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抽獎機》[穿越抽獎機] - 第3章 對峙誣陷

「化兄弟,我今天這蔥看着要比往日水嫩不少,來兩束唄。」

「行啊大娘,兩文錢,您再給我兩顆蒜。」

李化來到這裡快半個月了,邊城靠近鄰國,容易混入心懷不軌的人,因此辦戶籍也沒有那麼容易,他就算有英屠戶一家擔保,也得拖到一個多月。

他問過系統,在現實里的時間是不變的,讓他不用擔心。

可是這兒發生的事卻是真實的,一個多月加上趕路半個月到京,那西塗探子說不準都已經把大梁的皇帝給咯了。

再去問系統的時候,發現無人回應了,估計這智障系統又把自己扔這了。

他只好不斷找路子看能否行個方便,先行辦理,可惜一直無果。

還好這時代的文字和現代差不多,英安的小弟英城早些年讀過書,李化便跟他借了幾本書。

練習幾天,正式在殺豬鋪前開了攤,打算先把路費攢了再做安排。邊城路遠,總有外來的思鄉人,李化就靠幫人寫家書賺錢。

為了報答英家,他把這一家的吃喝都包了,一來二去跟菜市場的大爺大媽們混熟了。

「你小子,變着法給大娘送錢呢!」

蘇大娘聽了他的話,笑着責罵他,「這蔥也就一文四,那兩顆蒜也湊不到兩文 年輕人得多存點錢娶媳婦,可不能讓人過門和你過苦日子。」

「蘇大娘,您要是再不給裝上,我可走了。」

李化把自己的菜筐遞過去,這地方的百姓人是好,就是太過熱情了。

想自己作為一個高中生,前幾天賣羊肉的大爺還要給他介紹自家的孫女,給他嚇得連肉都少拿了一點。

菜市場街靠着護城渠一路走,就能到英家所在的巷子,不過李化只是推門,把買的菜往裡邊的栓鎖上一掛,就繞到了附近的春湖酒樓。

見四下無人,他放心地邁進後門。

「您找誰?」酒樓這人多眼雜的地方,李化還沒往裡走幾步,就出來一個小廝,一臉警惕的看着他。

「我找你們酒樓的金先生。」他這話才剛說完,正主就出現在眼前了。

「李弟,你今兒個來怎麼不說一聲,要不是剛好下台休息,我可差點迎不上你啊。」

小廝見這會來的確實是酒樓里的說書先生,這才放心的讓李化進去。

「快快快,李弟這幾日可是又琢磨出什麼新劇目了。」金澤這幾日憑着眼前這年輕人的劇本說書可是賺了不少。

酒樓的老闆想弄到錢,就不止干住宿的生意,還聘人來開台說書,要聽的人付幾文茶位費即可,要是挺累了則直接在樓里休息。

一套服務下來,只要聽書的人多,說書先生的銀兩就不會少。

而這背後的劇本供應,就是李化找的賺錢新路子,要不僅靠寫信那點錢,他連路費都攢不夠,哪裡還能自請給英家買菜。

「金先生,我這回確實是有新劇本了,就是怕您看不上。」

李化話只說一半,剩下的有對方去接,這樣才能談更好的條件。

「李弟的故事哪會不精彩,你且說說,只要是合禮法的,我都…」

金澤忙表自己的誠意,卻被人打斷。

「金先生倒是一門心思用在說書上啊。」

酒館的後門因平常進貨的緣故,常年開着,但也沒有像今天這樣熱鬧,金澤往說話的人望去,竟是城主府的陳管家,後邊還帶了幾個府內親兵。

「金某本來就是靠說書吃飯,哪來的用不用心啊,陳大管家這時前來,可是城主有何要事?」

陳管家持城主令在城中四處辦事,而金澤常年到各大酒館說書,對他這面孔不可謂是不熟悉。

這時一伙人來勢洶洶,金澤有些驚恐。

「確實是要事,不過這事若是解決的快,就還稟不到城主那去,若是解決的慢了,讓城主知道了,那我也…」陳管家的話里都是威脅。

「陳管家您這說的是何事?」金澤不敢怠慢,這就把人往裡邊請。

見他招呼小廝去找酒館主人,陳管家制止他,「前些日子府里排了場戲,本來是為了唱給西塗使者聽的,就是不知道這劇本怎麼會傳到了各大酒館?」

聽陳管家這麼一說,金澤冷汗都冒了出來,趕緊為自己辯解。

「陳管家我這按着劇本來說戲,事先是真的不知會與城主府上的本子一致啊。」

李化在旁聽這兩人一來一往,他心道不好,這事不會最終是扯到自己頭上了吧。

「陳管家,敢問府上劇本是哪位大師寫的,說不定我們能有所線索。」

沒有別的辦法,他又不會遁地逃跑,為了不體驗古代的十大酷刑,李化只能硬着頭皮,在金澤供出自己前開口。

「這位是?」陳管家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看向金澤。

劇本不是巧合,真是衝著我來的,李化聽完他這話,內心頓時確定了。

只要金澤一說出自己的身份,那位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