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海梟》[大明海梟] - 第2章:跟他們拼了(2)

二狗子扭過頭來衝著鳥頭咧嘴一笑,鳥頭卻面無表情地再次夾起四根白羽。
天上只有月光,哪怕萬里無雲月光也只能帶給密林中些許光明,使得一切看起來都是毛茸茸的,尤其是被枝葉所遮蔽的地方,就更顯得昏暗無比。
依附於樹榦的方傑連呼吸都不敢重了,七八個火把已經形成半弧形將這裡包圍,還不知有多少倭賊。
「他們來了,殺!」
鳥頭的性格最為剛猛,雖是弓箭手卻沒有半點藏身於後的覺悟,反倒是打響了「第一槍」。
「嗖」地弦動,密林中幾乎同時傳出慘叫,不知道是那個倭賊倒了霉。
「來呀,老子皺一下眉頭,就不是男人!」
鳥頭的首戰告捷刺激着本已經陷入亢奮的二狗子,長矛在他手中微微顫抖,原本鏽蝕的矛頭此時竟然有些放光,哪怕這光芒微弱的幾乎難以察覺,卻帶着一絲寒意,還有無比的決絕。
「八嘎!」
方傑熟悉的鳥語聲傳來,已經重新扣弦的鳥頭二話不說鬆開三指,弓弦「嗡」地將白羽送向林中,然而瞬息後卻傳出「咔嚓」一聲輕響。
層層疊疊的樹榦沒有擋住鳥頭的白羽,也擋不住一抹寒光,在一個佝僂身影手中火把的照耀下,一雙鹿角漸漸跟在寒光後冒出來。
那是個幾乎全身包裹在皮甲里的武士,尤其是頭盔兩側一尺長短而且分叉的鹿角看起來最為喜劇,但方傑和林石破等人都笑不出來,因為他們都清楚,普通的倭賊可沒有插鹿角的資格。
「殺!」
鳥頭箭法雖說不弱,但畢竟只是弓箭手,被敵人欺近便容易陷入弱勢,所以他不得已地後退一步,而站在他左側的二狗子長矛一挺就迎上從側面樹林中跳出來的倭賊。
這倭賊僅有一件皮革背心,也不知道刷了什麼顏料所以烏漆墨黑的,空了的刀鞘在腰間晃蕩,只及膝蓋的皮圍裙下是一雙打着綁腿的赤腳!
長刀劈中鐵質矛頭,炸開一蓬火星,二狗子和那倭賊的力氣都不小,一招之後齊齊退後,二狗子竟然比那倭賊還要少退一步。
「哇呀呀!」
迎戰二狗子的倭賊橫刀瞄了眼刀鋒,口中怪叫着再度撲向二狗子,那帶着鹿角頭盔的倭寇小頭領一雙陰騖的眼神則是盯上了穿戴整齊的林石破。
不過當他發現林石破手中連兵刃都沒有時,眼底就閃過一絲不屑。
「你們還是投降吧,我的船上還缺幾個擦甲板的奴隸!」
半生不熟的大明官話從鹿角口中鑽出來。
鳥頭等人臉上齊齊變色,包括方傑在內心中固然是義憤填膺,可此時士氣和冷靜同樣重要,這種小規模遭遇戰哪怕只是某一個人出現小小的失誤,也很有可能導致全軍覆沒!
「殺!」
放箭的同時鳥頭口中發出一聲低喝,二狗子沒有理睬那鹿角,徑直揮矛上前跟剛剛那倭賊戰成一團。
鹿角武士一刀橫切將羽箭盡數掃落,大踏步沖向鳥頭。
面對動作敏捷的鹿角武士,鳥頭只能一退再退,直到脊背頂上方傑所在的大樹,他沒有放下手中的弓箭,不時挪動的箭頭讓其他逐漸圍攏過來的倭寇不敢輕易沖向他。
鹿角武士停下了腳步,他並不在意跟手下奮戰的二狗子,他也不再去看退到一角的鳥頭,冷冽的眼神只是盯着林石破,好似想要用眼神讓林石破屈服。
「我」
林石破終於還是開口了,他不得不開口,被明晃晃的武器對準,別說他赤手空拳,就算有寶刀在手他能戰么?
敢戰么?
蒼白的臉上終究擠出一絲諂媚的微笑,林石破緩緩舉起雙手表示投降,可就在他準備走向鹿角的時候,卻被鹿角的一聲大喝止住了腳步。
「跪下!
大明豬,你只有跪下才有資格跟主人說話!」
鹿角的神情很倨傲。
他有理由倨傲,滿編五十六人的明軍總旗跟他率領的二十來個倭賊正面撞上,虧的大明人還有二十來桿火器,可除了第一輪發射放倒三四個人後,這些火器就再沒有響起來過。
林石破的雙腿在顫抖,換成平時他真有可能投降,然而眼下牽扯到他兒子的性命,對於林石破來說,兒子是超過一切的存在。
總旗被倭寇打散了,林石破的鳥槍和腰刀也在潰退中丟了,林石破的內心很矛盾,他不想死,如果向倭寇下跪投降可以保證兒子性命的話他不會猶豫,可是以他對倭寇的了解,殺光搶光燒光才是倭寇們的風格。
想要救兒子,擺在林石破面前的道路好像只有那麼一條
「我跟你們拼了!」
忽如其來的一聲大喝將眾人眼神吸引過去,只見二狗子的長矛透過那倭寇的胸膛,自己也被倭寇一刀劈在肩膀上,半個身子為鮮血所染透!
「八嘎!」
林中出來的倭寇們怒了,誰都能看出被穿胸而過的倭寇活不了,同伴的死去讓這群倭寇暴躁起來,那鹿角一聲怒吼,「鏗」地一聲抽出腰間寶刀,從二狗子背後狠狠的劈了過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