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悍婦遇到孝子》[當悍婦遇到孝子] - 3、黃家

黃娟回去時心情比來的時候要好很多,那丸藥吃下去後靈兒的汗發出來了,身上也沒那麼燙。黃娟抱着女兒坐在驢上,不時和春兒說話,春兒曉得黃娟一定會保住自己,心裏放鬆,不等黃娟相問就把趙氏怎麼對靈兒說出。

  聽到趙氏把靈兒的奶媽媽趕走,兩個大丫鬟也被調到她房裡黃娟的唇往下垂,那日離開林家時候,想的已經夠周全。奶媽媽是自己莊上挑出來的人,三個丫鬟也是冷眼選了很久,別的不提,忠心都是一等一的,有她們照顧靈兒,靈兒衣食也不會短缺,誰知趙氏竟直接把人趕走。

  心裏罵了一句,黃娟問道:「那你們四爺沒有說什麼?」春兒沒說話,黃娟笑了一聲,那個男人實在無能,雖然從小喪父,婆婆卻是個能幹人,林家族內人還算寬厚,沒有人趁機算計孤兒寡母的財產。

  只是從小喪父的男子養的未免嬌了些,又有些唯我獨尊,當日婆婆撐着一口氣定親不久就散手而去。剛辦完喪事他就要退親,若不是三叔公他們出來說不能做這樣的事,那時只怕就被退親了。想想嫁他這六年,也不知吵了多少架,再到後來這個趙氏,那時心已經冷了,這樣的男子有何可托,倒不如散了由他去鬧。

  只是捨不得懷裡的嬌兒,靈兒睜開眼瞧着黃娟,露出一個笑往娘懷裡偎緊一些,黃娟看見女兒的笑心裏又是疼又是憐:「我留給靈兒的那些東西也被那個不要臉的拿到她屋裡去了?」當日黃娟離開林家雖帶走嫁妝,但還是給靈兒留下不少財物,這趙氏。

  看着春兒點頭,黃娟的聲音像從牙縫裡擠出來一般:「等靈兒病好了,這筆帳我會和她慢慢算的。」春兒點頭後眼睛又睜大:「可是,奶奶您不是……」黃娟勾唇一笑:「別人不可以,但我不是別人。」

  說著黃娟抬頭一瞧跳下驢:「到了,你先在這住幾天,等靈兒病好再說,一切都有我呢,你別擔心。」這是又給春兒吃定心丸,春兒點頭看着面前黃家宅子,覺得好像比林家宅子還要大一些,門半掩着,有個婆子坐在門口撿着豆子,瞧見黃娟過來忙去接她手裡的驢繩:「姑奶奶您可算回來了,er奶奶聽說您去了林家,在那急得不得了,還在那裡怪小的們沒攔住您,說句不怕姑奶奶您惱的話,小的們實在是攔不住。」

  黃娟把驢繩交給她又指着春兒道:「你把驢牽到後面,叫小廝給它喂水再多添半升豆子,這丫頭你也帶着下去,先讓她跟你安置。」婆子已經看見黃娟懷裡的靈兒,還想再說話黃娟已經交代下來,忙點頭道:「是,是,小的知道,哎,怎麼會有那麼心狠的人,表姑娘這樣花一樣的人,這才幾天就瘦成這樣。」

  黃娟只是把靈兒再抱緊些沒有接那婆子的話,一手拿着藥包要裏面走。看見黃娟進來,在樹下的一個丫鬟急忙迎上來:「姑奶奶您總算回來了,方才er奶奶要遣人去林家尋您,又怕您出什麼事,都快急成熱鍋上的螞蟻了,還讓奴婢在這守着呢。」說著丫鬟就往後跑。

  黃娟微微一笑繞過正廳往後面去,剛過了角門黃er奶奶就走過來,先瞧了黃娟沒什麼事又往她懷裡抱着的靈兒臉上看了眼這才念了聲佛:「小姑,你要去尋林家的晦氣就和我先說一聲,你這樣單槍匹馬地去了,有個萬一我怎對得起地下的公婆和你哥哥?」

  說著黃er奶奶眼圈就紅了,丫鬟已經接過黃娟手裡的靈兒往屋裡走,黃娟把藥包順手遞給個小丫鬟讓她把葯熬出來這才扶着黃er奶奶往屋裡走:「二嫂我曉得你為我着急,可是就林家那幾個人,算得了什麼?」

  黃er奶奶憂心忡忡地望一眼黃娟:「我曉得,可林家要是真那麼講理,你也不會回來了。」進屋後的黃娟把一壺茶喝光了才開口:「這沒什麼,比起我們黃家來,林家的不講理就抬簡單了。」

  黃家在此也是聚族而居,族中頗出過幾個人物,當然也有仗勢欺人之徒。這支偏偏男丁不旺,數代單傳不說,男兒還往往壯年就死去。到了黃娟娘這裡,總算生了兩個兒子,可是黃娟大哥到了五歲還是夭折,只有黃娟二哥成人,娶了媳婦生了兩個女兒後過了數年才生下一個兒子,而黃二爺也沒逃過祖宗的魔咒,前年不到三十就撒手而去。

  指望不了兒子,這支就只指望媳婦,歷代所娶的媳婦都是能幹女子,為的就是要把這支往下傳,只有到黃二爺娶媳婦時看中自己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