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我和朱元璋合夥做生意》[大明,我和朱元璋合夥做生意] - 第8章 男人哭吧不是罪

縣衙後院空地上,一個鐵制燒烤爐正不斷冒着火星子。

朱元璋三人和陳林三人圍坐在燒烤架旁各自烤着自己手上的串串,只是毛鑲老是盯着小蘭和大傻。

意思很明顯,下人怎麼能和主人坐在一起?

可陳林卻沒有一絲讓兩人起身的意思,反倒是時不時將手中烤好的羊肉串遞給小蘭。

至於大傻,身高臂長的,總是能在朱元璋那邊搶到即將烤熟的羊肉串,氣的朱元璋臉色通紅,可又不能說什麼,你總不能跟一傻子置氣吧。

只能一口氣抽干一大杯冰鎮啤酒,然後凍得後腦勺直抽涼風。

「國公爺,這冰啤可不興這麼喝,您年紀大還是別跟年輕人拼酒,來,李公子,咱們幹了。」

朱標憋住笑和陳林碰杯,然後兩人一陣噸噸噸,看的朱元璋更生氣了。

「這就是你說的啤酒,早上所謂的視察作坊就是搬幾桶這種酒回來?」

「我看你就是假借視察的名義,公然索賄,說,你是不是還收作坊錢了。」

我去,這老貨真不知好歹,老子請你喝酒,你竟然這麼說我。

不等陳林辯解,小蘭先不願意了:「國公爺,你怎麼能無端揣測誣陷我家公子呢,這啤酒作坊又不是私人的,都是縣裡的產業,公子有必要自己賄賂自己嗎。」

「沒有知情權就沒有發言權,不知道事情真相不能亂說,知道嗎?」

然後小蘭又輕聲嘀咕道:「這麼大年紀,如此簡單的道理都不懂。」

「大膽!」

毛鑲很適時的跳出指着小蘭,大傻則是甩掉壞中的啤酒桶,擋在陳林和小蘭身前。

「大傻不得無禮。」

朱標也讓毛鑲稍安勿躁,不過這縣令的侍女也確實太無理了。

朱元璋被說的面紅耳赤,自己都快六十的人了,竟然被一個小丫頭教訓,還被說的無法反駁。

關鍵是這丫頭說的道理還真就那麼回事,沒有知情權就沒有發言權,至理名言啊。

見朱元璋臉色不善,陳林趕緊讓小蘭去拿食材,這丫頭最近是越來越肆無忌憚了,不僅對自己動手動腳,現在更是敢懟當朝國公,真是不知者無畏啊!

「國公爺您別生氣,來來,咱試一下新的吃食。」

接過小蘭端出的一大盤金黃色的棒子和一些土紅色的大疙瘩。

「國公爺您認得這兩樣為何物嗎?」

朱元璋見有台階下,現在不下更待何時,就盯着兩樣東西捋着鬍子。

曹,這台階他不認識啊…

他看向朱標,發現朱標也是一臉疑惑,還好陳林這小子還算識相,馬上就說出了答案,緩解了尷尬的氣氛。

「這是玉米,這是紅薯,都是下官在西洋商人手上獲得的糧食品種,產量很高哦!」

這可是陳林用兩個月工資換來的超級玉米和超級紅薯,不怕各種病蟲害,生長周期短,產量變態高。

可惜沒有出現馬鈴薯,不然就是三大高產糧齊全了。

至於加班獎勵,則是數量翻倍,兩樣種子各有兩千斤,已經在句容縣收穫一季了,第二季也已經馬上要成熟了。

為此,他還特地去外縣招收活不下去的佃戶和流民,將原本無法種植的貧瘠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