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www/wwwroot/154.7.7.198/wp-content/themes/book-lite/functions.php on line 2324
大明東宮 第4章 銷毀(2)_Her小說網

《大明東宮》[大明東宮] - 第4章 銷毀(2)

樣都要,我都六歲了不是小孩子了,所以從不做選擇!

這邊的幾人突然看到太子殿下望向自己的表情變得柔和、溫柔且帶着些主動親近的意思。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卻又是說不上來為什麼?只得是停下手中動作放下相當美味的烤羊肉串,站了起來低着頭等待着太子的下文!

「哎,別站着啊,繼續吃,繼續吃,還有很多呢!」

太子的笑雖可愛,但也可怖。這麼點小孩子,怎麼會有這樣的笑容,些微有些假了。

「殿下………」

張松最先耐不住開口,沒說話就是被太子打斷了。

「看來表兄有事要和孤說啊,如此就請隨孤到書房吧!」說著朱厚照就是不顧張松,徑直去了書房。

這邊的張松則瘋狂在心中怒吼「我沒有啊,我沒有話要說啊。」

沒有金剛鑽不攬瓷器活,不打無準備之仗,朱厚照深諳這兩句的內涵。雖然身處深宮但對張家的一些事,他也是清楚。總得來說,沒啥好的地方。

張松一入書房,就是看到了面色鐵青的太子。

「張松,孤問你一個問題?」

「殿下,還請垂問!」

「你是誰?」

「臣是張松。」

「還有呢?」

「臣是……」

「你是中宮之侄,東宮之兄,堂堂大明國舅之子,未來的昌國公!是也不是?」

「啊!」

「孤、問、你,是不是!」

「是~」

「是嗎!」

「不是,不是,不是,殿下,您別聽他們瞎說,臣從來沒有這麼說過啊。沒有啊。」

張松已經跪下了,沒辦法,太子的問話似乎太具有壓迫感了。太子剛剛所說的乃是他與京城中各處遊玩時,或者說是為顯現威風時候所慣說的說辭。

如今,太子知道了,那麼自己乾的一些事想必他也是知道了。所以,他跪下了。

「你倒是乾脆,那麼孤也不揣着明白裝糊塗了。這裡是乾清宮父皇那裡轉來的奏疏,都是彈劾章,彈劾你們張家,你的父親,你的叔叔,還有你和張竹的。父皇沒有處置,而是看在母后的面子上讓孤來處置。但是孤一時不決,你今日正好來了,便是一起參謀參謀吧!你來說,這些奏疏孤該怎樣批複為好!」

顫巍巍的接過奏疏,張鬆快速的閱覽起來。越看心中越是惶恐,他實在想不到啊。這些官員對於他們張家有如此的惡意啊,奪爵,抄家這等說辭都是躍然紙上!

怎麼辦?張松心中百轉千回,思慮不出什麼好對策!

此時,太子說話了。

「想必,表兄也是說不出來吧!孤也一樣,俗話說的好,手心手背都是肉。張家是母后的母家,再是怎樣孤都不好處置的。」說著太子竟然拿過一盞燈來,打開燈罩,將幾封彈劾章一一點燃了。

焚毀奏疏可是大罪!

「所以,孤不準備批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