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廢柴歷險記》[穿越之廢柴歷險記] - 第8章 走火入魔

經過一夜的謀劃,韓嘯天決定這次的下派審查,就由心腹吳長髮帶一隊,也好趁此機會拉攏人心,將來清理門戶之時,能夠得到多數門派支持。

原本此次審查,是由張廣義與周熬各帶一隊,審查神劍宗管轄的五派十城,其主要目的就是與這些門派打個照面,慰問一下大戰的傷亡情況,其次審查這些門派有沒有虛報人數,或者謊報弟子實力,以此來多領靈石靈藥等物資。

韓嘯天一時間不便更改此次任命,而且也擔心逼急了,萬一張廣義跟周熬突然聯合發難,這時他的勝算還很低,沒有必勝的把握。

於是韓嘯天決定,先從較好說的張廣義下手,周熬的任命不變,改由吳長發頂替張廣義出審,但畢竟這事若直接開口,容易得罪人不說,還會讓人多心,韓嘯天便心生一計,要讓張廣義自己主動提出換人,這樣就堵住了悠悠眾口。

臨近審查前的兩天,韓嘯天提着兩壇酒,來到張廣義房間,看着獨自前來的韓嘯天,張廣義心中疑惑,按理說找他喝酒,周熬怎會不來,必定不是喝酒敘舊這般簡單。

張廣義揣着明白裝糊塗,故意做出驚訝的表情:「宗主深夜到訪,可是好雅興啊!」

韓嘯天連忙打斷,並且謙虛的說道:「兄長見外了,這是四下無人時,不是白天宗廟殿,可莫要再稱呼宗主不宗主了,今夜兄弟二人,只有情誼,沒有尊卑。」

韓嘯天這話就有意思了,並且還有多層深意,張廣義只是不願去爭,但他可不是傻,豈能聽不懂話中之意,不過也只是笑而不語,畢竟韓嘯天是客套話,口中稱兄道弟,他卻不能不懂事,這一點他比周熬強得多,不然韓嘯天也不會先對周熬動手。

張廣義既然明白這個道理,但裝還是要裝一下:「既然敘舊,怎會宗主一人前來?近日這二弟實在太不像話了,與吾等越來越生分。」

張廣義這話是在裝傻,同時也是在暗示韓嘯天,只有他才尊重韓嘯天這個宗主的地位,拉近他與韓嘯天的關係。

韓嘯天解釋到:「兄長莫怪,二哥平日里忙於操之宗門事務,且過兩日還要外出審查,今日便沒有喚二哥前來。」

隨後韓嘯天揭開酒蓋:「大哥嘗嘗,這乃酒門釀製的內供酒,傳聞靈力可比一般酒強數倍,且易醉!」

張廣義為之一愣,周熬過兩日要去審查,說得好像自己就不用去似的,但他沒有表露出來,兩人一番暢飲之後,果不其然,韓嘯天進入了正題。

「大哥即將前去審查,三長老吳長發認為吾神劍宗新建不久,還未得到諸多屬門真心支持,建議此番審查,莫要絲絲入扣過於較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