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法通天》[道法通天] - 煉製傀儡

  恍惚中,江陽感覺頭痛欲裂,彷彿要爆炸一般,猛然驚醒了過來。

  入眼是一個昏暗的地下溶洞,方圓約莫數十丈左右,四周有殘破的石像和祭祀器皿,應該是某個原始部落的祭壇或者祖地。

  潮濕的地面上儘是皚皚白骨,而江陽就落在死人堆里,身邊有數具似乎是剛死不久的人類屍體。

  「這是哪裡?我明明跌落了懸崖,為什麼會進入到溶洞里?」江陽大惑不解,卻警惕地望向四周。

  江陽是一個武痴,更準確的說,他是一個道痴。

  從小就對包括武功在內的各種修鍊十分痴迷,總幻想着有朝一日,能成為傳說中遨遊天地的仙人,從此長生逍遙。

  只是,他雖然家境富裕,但神仙畢竟只是傳說。哪怕他這些年來散盡家財,尋遍名山大川,尋宗問道,日夜苦修,卻依然難有所成。

  但這些都阻撓不了江陽求仙之心!

  在父母逝去之後,他更是不斷探尋人跡罕至的荒原古迹,尋找傳說中的仙人。可惜傳說終歸是傳說,在最後一次冒險之中,他失足墜落了萬丈深淵……

  當他再度恢復意識之後,發現自己出現在這個陰森恐怖的半地下溶洞里。

  江陽半靠在一具屍體上,藉助着洞穴里微弱的光芒打量着四周,隱約之間,似乎一些不屬於他的記憶迅速湧進了他的腦海中。

  這是另外一個人的記憶!

  那個人,叫做江仙。

  一個小家族的繼承人,天資極佳,以他的家世和資質,若是願意修鍊,定然可以取得極大的成就。

  但江仙偏偏對修鍊沒有半點興趣,卻痴迷戀於探險尋寶。

  幾天之前,江仙帶着二叔重金購買到的上古藏寶圖,在幾個奴僕的協助下,歷盡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了這個消失落部的祖地……

  江陽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他不知道自己身上為何會有江仙的記憶?而且,他似乎正在記憶中的那個溶洞里?

  眉頭大皺的江陽緩緩的站了起來,但身形一個踉蹌之後,卻是再度跌落在地。

  「這……這不是我的身體?」 這具肉身太過孱弱無力,根本比不上他原來常年習武的健壯體魄。

  「我已經摔死了?但又活了過來?這就是傳說中的奪舍重生?」江陽滿臉的不可思議。

  通過這具身體殘存的記憶,江陽知道這裡叫做雲仙大陸,是一個遍地修士、強者為尊、弱肉強食的大世界。

  雲仙大陸,浩瀚無邊,擁有無數生靈。

  這裡,天地元氣充沛,各種天材地寶遍地都是,乃是修仙者的世界,門派無數,強者林立。

  這裡的武道強者,拳鎮山河,以肉身成聖;道法高人拘鬼役神,殺人於千里之外。雖說沒有傳說中仙人的無窮壽元,但也能長生萬載。

  記憶中,這樣的老怪物,實力相當的變·態,可怖可畏,難以描述。

  「嗯?這不就是我夢寐以求的世界嗎?不枉前世歷盡艱苦,萬般探尋,上天終是不負有心人。」想到這裡,江陽心中大是興奮,忍不住哈哈大笑。

  就在此時,江陽腦海中突然閃過了一抹記憶片段。

  兩天前,江仙帶着奴僕踏進洞穴,正準備好好查探一番,突然腦後惡風一起,人已被劈倒在地!而動手的正是二叔的家生子江勇!

  江仙正要質問江勇為何犯上弒主,一股可怕力量席捲而來。隨即他眼前一黑,就此死去,再醒來已變成了穿越來的江陽。

  「二叔一直覬覦族長之位。父親屍骨未寒,他就急不及待要幹掉我這個族長取而代之了?還真是狠毒啊!不好!小妹有危險了!」江陽忍不住驚呼出聲。

  江陽一愣,他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看來是江仙執念太重了,對小妹的記掛殘存在肉身上,這種執念若是久經不散,將來必會成為江陽的魔障。

  與此同時,腦中浮現出一個約莫十三四歲、巧笑嫣然的可愛小姑娘。

  「看來,一定要幫江仙報仇雪恨了。」江陽苦笑。「只是,江勇那一刀雖然狠毒,但也不至於瞬殺江仙。」

  「難道是……」

  江陽神色一凝,望向前面不遠處。那裡是一個古老且殘敗的石制祭壇,祭壇上空靜靜燃燒着一團約莫拳頭般大小的黑色火焰。

  黑色的火焰?

  江陽有些驚訝,他見過紅色的、藍色的以及白色的火焰,倒是沒有見過居然有黑色的火焰!

  「不好……」

  就在江陽看向黑色火焰一瞬間,似是觸發了某些禁忌,一股恐怖的力量猛的從火焰上爆發,如同潮水一般向他席捲而來。

  江陽眼前一暗,感覺就像有一隻無形的大手憑空抓了過來,剎那之間就已經探進了自己的腦海中,一把就抓住了他的靈魂。

  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劇烈的疼痛開始從腦海深處爆發,江陽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隨即感覺自己的靈魂似乎正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緊緊抓住,正要強行扯出身體。

  這黑色火焰,竟要吞噬江陽的魂魄。

  這時,江陽終於知道江仙為何會突然暴斃。就是這一團黑色火焰,將江仙和那幾個奴僕的魂魄扯出了身體,強行吞噬——雖然,即便魂魄不被吞噬,江仙也沒有倖免的道理。

  江仙不是修鍊者,根本無法抗衡黑火,所以一觸即亡,但江陽多年修鍊,意志堅定如鐵,卻可以短暫硬抗黑色火焰的吞噬。

  「滾開!」

  江陽臉色猙獰,咬牙硬抗,但無形大手的力量實在太過恐怖,縱然他拼盡全力,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魂魄,被無形的力量一寸一寸地拉扯出身體。

  若是繼續這麼下去,魂魄最終會被詭異的黑色火焰吞噬掉。

  江陽咬牙切齒的看着黑色火焰,他一輩子都在尋仙求道,這一次機緣巧合重生在雲仙大陸,正好圓了一輩的夢想,怎麼能讓黑色火焰輕易斷送?

  我命由我不由天!

  「讓我看看你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心念一動,江陽大步朝着黑色火焰就走了過去。

  進攻就是最好的防禦。

  既然防不住,那就先弄死它!這一直是江陽的信條。

  越是靠近黑色火焰,無形大手的力量就越強。當江陽靠近黑色火焰時,灰影一樣的魂魄已經快要堅持不住,就要被強行扯出身體。

  「你想吞掉我的魂魄?那我就先吃了你!」江陽急怒中大吼一聲,猛的跳上祭台,探手一把就抓住了那朵詭異的黑焰!

  沒有想像中的高溫熾熱,相反,那黑焰入手冰涼,如同萬年寒冰一般。

  江陽不管不顧的就是大手一拍,一個咕嚕就已經將黑色火焰給吞進了口中。

  詭異黑焰被一口吞了進去之後,並沒有被消化,卻彷彿被激怒了一樣,在江陽體內猛然爆發,由內到外,將他的身體徹底冰封了起來。同時,一些奇異的符文圖案,開始在他的皮膚上浮現。

  更恐怖的是,那黑色火焰彷彿擁有靈性,進入身體後竟直衝向江陽的腦門。

  江陽被嚇了一跳,他本意是想要吃掉黑色火焰,防止自己的魂魄被黑色火焰吞噬,現在這樣,豈是等於引狼入室?

  萬般想法一一掠過,黑色火焰已經衝進了江陽腦海,包裹着他的魂魄,開始瘋狂撕扯吞噬。

  生死關頭,江陽沒有失去方寸,長期修鍊出來的堅強意志讓他變得冷靜無比。甚至,生死危機的刺激下,他的思維比以往更加清晰。

  「黑色火焰詭異恐怖,擅長吞噬靈魂,可惜我沒有對抗的法門,否則……不對!我前世不是得到一篇觀想法嗎?」江陽腦海突然靈光一閃。

  前世,江陽游遍名山大川,也有過不少奇遇!其中,得到一篇疑似修仙法門的殘缺功法——盤古真經。

  可惜江陽只尋到觀想法,沒有進一步的修鍊法門,苦修數年後發現,雖然能夠迅速恢復精神,卻沒有其它的成效,也就沒有太過在意。

  但此時,神魂已經被黑色火焰吞噬過半,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江陽強忍着靈魂撕裂的劇痛,在腦海拚命觀想一個頂天立地,手持巨斧的偉岸巨人。

  隨着江陽開始觀想,他腦海中的神魂猛然激蕩起來,如殘燈將滅的神魂開始迅速壯大,逐漸變成了一個手持斧頭,頂天立地的神靈,這是以往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情景,應該是黑色火焰入侵識海引發的變化。

  隨着盤古真靈顯形,江陽感覺黑色火焰微微一顫,一股強烈的驚懼感從它身上蔓延出來。

  「它在害怕?它怕盤古真靈?」江陽心頭狂喜。

  「那給我去死!」江陽大吼一聲,神魂化形的巨靈應聲而發,手中巨斧力劈而出。

  黑色火焰劇烈的顫抖了起來,猛然收縮想要逃離,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嗤」的一聲,黑色火焰被巨斧劈成了兩半。

  只是,還沒有等到江陽高興,被劈成兩半的黑色火焰卻飛快融合,更加狂暴的撕扯着江陽神魂。

  江陽意志如鐵,強忍着神魂被撕碎的劇痛,不顧一切地揮斧橫劈豎斬,不斷的將黑色火焰劈碎。

  苦戰中,漸落下風的黑色火焰數次想要逃跑,但冥冥中像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禁錮,無法逃離江陽的識海。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黑色火焰再一次被巨斧劈開後,一時間內竟無法重聚,隨即被江陽大卸八塊,最終砰然炸開,化成無數黑色火焰。

  江陽福靈心至,神魂化身猛的張嘴一吸,把散落的黑色光焰盡數吞入腹中。

  「轟……」

  一聲無形巨響,江陽腦海中神光暴漲,精神震蕩,溢出體表,如同洪流一般席捲向四面八方。

  片刻後,神光收斂,江陽驚訝的看到,他神魂居然在腦海中再度幻化成一個小小人兒。

  小人晶瑩剔透,宛若粉雕玉琢一般,十分可愛。江陽凝神一看,卻是被嚇了一跳,這小人不論是神態,還是模樣等均與他一模一樣。

  這時,一股龐大無比的訊息如同潮水一般湧進他的意識……

  「本源真魂?」江陽臉露古怪之色,接着便狂喜不已。

  雲仙大陸是一個修仙者的世界,江陽從江仙的記憶中得知,這裡除卻有肉身成聖的武道強者,還有道法通天的神魂修士!

  武道強者,吸納元氣修鍊肉身,近身搏鬥能力極強,可拳鎮山河。修鍊至極致,甚至可以破碎虛空,肉身成聖,以武成仙。

  武道有十大境界,分別是養氣、融合、內壯、罡氣、見神、通靈、神變、武聖、天王、真仙十大境界。

  修士修鍊神魂,拘鬼役神,殺人於千里之外。與肉身成聖的武道強者一樣,可以修成陽神,永生不朽。

  雲仙大陸的道法也有十大境界:定神、出竅、夜巡、日游、御物、顯聖、分神、奪舍、渡劫、陽神!

  雲仙大陸,強者輩出,但絕大部分人修鍊的都是武道,神魂修士屈指可數。

  並非神魂修士太弱,恰恰相反,神魂修士手段詭異,專攻神魂,令人防不勝防。就算是正面對戰,同等境界下,修士御使法器,殺傷力也比武者更加恐怖。

  究成原因,一是官府打壓,除了朝廷冊封的宗派,一旦發現有人私煉道法,即當邪魔剿殺;二是比武道更耗費資源,越到後期耗費越大,十倍不止;三是對資質心性要求極高,且兇險無比,可謂是一步一劫。

  但在神魂修行有所成就者,無不是一方豪強。

  江陽卻是無比幸運,懵懵懂懂中藉助盤古真靈,煉化了天地奇物黑焰魂種,成就了本源真魂。

  要知道,魂種自帶靈性,會抵抗、會反噬,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煉化,所以越是天地奇珍就越是兇險。只能說,江陽大難不死,得了驚天奇遇。

  「定神顯我!那我應該也算是一名修士了?」江陽打量着自己的神魂,暗自思忖。

  根據江仙的記憶,江陽知道修士有定神、出竅、夜巡、日游等境界,而定神就是修士的第一個境界。

  「我居然成為了雲仙大陸都罕見的神魂修士?哈哈,果真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江陽突然冷笑了起來:「江城,你的死期到了!神魂修士,殺你輕而易舉!」

  江城是殺死江仙的幕後兇手。奪舍的時間越長,江陽與江仙兩人的記憶融合的就越多,逐漸的不分彼此了。江仙對二叔江城的恨也深深的侵襲了江陽。

  「咦?這是什麼?」冷笑中,江陽發現在原先黑色焰火的下面,似乎還藏有什麼東西。

  靠近了過去,發現是一捲髮黃的畫卷。

  「看樣子,應該不是凡物。」江陽心中暗喜,探手就抓住了那捲古畫,順勢打開。

  「開天闢地?」江陽才拿起畫卷,還來不及細看,就發出了一聲驚叫。

  江陽發現,自己的雙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乾枯萎縮,只剩下皮包着骨頭,而且不僅是雙手,全身上下都是如此,像是被風乾了的屍體。

  「我,我怎麼變成這樣了?」

  江陽面容越發的猙獰,剛醒來時,他的肉身雖然虛弱,但也算是豐俊神朗,怎麼才半天不到的功夫,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神魂,一定是神魂出了問題!」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江陽感應身體,馬上發現肉身的精氣正緩緩的流向了腦海,最後被神魂吸引。而他之所以變成現在這個模樣,就是因為肉身太過虛弱,不能為初生的神魂提供足夠的精氣,所以被生生吸成了現在這副乾屍模樣。

  仔細回想,似乎在與黑焰魂種對抗的時候,他的肉身就已經開始被抽干,只是當時生死莫測,沒有注意而已。

  但神魂也不能強行吞噬肉身的精氣啊,沒有了肉身,如何承載神魂?

  餓……

  正想着如何擺脫困境,江陽突然出現了極強的飢餓感。

  那是一種比十天沒吃過東西還要強烈的飢餓,江陽有種感覺,他現在連一隻大象都可以吃掉。

  江陽依稀記得江仙帶了不少食物,馬上就在屍體上開始翻尋,接着就是一頓狼吞虎咽。只是,這些足夠數人數日的食糧,卻依然填不飽他的肚子。

  打量一遍,江陽見洞穴里除了屍體之外,實在沒有可吃的東西,苦笑着搖了搖頭,他可干不出吃人的事,便轉身收起古畫卷,準備離開山洞去尋找食物。

  唰!

  古畫卷甫一進入江陽懷中,貼近他心臟處,便化作一道光芒,消失不見。

  江陽一怔,忐忑的同時,越發肯定古畫卷不是凡物。只是,這時他都快要餓死了,根本沒時間仔細研究古畫卷的秘密。

  「嗯?前面有水聲,應該是這裡沒錯了。」

  江陽按照記憶,離開溶洞沒多久,就聽到了水流聲,心頭一喜,前世的他,為了在野外生存,可是苦練過捕魚技術。

  走前幾步,撥開擋路的樹杈,一個清澈的水潭出現在江陽眼前。

  飢腸轆轆的江陽,本能四下查看,看有什麼合適的工具可以捕魚,卻發現水潭裡居然還有別人。

  那是一個細腰長腿,豐胸翹·臀的絕色少女,正在水潭中暢快的游泳。

  「這是……」

  江陽還沒反應過來,少女竟轉過身,緩緩站了起來,露出了她的絕色容顏。

  明眸皓齒,櫻唇瑤鼻,同雕琢出來一般精緻。一塊碧綠的玉佩掛在晶瑩皎白的飽滿酥胸前,小腹平坦,蜂腰長腿,雪白的肌膚在陽光下映照下瑩白如玉,充滿無盡的誘·惑。

  江陽感覺到鼻孔一熱,呼吸變得急促,小腹下蠢蠢欲動。不由老臉一紅,感覺有些難以為情。

  不是江陽沒有見過美女,實在是眼前這女子太過美艷媚惑。

  「誰?」

  就在此時,女子似有所覺,低喝一聲,向陽江所在看了上來。

  江陽大吃一驚,但反應卻是極快,與那絕色女子目光一觸,馬上扭頭就走。他理虧在先,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大膽狂徒!」女子卻是惱怒不已,一巴掌拍在了水面上,高挑的身影便從水中激射而出,迅速衝到了岸邊。纖纖玉手探出,留在岸邊的衣服就被她迅速給套在了身上。

  「還想逃?把命給我留下。」

  怒喝聲中,女子身形一動,如同閃電一般,徑直撲向了江陽。

  「好快的速度。」江陽感覺一陣強風襲過,一道婷婷玉立的身形已擋住了去路。

  江陽停住了腳步,發現眼前的少女年約十八九歲,俏臉含冰,縱是殺意瀰漫,依然絕色傾城。

  「醜八怪,你看到了什麼?」方尋雁臉色冰冷,聲音低沉的盯着江陽,殺機外露。

  「該看的,不該看的,都看見了。」江陽淡淡說道,他可是一個實誠的人,不說謊話。

  「啊!?我要殺了你!」方尋雁氣的臉色鐵青,腰身顫動,顯然怒極。

  她冰清玉潔的身子從來沒有被第二個人看過!今日這醜八怪居然敢偷·窺她洗浴,而且直到現在,眼神還在她身上來回掃射,最可惡的是,這醜八怪還一副風輕雲淡,無所謂的模樣。

  嗡!

  方尋雁雙手微微一震,泛起了一層淡淡的青光。

  「這是……」江陽被嚇了一跳:「這至少是罡氣境了吧?」

  根據江仙殘留的記憶,這女子至少是初入罡氣境界的武者,否則絕對無法將元力外放。

  元力,是武者修鍊出來的力量,可崩山裂地,拳鎮山河。且,與無聲無息的神魂之力不同,元力會根據功法的屬性,呈現出不同的顏色。

  方尋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