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抽獎機》[穿越抽獎機] - 第2章 預謀進京一(2)

點初始資金都沒有。」

「再問你個問題,在這國家,我這個身子的原主有戶籍嗎,別就算有了路費,連進出城都沒辦法。」

「本系統致力於培養優秀人才,所以宿主目前遇到的一切磨難都是在試驗範圍內的哦。」

「行了行了,找你沒用。」

李化切斷了和系統的聯繫,開始等待那幾位大漢進來找他。

現在的情況要求他必須從這裡得到點有用的信息,要不到了城裡,人生地不熟的,更是難通關了。

城西,城主府。

「人跑了?」簾後傳來胡城主的聲音,語調低的幾乎聽不出喜怒。

跪在外邊的手下卻冷不丁的打了個寒顫,「大人,事情出了點變故,屬下沒辦法,只能放火,製造成意外,誰知道那屠戶竟提前一日從山裡回…」

話還沒說完,帘子後邊就扔來一個玻璃做的物件,那手下沒敢躲,任由其從身上砸下,碎了滿地。

「大人,那人如今在屠戶家中,我們是否要…?」

「哦?你倒是說說,怎麼神不知鬼不覺的在京里來的那人眼下劫人?」胡珂問他。

「屬下,屬下不知,願大人賜教,屬下定聽從吩咐。」他把頭低到了最下,彷彿胡珂再說一句,就要開始不停地磕頭了。

「是嗎?這玻璃實在好看,可惜成了碎片,落在地上恐沾了灰,依我看就用你的腿先給它擋擋吧。」

「屬…」那手下顫着身子,嘴唇微張,看樣子是還想要說出什麼求情的話來,卻礙於威壓不敢動彈。

一瞬間的刀片飛過,剛還活生生的人徹底躺在了那昂貴的木材鋪成的地板上,上邊的玻璃碎片在衣裳的掩蓋下,全陷入了血肉中。

「城主,屬下來晚了。」剛發出那枚刀片的人從黑暗中現身,不過還是沒引起胡珂的關注。

他嘴裏嘟嚷着,「說是不願意,最後不還得和這玻璃呆在一處…」

這邊,李化等了大半天,終於等來了那幾位大漢,看着那幾張臉,他第一次覺得和藹可親了許多。

「幾位兄弟,我是從京城那邊過來做生意的,不幸在城外遇到一夥強盜,為了奪取貨物,將我家僕人侍衛全都殺光,我千辛萬苦才逃出來,結果就被人綁到了你們家裡。」

怕自己的說辭不夠真實動人,他還拚命讓自己的眼裡含了點淚水,才接着往下說。

「我本想憑自己本事逃出,沒想到卻遇上了大火,多虧幾位兄弟相助。如果幾位兄弟能幫我回到京中,李某必有重謝。」

還好自己平常空閑時間除了遊戲的另一愛好就是看古代劇,要不還真把握不好其中的語氣。

他都如此有條有理,繪聲繪色了,總不至於對方沒有一點反應吧。

就算幫不了自己進京,也該能放自己走了,要不他怎麼有機會去官府辦戶籍。

「大哥,我們就幫幫他吧,這兄弟實在是可憐啊。」

李化看出來了,這是那位把自己敲暈的兄弟。

「是啊大哥。」其他兩位弟弟附和道。

李化一開始以為他們沒反應,這會有了反應倒是讓他始料未及。原以為很難取得信任,結果這一家彷彿都是糙漢外表,傻白甜的心?

讓他想起了水滸傳那些長大黑鬍子的喊宋**哥的場景…

不過能做大哥還是有點警惕心理的,問道,「那你姓甚名誰,家居京城何處?」

「鄙姓李,單名一個化,家處…京城荷花巷。」

李化致力於營造一個落難京城貴公子的形象,這會用詞都文縐縐的,但到了家住何處,他猶豫了。

作為一個穿越過來的人,他哪裡會知道京城有什麼地方,現編的話腦子又是一片空白。

情急下,他報了從李星那裡聽來的邊城巷子名,現代那會各個城市重名的路不少,估計古代應該也有吧?

他只能堵這家人久住邊城,不了解京城的事物。

等他說完,這幾位大漢的眼神卻讓他有些摸不透了,正待詢問,那為首的大哥就摟着他說,「兄弟,我們還真是有緣啊。」

「什麼?」李化疑惑。

「我們妹子的未婚夫婿就住在邊城的荷花巷,原來你們京城也有這名字。」大哥告訴他事情的緣由。

「原來如此,小弟真是和大哥有緣。」

李化給自己凹出一個溫和的笑容,他告訴自己不要着急,先跟他們打好關係,進京的事就更容易提了。

「也不知道我們妹子這未婚夫婿這兩天出門做什麼事了,妹子尋他不到,擔心的緊。」

旁邊的兄弟已經給李化開了腳鏈上的鎖,這會他們的大哥正要帶着他往外廳里走。

住在荷花巷,還有個未婚妻,現在處於失蹤狀態,這設定怎麼聽的有些耳熟,仔細想想,不就是李星嗎?

李化感覺原本就被捆久的腿瞬間變得更麻了,差點邁不開路。

本來想問一問,可是想到要燒死他的火少不了李星裡應外合的功夫,頓時不打算提了,誰知道這幾位是不是要成為李星大哥的人,萬一他們也動什麼心思就難處理了。

略過了這一點,李化和這幾位兄弟聊的很開心,他知道了那位大哥叫英安,二弟叫英定,三弟叫英邊,四弟叫英城。

好記的很,就是老一輩美好的期望,希望邊城安定的意思。

他們那妹妹,則是叫英巾幗,取的巾幗不讓鬚眉,倒是能看出這他們家早逝的長輩希望兒女有所成就的心了。

「安兄,那這段時間就叨擾了。」李化和英安說著客氣話。

「李兄弟放心,在你辦完戶籍前,就在我們家裡好好住着。吃的也別省,我們兄弟幾個平常以殺豬過活,最不缺的就是這個。」

英安雖然當了屠戶,難免臉上顯凶,可本質上是個熱心腸的人。

「就是最近那老三老四的屋被那殺千刀的賊人燒了,報了官也修不了那麼快,他們也過來和我們,得讓你們一起擠擠了。」

「無妨,小弟能有地方住就不甚感激了。」

李化表示了自己的態度,「若是安兄有什麼活計需要小弟幫忙,儘管使喚,就當抵小弟這段日子借住了。」

「我們乾的都是粗活,哪裡用你幫忙,你就安心的住着,不過你這回京路費,確實是個問題。我幫你去了官府問問,看能不能幫忙。」

英安怎麼也不會讓自家客人去幹活,何況李化這兄弟還這麼可憐,小小年紀就遭如此禍事。

「不過這幾年的官府,收颳了一堆,吐出來的少的很。實在不行,李弟你是文化人,乾脆在我們鋪前支個攤子,幫人寫信賺錢,有我們兄弟幾個,也沒人敢來鬧事。」

英安緊接着給他出主意,那臉上滿是真誠。

就算為了任務,有那麼一瞬,李化也不太忍心繼續騙人了。「安兄如此為小弟着想,小弟難以為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