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悍婦遇到孝子》[當悍婦遇到孝子] - 4、說親(2)

來了。」黃er奶奶笑了:「說來就來,也不知道她給我帶了什麼樣的人?」說話時候媒婆老林已經走了進來,先給黃er奶奶和黃娟行禮才坐下捶着腿:「這大熱天,走了這麼十來里路,腿都跑細了。」

  黃er奶奶讓丫鬟給她倒茶,笑着道:「我還當你是來回前幾日的話,誰曉得你竟是一個人來的,是為了什麼事特意跑這一趟?」老林一口把茶喝乾才對黃er奶奶道:「今兒是去給旁邊景姑娘說親呢,誰知被趕了出來,這才老了臉皮來奶奶這討口茶喝。」

  黃er奶奶的眉頭已經皺起:「哪個景姑娘?這族裡的……」老林被趕出來十分不滿,用手拍一下腿:「這族裡還有哪個景姑娘?不就是舉人的妹子,奶奶您也知道,景姑娘守瞭望門寡也有那麼一年了,恰好隔壁村裡汪秀才去年也喪了妻子,汪太太托我給兒子說門親,我就想起景姑娘來了。哪曉得今兒只說話碰一碰就被你們五太太趕出了家門,還說女兒要守節。要我說,五太太自己守了一輩子,守到兒子成名得了牌坊臉上光彩也是常事。可這景姑娘今年才十八,都沒嫁過去,無兒無女的就要守節,真是。」

  黃娟還不知道隔壁那個景妹妹守瞭望門寡,更不知道她娘還要她守節,低頭沉默不語。老林嘮叨了一會兒這才起身:「er奶奶我先告辭了,您說的那件事,這幾日我都上心打聽着,等過個兩三日一定回話。」

  黃er奶奶讓丫鬟送她出去回身見黃娟低頭不語,嘆了聲道:「要說起守節,像我們這樣好歹有兒有女年紀又大,捨不得兒女不肯再嫁也是常事,可是這守節的滋味難受。五嬸子守了快十九年,怎麼捨得自己女兒又守。」黃娟握住自己嫂嫂的手,這時候說什麼讓嫂嫂再嫁不再嫁那是戳人心窩子的事,畢竟巧娘已經十四,再過幾年就要出嫁。

  老林離了黃家,急匆匆往汪家趕,沒了這一頭親,只怕汪太太也不會喜歡那些再嫁的,畢竟汪家日子過的好,又不是窮人娶不到妻子才會去挑那些寡婦。可是要照了汪太太的要求,這一過門就要管家掌事的,那些在家裡嬌滴滴的姑娘們還真是有些不大符合。

  老林一邊念叨一邊已瞧見汪家的大門,和守門的說了聲就往裏面走,轉過角門進了汪太太的上房就看見汪枝從上房裡出來。老林停下腳步對汪枝道:「大爺大喜啊。」汪枝知道老林是媒婆,也曉得自己繼母要為自己再尋門親事,那眉只是微微一皺點點頭就徑自離去。

  老林已習慣了,和門口丫鬟說一聲就掀起門帘進了上房,汪太太正坐在上面,這樣大熱的天還圍着床縐被窩,瞧見老林就道:「你這老貨這張嘴簡直不能說,答應給我尋的媳婦呢?到現在都沒尋到。」

  老林笑嘻嘻地行了禮這才坐到下方:「太太,您是知道我的,必要尋門特別好的,這家裡大爺雖說人才好、孝心好,可是總有兩個不好,一來是已娶過一房前頭還留下兒女,二來呢……」不等老林說完汪太太已經啐了一口:「左不過是我們家窮的緣故,若真是那樣有錢人家,別說這樣年紀,就算再老上個十來歲,還不是一群人爭着要結親。」

  老林掩口一笑:「太太您說這話就是拿我玩笑了,您這樣人家住的瓦房、穿的是綢吃的是油,服侍的人眼前也站了好一些,這樣還叫窮,那我這樣的人就該死了算了。」汪太太麵皮扯一扯:「好了,你也別和我練嘴,橫豎我這媳婦是要落到你身上。」

  老林收了嬉笑道:「這些日子也到處去尋,只是這肯結親的人家不是窮了些就是寡婦再嫁再不然就是那家教不大好的,這些人家我怎敢往太太您面前放,想了許久想到鄰村黃舉人的妹子,他這妹子去年還沒出門子男的就死了,守瞭望門寡,我覺得正合適要去碰一碰,誰知就被趕出來連水都沒喝一口。」

  老林這樣說,汪太太可想的不同,眉頭皺了下道:「若是這寡婦真的十分好,寡婦也就……」老林一聽這話猛可想到黃娟,心裏不由暗罵自己怎麼糊塗眼前這麼近的人都忘了,忙開口道:「太太您怎不早說,前日還有寡婦托我尋人家,我尋了別家去,現在倒是有這麼個人,只是是從原先那家出來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