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悍婦遇到孝子》[當悍婦遇到孝子] - 5、盤算

汪太太的眉已經皺起:「老林,叫我怎麼說你?我汪家雖比不上那些大富之家,卻也不是窮到沒飯吃,雖是挑填房,卻也沒有娶個被人休了的回來。」老林身子往汪太太面前坐一下,雙手一拍就說:「哎呀我的太太,這人要不是實在好,我怎敢拿到您面前說,您先聽我說,雖是從那家子出來,卻不是被人休了,是和那家和離。要說起那家,實在也不是個東西,在外被個狐狸精迷了,先是置了外室,這黃姑娘怎受得了這個,於是帶了人打上門。頭一日還好,第二日那狐狸精就叫嚷着肚裏的胎沒了。這家人就嚷着休妻,吵鬧一番,最後說成和離,算是互不相欠。」

  汪太太雖半閉着眼睛,那耳朵卻豎的高高的聽着老林在那掰扯這件事,等老林說完又喝了杯茶才對汪太太道:「那黃姑娘旁的不說,掌家是把好手,年歲也不算很大,當日她嫁到林家還是我做的媒,算下來也才二十三歲,前頭有個女兒丟給男人了。和離時候除了自己嫁妝還有兩百畝地,也算富足。」

  別的罷了,聽到黃娟還有兩百畝地,汪太太的眼皮微微抬了抬,面上卻沒顯:「誰都知道媒婆嘴是信不得的,你說的這麼好,誰曉得這婦人哪裡不賢良才被休?」老林雙手又是一拍:「我的太太,我在這家子來往也十來年了,說句您不愛聽的話,當日您嫁到這家子來還是我和老魏合夥做的媒,難道不曉得我從來不說虛話的?」

  提到十來年前的事,汪太太面上泛起一絲紅暈,接着那絲紅暈很快消失:「好了,你也別表功了,等我讓人出去打聽打聽,要真的好,你再幫我去探口氣。」說著汪太太就喚丫鬟:「老林來這一趟也辛苦了,拿一百錢來給她打酒吃。」

  又多了一百錢,老林站起身來謝了又謝:「太太為人就是好,二爺二姑娘是您生的孝敬您是平常事,大爺也孝敬您才是曠古少聽到的。」汪太太抿唇笑了笑:「盡貧嘴,你還有事我也不留你,等打聽清楚了再請你來。」

  老林接了錢又說了兩句這才喜顛顛走了。汪太太瞧着老林背影消失,面上笑容漸漸收了,從屏風後走出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娘,每次老林來您都讓我在屏風後面聽着,這樣村話我聽來做什麼?」

  看見愛女抱怨,汪太太把身上的縐紗被窩推開瞧着她道:「你啊,真的以為那些是村話?做姑娘的總是要出門的,哪能一輩子做女兒那樣靦腆溫柔。」少女賴到汪太太身上:「娘,您這麼疼我,還有大哥二弟,我出了閣,誰家會對我不好?」

  女兒這樣愛嬌讓汪太太又笑一笑捏一下她鼻子:「你啊,別想的這麼好,就說我……」少女的大眼睛閃一下:「娘,您怎麼了?爹在世的時候對您也很恩愛,爹不在世了,大哥雖說不是您生的,對您也從不忤逆,誰不知道大哥是個出了名的孝子。」

  不提汪老爺還好,一提汪老爺汪太太就有點胸悶:「你爹?哼,我嫁了他十五年,又生了你們兩姐弟,對他從來都是掏心掏肺的,可是他做出了什麼事?不就把我當做一個管家婆子樣的?前頭妻子的嫁妝我都沒摸過,等你大嫂進了門,他倒巴巴地把這些嫁妝都給你大嫂送過去。」

  少女聽到自己的娘又嘮叨這個,眉頭皺緊:「娘,您也說了,那是大娘的嫁妝,讓大嫂管是正經事。」汪太太見女兒不知道自己的意思,伸手往她額上狠狠點了一下:「你啊,真是只知道吃睡和玩,別的都不知道。這家裡,要沒你大娘的嫁妝,每年的進項不過就夠溫飽。等你出嫁後你二弟成親,總要分家的。到時難道我們就看着那大筆的嫁妝都被你大哥拿去?」

  少女不解地皺起眉頭:「娘,那些是大娘的嫁妝,大哥拿去也是平常事,難道我們還要那些嫁妝不成?再說大哥也有子女。」汪太太有些被女兒氣到,早曉得就不讓她和汪枝來往密切,現在她倒好,只會和自己講這些。

  見娘用手摸着下腹,少女睜大眼睛:「娘,難道您又肝氣疼了,快躺下。」汪太太見女兒這麼乖巧,心又軟一些,罷了,她總是要出嫁的,要商量還是要找自己兒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