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悍婦遇到孝子》[當悍婦遇到孝子] - 8、銀子

呷的三斗醋、做的孤孀婦。守寡豈是那麼好守的,更何況是望門寡,既沒和夫君在一起過過日子又無兒女傍身。黃er奶奶聽到黃娟的話也嘆了聲:「五嬸守了這麼多年的寡兒子爭氣得了牌坊,出外誰不敬着誇着,只怕……」

後面的話黃er奶奶沒說出去,黃娟往黃五嬸家門口看了眼,那兩扇門關的緊緊的,方才雖只驚鴻一瞥,也能瞧出黃景容色憔悴一身素服,哪還是去年看到的那個溫和恬靜的女孩?黃娟的手緊握一下:「若以後有個什麼,我定不會讓靈兒年紀輕輕就守寡的。」

黃er奶奶笑一笑,接着道:「小姑,有句話我不知道當不當問你,你哥哥已經去世,我這個嫂嫂你是知道的,素來沒主見,你若再往前走一步我並不會攔你。」此時二人已進到家裡,丫鬟端上茶,黃娟只接了茶在手不說話,白瓷杯里的茶色如同嫩蔥一樣新綠可愛,聞起來也有一股淡淡清香。本地出好茶,這茶也是黃娟喝慣的,可是今日這杯茶卻怎麼也喝不下去。

黃er奶奶見狀忙道:「小姑,我並沒有趕你走的意思,說起來你在家中,我心裏還安心一些,只是你今年不過二十三歲,下半輩子還長。」黃娟把杯中的茶一飲而盡笑道:「再走一步又如何呢?嫂嫂,天下好男兒又在何方?」

黃er奶奶伸手覆住小姑的手:「你是再嫁,可仔細挑清楚了。」這安慰的話讓黃娟勾唇一笑:「當日娘也說過,林家是門好親,男人有禮公婆都沒了一過門就當家作主,再說黃林兩族也是知根知底,可結果如何呢?總要和人相處久了才能曉得這人如何。」

黃er奶奶嘆了口氣就道:「你既如此想我也就不勸你了,你侄兒也是個乖的,等他成了親,有了孫子我就該含飴弄孫,到時還是像現在這樣一起說話。」黃娟也笑了。

林家所居的村落和黃家所居的村落相隔不遠,林四嬸她們已經到了林家門口。靈兒被林四嬸抱下車,瞧着熟悉的大門,靈兒眼裡閃過一絲害怕,這絲害怕落在林五嫂眼裡,不由往地上吐了口吐沫:「也不知道那個黑心肝的是怎麼對待的,竟把這麼個孩子嚇成這樣。」

林四嬸的唇抿緊,牽住靈兒的手也更緊一些,低頭對靈兒道:「別怕,有嬸婆呢,嬸婆會護着你。」靈兒乖巧地點頭,見靈兒這麼乖巧,林四嬸的心更軟了。

不等上前敲門門就已經打開,趙氏扶着個丫鬟嬌嬌弱弱走出來,瞧見靈兒笑得如沐春風一般,身子擺的如風中楊柳:「靈兒,你回來了,這些日子我惦記着你,吃睡都不香。」林四嬸就像沒瞧見她一樣,牽着靈兒就走上台階,趙氏臉上的笑全凝在了臉上,忙又對林五嫂道:「還要多謝五嫂子替我去接靈兒,本該我親自去接的,只是……」

林五嫂身份擺在那裡,總算敷衍了一句:「不是聽說你有孕了,就別跑了。」趙氏臉上的笑容這才舒展開,那句應當的還在喉嚨里沒說出來就見林五嫂徑自進了院子,竟沒有一個把自己放在眼裡,趙氏臉上閃過一絲怨毒,看着指揮着丫鬟們把車裡東西抬下來的張媽媽,好,讓你們先得意幾天,等進了這門,下人終究是下人,哪有不聽主人使喚的理?

那絲怨毒被張媽媽看個正着,怕什麼,現在和原來並不一樣,不在趙氏手裡討針線,誰會害怕她?張媽媽和兩個丫鬟抱着扛着把東西送到靈兒屋裡時候,林四嬸早帶着靈兒在那四處瞧着,這屋裡的東西又被從趙氏房裡搬出來,林四嬸東摸摸西看看,瞧見張媽媽進來忙道:「你過來瞧瞧,這些東西可都是靈丫頭原先的?」

張媽媽把手裡包袱放下才上前仔細看了會兒又摸了摸才垂手道:「小的瞧着倒和姑娘原來的東西一樣,件數瞧着也不少,只是當日還有五十兩銀子和些首飾衣料沒看見。」趙氏在旁聽的要氣死,見林四嬸瞧向自己,忙假笑着道:「也是侄媳婦糊塗了,我懷着身子這事是讓別人做的,誰知他們把東西抬回來了,那些細軟……」

林四嬸已經冷冷開口:「不管怎麼說這是你管教下人不利,不找你賠要找誰賠?」說著林四嬸問張媽媽:「那些首飾衣料大概值個多少銀子?」張媽媽是早曉得靈兒的首飾衣料是多少,但還是裝做仔細思索一下才開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