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悍婦遇到孝子》[當悍婦遇到孝子] - 5、盤算(2)

商量,再說自己這番做作不就為的給兒子爭產業?

  少女喚進丫鬟扶着汪太太重新躺下,又拿了藥丸服侍汪太太服下,聽說汪太太又犯病了,汪枝忙過來問安。汪太太對這個繼子,面上是很過得去的,先說了幾句是老毛病不需他這樣驚慌,接着就道:「大奶奶沒了也有一年,我這一年時刻掛心那兩個孩子,一個五歲一個三歲,這麼小就沒了娘着實可憐,況且你二弟娶親還早,你妹子是要嫁出門的。我又多病這主中饋要人,想來想去你也該尋門親事,一來中饋有人,二來我得了兒媳服侍,這病好的也快些。三來孩子們有了娘疼。」

  汪枝聽到繼母又提起這件事,想了想才道:「媳婦去世之後,兒子想着既已有了兩個孩子,這房也不算無後了,本想……」汪太太此時咳嗽了兩聲,汪枝停下說話,汪太太瞧着他滿面慈愛:「雖說夫妻情深是大好事,但要孝敬我,就該順着我才是,這男人喪妻續弦也算不得背盟。」

  話都說到這份了,汪枝只有點頭道:「既如此,娘挑的定是好的,就全由娘吧。」汪太太這才露出欣慰的笑,心裏卻冷笑,那個黃家姑娘,既然敢和前夫家說離,定是個潑辣姑娘,況且天下繼母容不得前房子女的盡多,到時瞧着她把那兩個孩子一個個磨死,那時自己再出面以她悍妒之名休了她。到時長子定會失望不會再娶,既沒了孩子又不再娶,那分家之說就永不會再提起,那些嫁妝自然也是自己兒子的了。

  想到這裡,汪太太面上的笑更加欣慰,汪枝還當自己答應另娶讓繼母十分欣慰,忙又說了幾句好聽的這才離開上房。

  這頭汪太太讓人打聽黃娟的身世性情,那邊林家人已重新找上黃娟,這次沒有像前幾次只派了幾個下人來,這次是林三叔公帶着林世安還有林家大伯一起來的。既有長輩來此,黃娟也不好再請他們吃閉門羹。

  黃娟侄子年歲還小,黃娟請了素來還有來往的二伯在旁幫着陪客,自己出來見林家的人。瞧見黃娟,林世安坐在座上頓時有些坐立不安,人人都誇她能幹,可是誰也不知道她內里是什麼樣子,想着趙氏這幾日說身上又有些不好,林世安恨不得幾拳往黃娟身上打去,可瞧着三叔公那責備的眼,林世安也只得乖乖坐下。

  黃娟先行了禮,三叔公哈哈一笑:「侄孫女不要這麼多禮,我聽說重孫女的病已經好了,這些日子多累你了,只是總是我們林家的女兒,在黃家暫住些日子也不怕,可住得久了難免有人說嘴,今兒我帶着人過來,一來是給你賠情,二來呢是想她接回去。」

  這伸手不打笑臉人,黃娟也笑笑道:「三叔公這話本是實情,只是三叔公也曉得林家現在是什麼情形,聽說那頭已經有了孕,我想着,乾脆等那邊生下孩子,孩子再大些我再把女兒送回去,這樣一來呢讓那頭無需為靈兒煩心,二來呢……」

  不等黃娟說完,林世安已經嚷起來:「胡說,這生孩子再到孩子稍大些,只怕都能出嫁了,不行,不能答應。」黃娟斜眼瞧前夫一眼,這才淡淡地道:「你不是心疼趙氏?怕她勞累,我特地把女兒帶回來自己教養,不就不用趙氏勞累了,你還不高興?」

  林世安被黃娟堵住,只得對三叔公道:「三叔公您瞧,她又是這樣強詞奪理。」三叔公見這個侄孫子還是這麼不懂事,氣的鬍子都翹起來,但現在不是教訓他的時候,瞪他一下道:「好好坐着,這還有我們呢,你跟着嚷什麼?」

  林世安瞧一眼黃娟,只得乖乖回到位子上坐好。黃娟唇邊現出一抹冷笑,接着就道:「三叔公,俗話說的,有後娘就有後爹,瞧他這樣子,也不會再心疼靈兒,倒不如請三叔公做個主,把靈兒給了我,我但凡有一口飯吃也不會為難自己女兒。」

  這怎麼可以,三叔公賠着笑剛要開口,一直沒說話的林大伯說話了:「侄女,趙氏所為我們也有所耳聞,你做娘的惦記着也是常事,但靈兒是我林家血脈,斷不能流落在外。靈兒要回林家你有什麼要求,今日就儘管提出,我和三叔能做主的定會做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