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詭錄:開局先背六十四卦天經》[盜墓詭錄:開局先背六十四卦天經] - 第3章 黃皮子傳說

我老爺說當時是只老黃皮子救了他,我湊巧見過他所說的老黃皮子,是否救過我老爺,我就不得而知了,我對這些東西心裏都畏懼三分。

因為在我們當地的傳說中,黃皮子稍微有點泛白的可有點道行了,黃皮子是百年黃,千年黑,萬年白。

但如果熬過了千年,它的尾巴就會變成黑色的,這個時候,就有了淺淺的道行了,雙眼能迷惑人的神智,普通人招惹到它的話,輕則傷其皮肉,重者全家喪命,但是這種黑尾黃大仙不會主動招惹誰,但也是最記仇的,因為殺生的話,它也會遭天譴的,這是有靈性的動物最忌憚的。

萬年,對於普通靈性動物來說不可能活這麼久,甚至萬中無一,但如果真的有其熬過了萬年,每過一千年,就會渡劫,一旦渡劫成功了,背後就會長出條條白毛,到一萬年的時候,全身就會長滿白毛,兩隻眼睛間會長出紅色的肉瘤,這也叫靈丹,那腦門上的萬年靈丹,更是有傳聞,吃了能長生不老,羽化成仙。

當然這只是傳說,當一個故事聽下就行了,都啥年代了,誰還會相信這些。

曾經村子裏的老輩人說過一個關於黃皮子的傳說,在以前的時候,隔壁村張獵戶的兒子張二蛋,小時候太頑劣了,用彈弓打傷了只剛渡劫完,背部有白毛的黃大仙,雖然黃皮子不主動招惹人,但如果有人得罪了它很記仇的,結果當天晚上張二蛋去外面上小便時,被黃皮子勾了魂,不知所蹤。

他爹娘找了個大晚上,都沒有找到,結果在第二天早上村口的歪脖子樹上,找到了早已弔死僵硬的張二蛋,臉上,手上,腳上都是被動物抓的爪子血印。

他爹世代獵戶,在當地也算號人物,看傷口就知道是黃皮子所為,實在氣不過,當天晚上在後山設了很多套子,套了百十隻黃皮子,用麻袋全部裹起來,用根人高,手腕粗的木棍把麻袋裡的黃皮子活活打死,把這黃皮子的屍體跟着他兒子一起埋在青土坡。

當天晚上,嗚呼…嗚呼……整個後山都傳來了千百隻黃皮子響亮的詭異悲鳴,張二蛋他爹也是個硬脾氣,剛死了兒子的他,正在氣頭上,喝了二兩酒,管他三七二十一,當晚就提着獵槍砍刀去了後山,呯呯…的槍聲閃爍的整個後山,槍聲夾雜着動物的慘叫聲,瀰漫了整個後山,就這樣過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才一早,他媳婦兒帶着幾家獵戶上山尋他,在半山腰找到早已死去的張獵戶,在他屍體附近,恐怕有幾百隻的黃皮子屍體,很多都被砍刀攔腰斬斷了,屍首分離,還有的被活生生的扯斷成了兩截,腸子都散落了地面,血腥氣息瀰漫整個空氣,慘不忍睹,可想而知當晚那張獵戶可謂殺紅了眼。

而那張獵戶渾身上下都是黃皮子的血爪印子,但不是致命傷,死相極其的詭異,竟然是右手握着砍刀,正正砍在了自己的脖子處,深可見骨,血順着肩膀凝固的流了大片地面。

而更詭異的是,他右手握着獵槍的扳機,嘴張着不可思議的咬着槍口卡到了喉嚨,頭背後都被獵槍子彈打出了血紅的大口子,碎骨夾雜着的血肉,散落在地上,看到在不遠處,幾隻背部有白毛的黃皮子詭秘看着一切。

這件的事當時轟動一時,也成了村裡人飯後的閑談。

村裡的人都向有輩分的老先生請教了這件事,老先生神情默默的道:「這張獵戶是被這白大仙,着了道,迷了晴,丟了魂,自己把自己打死的,怪不得別人。」所以當地就有謠傳,寧可惹黃,不可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