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海梟》[大明海梟] - 第1章:不可能的世界(2)

不知道老天是沒聽到他的祈禱或者是聽到了卻故意跟他過不去,總之下面那個氣喘吁吁的高大明軍不偏不倚地向方傑所在的位置跑來,最後就停在方傑的腳底下,背靠樹榦大口喘,息着。
「幸好老子跑的快,直娘賊的,這是要命啊。」
嘀咕聲清晰的傳入方傑的耳中,此時兩人間只差着兩三米,這點距離讓方傑不得不屏住呼吸,甚至就連心跳都要強壓下去。
「要萬一被發現了」
不是他沒有同仇敵愾之心,實在是到現在為止都沒有搞清楚狀況。
林中的慘叫聲仍不時傳出,其中還夾雜着一些碎語,順着帶血腥味的夜風送到方傑耳邊,讓人腿肚子不由自主地顫抖。
那些碎語換個人來未必能夠聽懂,但巧合的是,方傑正好學過這門語言。
「我又宰了一頭。」
「該死的大明豬,一個比一個跑的快!」
「大明豬太多,我想回去玩花姑娘」
「又一個人頭,白銀二兩!」
「倭寇!」
莫名的怒火沖淡了緊張,確定林中那些人的身份無疑也佐證了方傑的判斷,穿越到明朝已經是毫無疑問,眼下這個局勢顯然是穿越後打開的方式有些問題,真不知道要怎樣逃脫這場意外之災。
方傑低頭看了眼樹下的那人,一身明軍打扮卻跑的比兔子還快,這就是傳說中腐敗的衛所?
難怪堂堂大明連一群金錢鼠尾的野人都打不過,難怪要被彈丸之國的倭賊所欺辱!
氣頭上的方傑看見一個手持長刀的倭賊摸黑過來,卻沒有半點通知那個明軍的打算。
匹練似的刀光隨着「呔」地一聲大吼閃現,片刻功夫後兩人打做一團,準確說是那大明士兵被穿着堪比乞丐卻有雪亮長刀的倭寇給逼成了兔子,繞着大樹不停兜圈。
「咔!」
「咔!」
長刀不時砍中樹榦發出脆響,方傑卻聽得頭皮發麻,一刀刀好像是砍在他敏感的神經上。
「我這樣做真的好么?
不!
老頭子說我輩行事當有所為有所不為!」
老爺子的形象忽然在方傑腦海中冒出來,面色一如既往的莊重,軍帽上國徽發出陣陣光芒,刺激着方傑的熱血,在身體里擴散沸騰。
「艹,就算朝廷再窩囊,華夏人那也不是你們這些鬼子可以欺辱的!」
其實方傑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一下衝動起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瘋狂,但他就是罵了,就是做了!
樹下,兜了不知道幾圈的大明士兵終究是被樹根所絆倒,轉身過來就是高高舉起的刀鋒和猙獰的笑容,絕望在他眼底浮現,直到從天而降的一道黑影。
木矛並不尖銳,但藉著重力加速度已經足以刺破倭寇赤9裸的脊背,方傑手很穩勁很足,鮮血瞬間四濺,身架隨之垮塌的倭寇口鼻七竅噴出污血,慘叫不及就兩眼翻白撲倒在地。
力量未竭的長矛貫穿倭寇的身體插入地面,將更多的污血引向大地。
「你你是什麼人?」
「你說呢?」
方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彎腰去撿那把武士刀時,他才發現自己雙手抖的厲害——殺人的刺激他有些吃不消。
或許是因為他一開口就是南京地方方言,這才打消了那大明士兵的警惕。
「多謝壯士救命之恩,嘿,我叫林石破,不知道壯士高姓大名?」
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方傑此時才看清楚林石破的長相,談不上相貌堂堂,但至少五官端正,如果不是一臉的慚愧和膽怯,說不定會更有英氣些。
林石破其實並不是普通衛所士兵,人家好歹是個小旗,而且也不是沒打過倭寇,他左肩後還有個半尺長的傷疤,就是半年前倭寇的武士刀所留。
那一場跟倭寇的戰鬥讓林石破至今難忘:火銃鳥槍的硝煙中,雪亮刺眼的刀光;充斥鼻腔的硫磺味道里,壓不住的血腥。
林石破那時候還只是個普通軍戶,整整兩個衛所一百多人對上不到三十個倭寇,最終竟然是——輸了!
倭寇還不是被他們打跑的,是主動撤退的。
地上躺着四十多個永遠不能再起來的兄弟,還有差不多同樣人數的重傷,像林石破這樣只是背上挨了一刀的,居然是極少數。
從那天起林石破升為了小旗,但也就是從那天起林石破心中存在了一個陰影,一個魔障,一個叫做「倭寇不可戰勝」的魔障。
林石破現在聯想起那場半年多前的戰鬥,恐怕當時那群倭寇就是來踩點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