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意濃》[春意濃] - 第十一章 入住陸宅(2)

>陸司常吹了吹鬍須,笑了起來,泛起滿臉的褶皺: ”當然,只要你答應我和衛楓見面,和衛家定親,我就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你。 ”

葉若氣的笑了出來: ”定親?我的婚事你也配做主? ”

陸司常高深莫測得笑了一下,他想到了另一個籌碼。

”那你知道,裴蝶在陸公館裏么。 ”

葉若驚愕的僵在原地,裴蝶,哥哥的愛人,也是他私奔的對象。當年他們一起跳江後,哥哥的屍身被撈起,而裴蝶卻一直沒有被發現,打撈隊的人都說裴蝶已經餵了江魚。

陸司常看裴蝶也不是陸家人,也就作罷。在之後就是哥哥的葬禮,娘的死訊,連番的打擊讓葉若也放棄了找尋裴蝶。

她激動得邁出步伐,直逼向陸司常皺眉問道: ”你的意思是,裴姐姐在陸府? ”

”看你願不願意與我回陸公館了。 ”

”我和你回去,但是我要帶上我的管家。 ”葉若慢慢後退,她用餘光瞥了一眼在沙發上看着她的衛澈,堅定地對着陸司常道: ”否則,我不會和你回去。 ”

”管家? ”陸司常有些詫異,葉若這些年在葉家老宅打臨工賺生活費,多年拮据。她竟然還有管家?

葉若看他詫異不語,假意惱怒道: ”是媽媽舊人之子,念我一個人孤苦無依,便來幫助我。而你卻置我於不顧,若不是他,我早就死了,你就連這個都做不到么! ”

見葉若又對他敵視,陸司常只想馬上安撫她的情緒,連忙道: ”帶,你只管帶,不管是一個兩個還是十個百個,你帶就是了,莫要再生氣了。 ”

”嗯,明日我來,我要休息了。 ”未等陸司常表態,葉若立刻關上了大門,差點撞到陸司常的鼻子。

陸司常見門被關閉也並未離去,他凝視着房間的門牌,陰險的笑了笑,只要葉若回來,他就又有了籌碼。只不過是對調了下互相成親的對象,上海銀行和將軍府,還是他陸司常的。快意得笑出了聲,他心滿意足得轉身回了陸芊芊的房間,眸子精光一閃。

剩下的,就是勸服芊芊嫁給宋老爺了…

葉若關上門後,情緒仍是波盪起伏。原來裴蝶沒有死,可是為什麼她要在陸府,是陸司常囚禁她了么。

記憶中那個羞澀內斂的裴姐姐,總是帶着盛滿鮮花的籃子,把裏面最好看的芍藥送給她。高大帥氣的哥哥會溫柔的凝視着她,彷彿她就是哥哥的全世界。

為了哥哥,為了裴姐姐,為了娘親,這次陸家,她必須回去。

衛澈沉默的看着葉若堅定的眼神,他輕輕開口道: ”葉若,你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叫我給你當管家? ”

葉若聽到衛澈的聲音才從思緒中抽離,她轉頭看向衛澈,他俊美的臉龐在陽光下異常耀眼,就像早些時候看的話本里的西方神祗。

臉頰微微泛紅,她假裝不在意的道: ”是啊,不然怎麼帶你進去,你之前和那司機,不也說你是我的管家么。就你能說的,我就不能啦? ”

衛澈帶着笑意的鳳眼直勾勾的看着她,似笑非笑的嘴角洋溢着主人目前心情不錯。

”嘴巴倒是越來越利索了。 ”

葉若得意得對着衛澈眨了眨眼,俏皮得笑了笑: ”和衛二爺學的,那是自然利索了。 ”

”你怎麼知道我也要跟着去陸家? ”衛澈乾咳一聲,差點被這小妖精的笑容晃花眼,急忙扯開話題。

”你如今聯繫不了衛將軍,又需要扳倒衛楓。而如今衛楓的目標是我,那我去了,你也肯定會去的呀。 ”

葉若拿起丟在沙發上的披肩絨襖,重新圍了起來,她瞥了眼穿着侍者衣衫的男人,嫌棄道: ”快換下來,明天去陸家,今日就當放鬆一下,你應該還差衣服,我陪你去看看。 ”

衛澈皺起眉,怎麼擅自幫自己決定事情,這女人真是越來越放肆了。

”沒必要。 ”

葉若沒理他,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她拿起衛澈放在桌上的常服,扔給他。

”我在樓下等你,你放心,衛楓出去了,不用擔心被他看到。 ”

說完便把大門一關,外面的走廊上高跟鞋的聲音漸漸變小。

衛澈冷漠得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半晌拿起衣服,開始換了起來。邊換邊在心裏腹誹,他收起之前的想法,她還是那個多事的女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