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靈異店》[道門靈異店] - 第1章 回老家奔喪

十八歲那年,老家傳來我三伯伯過世的消息,我不得不回去奔喪,而我這一去,讓我的人生發生了重大改變。

我叫葉子陽,是我爺爺給我取的名字,說我陰年陰月陰時出生的,天生陰陽眼,乃極陰之體,名字中帶陽,可壓制我的陰氣。

不過,經過現代自然科學的洗禮,我是不信這些的,正躺在床上拿着手機的我照樣玩的不亦樂乎。

「蠢貨,你倒是上哇,看着隊友越塔送人頭,閃現吃對面血包各種操作,」我正在憤怒的做着他們的思想工作。

這時,一個電話打了過來,是我老家的村長,他告訴我,我的三伯伯去鎮上的路上出車禍死了,這個消息宛如一個晴天霹靂在我耳邊炸響。

從小我的母親體弱多病,早早離世,父親也在悲痛中隨母親而去,把我交給我的爺爺撫養,平日里,和我親近的親戚唯有三伯伯,也是他和爺爺供我上了大學。

閉上眼,我腦海中全是他對我慈祥照顧的畫面,三伯伯一生無兒無女,視我如己出,得知這一消息,兩行清淚不由得順着我的臉龐流了下來。

我顫抖着詢問道,「什麼時候舉行葬禮?」

村長回答道:「後天舉行葬禮,子陽,節哀順變,我知道你心裏難過,你三伯伯年紀大了,生死有命,各安天命。」

拿着電話的我此刻有些沉默,爺爺早早便離我而去,如今三伯伯也離我而去,我的心情說不出的複雜,「我知道了,村長,三伯伯的葬禮我一定會趕回來的。」

接着我便掛斷了電話,躺在宿舍的床上,望着牆體發獃。

直到肚子咕咕作響,時間已過了正午,我才從床上坐了起來,去到食堂,卻發現早已關門,臨走時我還摔了一跤。

去外面吃飯,吃出了一小撮頭髮,喝涼水竟然嗆着了,這難道就是人倒霉喝水也塞牙縫。

果然,接下來的時間,我越發倒霉,睡覺的時候床塌了,錢掉了等等小霉運不斷。

回想起爺爺說的話,我的天生陰陽眼被他找同行暫時封到了十八歲,我十八歲生日過後陽氣越加旺盛,恐怕是封不住了,陰氣旺盛影響我的運勢。

我的生日就在這幾天,難道我的陰陽眼要開了,呵呵,還真是自己嚇唬自己,不過是倒霉一點罷了,我始終不願相信世界上有靈異事件。

一天過後,臨近我三伯伯的葬禮,我急忙去找我的輔導員請假,奈何她約會去了,要晚點回來給我開請假條。

黃昏時,終於瞅見了輔導員的身影,我心裏只想罵人,他奶奶的,自己約會去瀟洒,讓我吹着冷風等半天。

在我難看的臉色下,輔導員知道我要回去奔喪,自知理虧,急忙給我開了請假條。

回宿舍收拾了會東西,已近乎傍晚,從城裡出發到我老家的路要開上八九個小時,山路難走,可能到時還要更遲。

說不定到達村裡時天都亮了,我心中不由得更加煩躁,又一次埋怨起輔導員來。

等了一會車後,一輛小車緩緩駛來,車主是個長期跑長途的人,老司機了,狹小的車內擠滿了五個人,後面四個人坐着擠的我異常難受。

五個乘客中,前面是個老太婆,年紀大了,我們不約而同把位子讓給了他,畢竟,誰也沒有臉皮去跟一個老人搶位子。

後面四個,除了我,還有一對情侶,加個和我一樣的大學生。

開了兩三個小時,旁邊那對坐在一起的情侶嘰嘰喳喳的就沒消停過,上演着你愛我我愛你,蜜雪冰城甜蜜蜜的戲碼,對於單身狗的我來說,不可謂是個打擊。

在他們的吵鬧聲中我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直到中途司機一嗓子把我吼醒了,「都把安全帶系好,前面山路有點難走。」

這時我才醒來,車上的乘客前面那個老太婆和坐我旁邊的大學生都已經到家下車,車上的乘客還剩下我和那對情侶。

此刻已經到了半夜時分,星月暗沉,黑雲籠罩,路上唯有兩束車燈亮眼。

這個時候,不出意外的話就要出意外了。

「啊,」一聲尖細嗓子嚇得我一哆嗦,我明顯看見司機也哆嗦了一下,不過偽裝的很好,除了我應該沒人看出來。

反應過來,原來是旁邊情侶中的女生在鬼叫,他男朋友連忙安慰他,「寶,怎麼了?是不是做噩夢了?」

女生哆哆嗦嗦,話都說不清楚,用手顫顫巍巍的指着窗外,說道,「我剛才看見有東西飄在窗外。」

司機見狀發話了,連忙制止了她繼續說下去,「小姑娘,有些話可不能亂說,這是忌諱,尤其是我們現在開長途夜車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