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詭錄:開局先背六十四卦天經》[盜墓詭錄:開局先背六十四卦天經] - 第2章 紙人媳婦

張和不明所以,簡直無疑於地主家的傻兒子,撓頭傻笑道:「呵呵…這入了魂,我媳婦會活過來?那是不是對着我的嘴吸呀?那逍遙快活呀,我還求之不得呀,老張。」

老張聽完他的一番話,簡直要被氣死了,氣得鐵青的臉,憋着莫名的怒火看着他,也不知道說他什麼好,最後只好憋出幾句聖人的名言來罵他,「哎,你真是狗屁不通啊,爛泥巴扶不上牆,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怪不得你老爺子在世,不得活生生的被你氣死了,不聽老人言,你當心吃虧在眼前。」

「什麼爛泥巴扶不上牆,朽木…雕什麼…吃虧啥呀!」老張說的這些,張和簡直聽得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又沒讀過多少聖賢書,當然聽不明白,這是老張在罵他,就聽懂了上面兩句。

張和眉頭緊皺,邊聽邊疑惑,摸着腦袋笑嘻嘻的笑道:「呵呵…不吃虧,不吃虧,老張你一個扎紙人的,還懂這些文化,比那些說書先生還厲害,我還真有點聽不懂呢,這什麼人叫馬叫的,聽不懂,這點了晴,入的魂,俺媳婦會咋了嘛!」

老張聽後眉頭緊皺,微微怒道:「咦!你小子!怎麼了?這點了晴,入了魂,連死物都能活過來,更何況紙人,本就是死人用的東西,到時候活過來,你命都沒有了。」

張和聽得若有所思,眼球轉動的快,眼睛微眯的看向紙人:「知道了,知道了,老張,俺和俺媳婦去拜堂了。」說完便向轉身摟着紙人的腰走了。

但心中依然惦記着老張說的,「點了晴,就能活過來……要是能活過來就好嘍」,就哼着小曲,帶着紙人去趕集了。

到了傍晚,張和還真胸帶大紅花的,背着紙人,拿着兩個靈位牌,提着兩壺酒幾根蠟燭,一隻燒雞,出現在觀音廟裡:「娘子,委屈你了,俺爹娘都請來了,這要是放在以前,肯定八抬大轎的來娶你。」

自知理虧,撓了撓頭:「只是咱家被俺賭沒了,哈哈,你放心,你跟了我,我肯定不會給你受苦的哩。」

說著張和就把他爹娘的靈位擺在了貢台上,點了蠟燭,放了燒雞,還把紙人背過來拜了堂,嘴裏還念念有詞:「爹娘,兒張和和翠兒今天成親了,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拜完堂,便自顧自的喝起酒來了,不知喝了多少,這酒勁上頭了,便迷糊了起來,醉醺醺看着自己的紙媳婦,迷糊道:「哦…翠兒,你看生的什麼都好,就是沒雙大黑眸子,好可惜,可惜……不管了,咱們入洞房嘍。」

那紙人白森森的眼眶,在月光的襯托下,詭異的可怕,但酒壯慫人膽,張和非但沒覺得可怕,反而還抱着紙人親了起來,不過會兒,抬頭看着紙人的眼眶若有所思。

想起白天老張說的話,心裏躍躍欲試:「老張說,給這紙人畫了眼睛,就能活過來,這騙人的鬼話哩,再說嘍,俺張和又不是娶個瞎子,你說對不對哩?媳婦。」

說著,就伸出食指咬破了,忍着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