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血戟》[大荒血戟] - 第7章 崖底孤墳

「我去過母親的陵墓,那地方是一座空墳。」

蘇斬抬頭看着蘇烈,自城主府離開後,他曾到母親林婕墓前祭拜,卻意外發現那竟是一座無骨空冢!

「父親,您究竟要滿我到什麼時候?」

「大哥,斬兒現在也長大了,已經能獨當一面,差不多能告訴他了。」

蘇斬二叔蘇蠡此時開口了。

「唉……」

蘇烈嘆了一口氣,從懷中取出一支尚未雕琢完工的木簪。

注視着手中的木簪,蘇烈稍稍有些失神 沉吟幾秒後,開口說道:

「這木簪是你娘給你雕的,本打算在你加冠之年時為你戴上……」

說道這,蘇烈聲音已經哽咽,沒有在繼續說下去。

他將木簪緩緩放到蘇斬手中,「你娘她的確還活着,只是為父無用,至今也不知道她身在何處!」

得知實情的蘇斬喜憂參半,喜的是母親尚在人世,憂的是沒有半點線索。

「為父無用!」

蘇烈眼眶紅潤,胸中悲痛萬千,就好似一塊千斤巨石壓着。

他恨,恨自己無用!

妻,尚在,自己卻不知其下落,無處尋覓,使得妻兒分離!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他沒有半點責怪父親的意思。

自他記事起,每逢佳節,父親便會拎着糕點到母親陵墓前坐上一天,同母親講最近發生的事。

想到這,蘇斬的眼中不自覺的有淚珠滑落。

蘇斬連忙問道:「當初母親她是怎樣離開的?」

蘇烈搖頭。

「在生下你兩年後的一天,你母親就憑空消失了。」

「憑空消失?」

蘇斬有些難以置信。

「你父親說的沒錯,你母親的的確確就是突然消失的沒有半點預兆。」

蘇蠡徐徐說道:

「那日午後,你母親進房照看你後就再也沒有出來,等到僕人查看時,房裡卻只有你一人,你的母親從那以後就失蹤了。」

聽到這話,蘇斬怔怔有些失神,扭頭看向蘇烈。

「二叔說的都是真的?」

蘇烈點頭,猜到了蘇斬心中所想,連忙補充道:

「斬兒,你母親絕是非棄你我父子而去。」

蘇斬沒有說話。

只是心中想不通,若真不是要拋父棄子,又為何要不告而別?

此時,蘇家眾人也紛紛開口。

「你斷不可這樣想你的母親,當初她生你時難產,險些喪命,昏厥之前和產婆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保你!」

蘇家之人看來,蘇斬的母親斷非是那種絕情之人,這其中必有隱情。

蘇斬「嗯」了一聲,他也不願相信自己的母親會是那樣的人。

無人知其來歷,無人知其去往,只知姓名。

自己的母親究竟是怎樣的一人?

看着飽受思妻之苦的父親,蘇斬起誓道:

「父親,您放心,總有一天我會弄清楚一切,將母親尋回!」

「嗯,為父信你!」

蘇烈慈藹的拍着蘇斬的肩。

「時候不早了,都歇息吧。」

夜愈發深,蘇家上下相繼去歇息了,蘇斬躺在床上,若有所感。

翻身下床,來到蘇宅外。

蘇斬淡聲道:「出來吧。」

話音剛落,一處黑暗的角落,一道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