍架。」

這槍拿在手中怪沉的,樣子怪怪的,而且沒有扳機,怎麼發射,我又不可理解的問道:「快說說,這槍都沒有扳機,用來刺人還差不多,怎麼發射呀?」。

胖子拿着槍差點笑噴了,看我像個土老帽啥也不懂,笑嘻嘻的又說道:「嘻嘻…張芻狗同志,誰說沒有板機,在槍尾上面,要把火繩用火點燃,再填充黑火藥和子彈,一壓火繩,呯…一槍能近距離打死頭熊呢,但距離一遠,精度就不行嘍」。

胖子拿起牛角火藥桶往槍管里塞火藥,又拿出顆鉛彈放了進去,從兜里拿出了雙喜牌火柴,點燃火繩,準備的差不多了,還一臉壞笑的看着我:「看着小爺,我為你示範一下。」

胖子按下火繩,火光乍現,結果砰的聲放屁響,「咳咳…你到底會不會呀,咳咳…」整個屋裏面都是火藥煙味,嗆得我倆淚流鼻子辣,

胖子也嗆得臉黑脖子粗道:「咳咳…咳咳…我咋知道這玩意兒幾年沒用過了,應該是料加大了。」

汪汪…突然小白從門口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