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意濃》[春意濃] - 第十三章 故人一嘆

”五小姐您小時候的房間一直沒動,日日有下人給您打掃呢,老爺說了不許動您房間里的任何東西。 ”陸有涯這一路上喋喋不休,連番得在葉若面前說陸司常的好話,在他的話中陸司常似乎是一個愛女如命的好父親。

葉若懶得聽他扯皮,陸有涯說的話也是左耳進右耳出。陸有涯是陸司常的心腹走狗,不知幫他幹了多少腌瓚事,還沒離開這裡時,葉若很喜歡他,親切的叫他涯叔叔。可是五年前出了那些事之後,她就對陸家對他避而遠之了。

三人正往裡走時,一個穿着藍色小馬甲的小男孩從裏面跑了出來,他似乎沒看到前面有人,一下子就撲在了葉若的膝蓋上。

三人都被突如其來的小男孩驚了一下,倒是陸有涯先反應了過來。他笑着拉過男孩,揉了揉他肉肉的臉頰道: ”小少爺怎一個人跑出來了,你娘親呢。 ”

小男孩奶聲奶氣得道: ”我娘親正要抓我去洗澡,我不想去。 ”

葉若垂下眼,看着這男孩可愛的臉蛋。想不到她離開這裡這麼多年,陸司常又有新的子嗣誕生了,還是個男孩,不知道他的生母是何人,是那個四姨太么。

陸家現在除了這麼一個男孩,就沒有其他男子嗣了。大少爺五年前死去,二少爺出生便夭折了,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新的男丁,陸司常該是寶貝的緊吧。

”姐姐,你是我的五姐姐嗎? ”在葉若思考時,小男孩已經扒住了她的手。因為他實在太矮,只得踮起腳,澄澈的大眼睛看着這個高高的姐姐,在等待葉若的回答。

不知道為什麼,葉若對這個小孩沒有半分厭惡,或許是因為稚子無辜。她蹲下身,輕撫了撫男孩毛茸茸的腦袋,笑了笑: ”是啊,你叫什麼名字? ”

”我叫陸璟軒,偷偷告訴姐姐,只有娘親可以叫的小名哦。 ”說著男孩就靠近了葉若的耳邊,輕輕的說道, ”我娘叫我阿澤。 ”

一瞬間,葉若的眼睛猛地睜大,她一下子拉住阿澤的手,表情變得恐怖: ”你娘叫什麼。 ”

若是旁人叫阿澤,或許葉若聽過就罷。可是這是陸家,誰都知道五年前陸家大少爺陸澤沒了,如今卻有人敢給新出生的少爺取乳名阿澤,她與陸澤肯定有什麼關係。

阿澤被葉若突如其來的怒氣給嚇了一跳,大大的黑色眼仁中倒映着葉若的臉,他害怕的道: ”我不告訴你,你… ”眼前閃過一個水藍色的身影,阿澤掙脫掉葉若的桎梏,朝那個身影飛撲過去。

他邊跑邊用哭腔大聲的叫着: ”娘親! ”他被水藍色的人兒抱起,快速得轉身離開了這個大院。

葉若回頭時,只看見了她的背影,那麼的熟悉卻又陌生。她回過神來,連忙追了上去,衛澈看她跑了出去,也跟着追了上去。

身後的陸有涯嘆了口氣,到底是瞞不過啊。

”站住,你是不是裴蝶! ”

葉若邊跑邊朝着前面的人喊道,在前面飛奔的女人僵了一下身子,卻也沒有停止奔跑,奔跑帶起的風讓地上的草也不自禁的晃了晃。

衛澈看了一眼女人跑的方向,他拐進了花園裡,再一躍而上花園的圍牆,跳下去正好擋住了女人的去路。

他銳利的眸子一閃,漫不經心的道: ”沒聽到她叫你站住么。 ”女人被他堵在了他和葉若中間,兩邊是牆,無路可退。

她放棄了奔跑,放下懷裡的阿澤,背對着葉若輕聲安撫着阿澤。

葉若慢慢停下了奔跑的步伐,她一步一步的走向那個背影,雙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攥成了拳頭,越走近那個身影,身體越控制不住得發抖。

女人似乎是下定了決心般轉了過來,熟悉的臉龐呈現在葉若的眼前,水藍色的長裙在風中輕輕搖曳,額角散落的髮絲在眼前搖晃,裴蝶露出了和五年前一樣的笑容。

”若若,好久不見。 ”

葉若獃獃地看着裴蝶,她還是和五年前一樣美麗,卻沒有那時候的純凈笑容,如今的她眸子里含着別人看不透的意味,她已經豎起了所有的刺。

淚水毫無預兆得滴在地上,葉若才發現自己竟然哭了。往事多是讓人浮想聯翩,最後多是感傷,她胡亂的擦了擦臉上的淚痕。

”裴姐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