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海梟》[大明海梟] - 第2章:跟他們拼了

「壯士雖然武功高強,但還是跑吧。」
見方傑只是喘,息不理睬自己,林石破沉默片刻後心思又回到逃命這個核心問題上。
「跑?」
劍眉蹙起,方傑眼神上下打量林石破,他的這個舉動這讓林石破再度尷尬,畢竟他是正兒八經的衛所軍士,而且還是小旗,遇上倭寇不主動迎戰已經很丟人,還催別人逃跑,這臉皮簡直就是丟到姥姥家去了。
「往哪兒跑?」
武士刀在方傑手中挽出一個刀花。
兩人前面就是高,聳的懸崖,極度險峻,哪怕就是攀岩經驗豐富的方傑——他好像就是從上面掉下來摔死的。
上山無路,背後則是漸漸圍攏的倭賊,方傑瞥了眼已經斷氣的倭賊,將手中的武士刀遞向林石破。
「殺?」
林石破低下頭不去接刀,喏喏而道。
「你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嗎?」
方傑沒有直接回答林石破的問題,望向林中開口道。
「你能聽懂倭話?」
「嗯。」
方傑點點頭,臉色卻是無比難看,「他們在說,要掉頭回去屠村。」
「屠村?」
「屠村!」
「我兒子」林石破的眼神一下子直了,茫茫然沒有了焦距。
「壯士,你一定要救救我們,救救我兒子!」
所謂病急亂投醫,沒了思緒的林石破,回過神來後就只有不斷的苦苦哀求,或許在他看來,能夠聽懂倭話的方傑,會有法子。
方傑很為難,他不是萬人敵,對眼前的情形也都是一抹黑。
他很想告訴林石破,「我也是個普通人,我不是上帝也不是神仙啊!」
林石破誤會了方傑的沉默和遲疑,他以為是默許,所以趕緊開始介紹情況:
「他們圍了漳州府,周村的這些倭寇只是他們分派出來劫掠的。」
「這怎麼可能?」
方傑瞪着一雙眼珠子,仍然無法想像包圍一個府地需要多少人馬,印象中沒個十萬八萬怎麼好意思說是「圍城」?
事實上倭寇沒有這樣的數量,只是眼下林石破根本沒時間跟方傑細說,就在這當口裡林中又冒出來兩個人影。
他們身上的裝束看起來比林石破更破舊,甚至可以說是破爛,只不過好歹手中還有兵刃——長矛,弓箭。
「鳥頭,二狗!」
林石破的聲音有些顫抖,但在方傑眼神示意下,他還是衝著兩人招了招手。
「小旗?」
背着長弓的是鳥頭,他淌滿汗珠的臉上有道明顯的傷疤,像是被弓弦所傷,細而長,看上去很猙獰。
「你們趕緊來見過方壯士,方壯士能聽懂倭話,他說」已經六神無主的林石破趕緊把方傑給拉出來。
「方壯士?」
「我在這裡。」
方傑乾咳一聲從陰影中走出來。
顯然他的裝束顯得古怪了一些,但二狗和鳥頭視線最終還是匯聚到他手中染血的木矛和腰間的武士刀。
只有勝利者才能獲得戰利品,也只有手染倭寇鮮血的勇士才值得人尊重。
「兩位,時間不等人,剛剛倭寇的確是說,他們要掉頭回去屠村了。」
「那他們應該是分了兵。」
持弓的鳥頭並沒有第一時間否認方傑,而是皺着眉頭開口,相比起膽小如鼠的林石破,方傑覺得這個鳥頭更像個軍人。
「先把追上來的幹掉,然後再說。」
方傑這個決定讓林石破眼巴巴的,他怕死,又擔心倭寇屠村會危及他兒子,可要他說出個法子來,他又完全沒主意,只能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方傑和鳥頭身上。
「好,跟倭賊拼了!
林小旗,這次你可不能再跑了。」
「我我不跑就是!」
林石破顫顫巍巍的站起來,卻始終佝僂着腰,就像是長了痔瘡。
「準備吧。」
知道林石破德性的鳥頭將箭囊插在地上,順手整理着一根根羽尾。
二狗子則擋在鳥頭身前,兩眼不斷地掃視着密林。
密林里的火把在向這邊移動,而原本一直在逃竄的那些身影,有那麼幾個像鳥頭和二狗子這樣停下來,轉身迎上火把,也仍有繼續頭也不回逃竄的。
慘叫聲不時響起,回到樹上的方傑站得高所以看得遠,停下腳步的明兵顯然不是倭寇的對手,偶爾會傳出慘叫,更多的怕是連叫都叫不出來。
這種戰鬥力上的巨大差異讓方傑想不明白,更多的還是緊張,他現在無法確定二狗子和鳥頭能殺幾個倭寇,他只能在心中默默估算那些火把移動的方向和速度。
第一個火把從密林里出來的時候,鳥頭右手微微一動,「嗡」地一個長聲後火把落地,仰面朝天的屍體胸膛上插着三根白羽。
「厲害!」
即便是以方傑的視力,剛剛也沒能看清鳥頭是如何將手中四根白羽接連射出,速度之快甚至就連弦動聲都被串聯了起來。
「漂亮啊,鳥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