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不到你》[觸不到你] - 第3章 登場(2)

門的自然就是李夢宇,只見一個個子矮矮的人抱着一個箱子一步一步進來了。

「哎呦,累死老子了,你們都還沒弄呢吧,交那三百塊錢,就可以拿到這些東西,哦,我叫杜雲,你們好。」說著打開了箱子,裏面放着一個盆子,一些零碎的小物件,還有一張購物券。

那哥仨臉對着臉,互相瞅了幾眼,然後獃獃的望着蘇澤,都忘了和杜雲打招呼。

「我靠,你這是猜的?那也不用這麼准吧,這學校是你家開的?」李夢宇和那哥倆都一臉驚訝的望着他。

蘇澤也沒想到這麼准,他猜到了,但沒想到全對,「額……巧合,巧合。」

杜雲剛開始因為沒人跟他打招呼臉上略顯陰沉,聽到他們說得之後,仔細詢問了李夢宇後,恍悟道,「我去,合著我讓人給坑了?」臉上的表情又轉換為痛苦。

剛進來的又是一個新舍友,杜雲,一個小個子,一頭的黃毛,穿了一身嘻哈風,身上的飾品也大大小小的掛着,看起來跟小混混差不多,要不是戴個眼鏡,估計門衛都不會放他進來。

隨着他這一聲驚呼,這間小屋子裡突然出現一陣聲音,上鋪的一個他們都沒有注意到的被子蠕動了兩下。

眾人下意識的往蘇澤這邊靠了靠,隨即喊到,「什麼鬼東西出來!」

剛才蠕動的被子突然露出一個頭說到,「呦,這麼多人啊,你們好,我叫鄭浩。」

「我,我靠,你,他,我……」李夢宇已經被嚇得語無倫次了,那哥幾個也一臉驚恐。

「你什麼時候來的,我怎麼沒看見過你。」蘇澤看着他躺在剛剛自己可以選擇的另外一張床上,自己睡覺這中途也沒聽見有人來,你們這個人?

「我啊,在你睡覺的時候啊,門沒關,當時看你睡得正香沒叫你。」鄭浩說著從被窩裡坐起來看着他們。

驚魂未定的哥幾個嗯啊了幾聲,隨即坐到蘇澤的床上,應該說是倒在蘇澤的床上,看樣子是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這也是這間屋子最後一位,鄭浩,國字臉,本來就不長的頭髮還有一半是白色的,看樣子不像是故意染的,大概就是少白頭吧。

「咱們宿舍這也算是到齊了,互相認識下吧。」蘇澤看着緊張的氣氛提議道。

「我先來吧,我叫蘇澤,東山省安德市。」

「鄭浩,西山省臨水市。」

「李夢宇,南河省宛州市。」

「秦天玉,東山省泰城市。」

「陸明遠,東山省泰城市。」

「杜雲,灰安省古皖市。」

「呃,反正現在沒啥事干,咱們先收拾宿舍吧,反正有四年時間可以認識呢。」李夢宇避免再一次發生尷尬場面提議道。

「好!」眾人紛紛說著。

在這間小宿舍里,眾人忙碌着,為這間要陪伴他們四年的屋子打掃着,收拾着,讓這件小屋子保持他的光亮保持它的整潔。但他們卻不知,現在他們正在做的事情是他們以後幾年裡最不想做的事情。

天色漸晚,他們收拾完宿舍各自洗刷完畢後都鑽入了自己的被窩。

「哎,咱們都是學美術的吧,為什麼會是工學院的啊,按理說不應該是藝術學院的或者人文學院的嘛。」李夢宇鬱悶的說。

「應該是專業的事吧,或者是我們命苦吧,我打聽了一下這個工學院沒幾個女生。」杜雲說著。

「我四百多分上了這麼個學校,我真是悔死了。」

「整個院沒幾個女生!我去,不會全是大老爺們吧,那不成少林寺了。」李夢宇說著表情都扭曲了。

「四百多分!我才二百多分啊。」,這位腦迴路跟常人不大一樣的鄭浩同志先注意的竟然是這一點。

「二百多分!」這個不一樣的男人又再一次帶給了眾人驚訝,女生的事情瞬間被拋之腦後。

「嗯~這應該是個假大學」。

「嗯!不錯,是個假大學」。

「對!肯定是個假大學」。

「是個假大學,嗯~」。

幾個人就跟說相聲似的來了這麼一段,這讓蘇澤不禁一笑,說完他們自己也都笑了出來,終於讓這個小屋子裡的氣氛稍稍融洽起來。

已經忘記了誰先不說了話,也忘記了誰去關了燈,忘記了誰先打起了呼嚕,也忘記了誰夢囈着喊着誰的名字,只記得這幾個略顯稚嫩的少年在這悶熱的夏夜呼吸着,休憩着,熟睡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