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之白月光竟是我自己》[穿書之白月光竟是我自己] - 第7章 該不會是娶了個美嬌妻吧

另一邊的牧辭也陷入了幻境中,他還沒有睜開眼睛,就聽見顧子書在叫他。

顧子書輕聲道:「夫君。」

牧辭也是驚訝的睜開眼,就看到他坐在一間婚房裡的婚床上,他旁邊坐着穿着婚服的顧子書。

牧辭:「子書。」

顧子書低頭羞澀的道:「夫君,今日是你我的大喜日子,良辰美景不可辜負,這交杯酒不如趁現在喝?」

看着這樣的顧子書,牧辭突然覺得渾身燥熱,縱然他知道這是幻境,但也在不自覺的淪陷,這是他內心深處最想得到的東西,更何況還是身穿婚服滿臉緋紅的顧子書,牧辭不是聖人,他也不想做聖人,他想要顧子書,他想讓他徹底的屬於自己。

牧辭沒有去拿交杯酒,他撫摸上顧子書的臉,偏着頭慢慢靠近,就快要親上的時候,他發現他剛剛給顧子書畫的追溯符感應到顧子書離他越來越遠,他突然清醒,這是幻境,他要快點找到真正的顧子書,不然對方很可能會有危險,牧辭猛的一把推開顧子書,閉上眼睛摒除雜念,再睜開眼時已經回到了白霧之中,他立即封閉五感。

牧辭跑向顧子書的方向,心中擔憂的道:子書,你絕對不能有事!

林夢曦淪陷的太深了,已經沒有了理智,只有在幻境中的幸福感受,她見到了很多的人,她的家人、閨蜜朋友和老師同學,還有,那個驚艷了她三年青春的人。

那個人正捧着玫瑰花在向林夢曦表白,一旁有許多同學在起鬨,這場景的確是林夢曦內心的執念,但她此時此刻面對那個人,她內心是猶豫的,她不懂她自己為什麼不同意?她自己到底在等什麼?

這時,她聽到了一個聲音,在叫她「子書」,她正轉頭看去……

顧子書被牧辭強行從幻境中拉了出來,顧子書發現他正倒在牧辭懷裡,他覺得好踏實,他想起了出幻境前的最後一個場景,是幻境里牧辭在他不遠處叫他的名字,這是不是說明,其實對牧辭是真的喜歡,不是好感和花痴?

「子書,你沒事吧?」

顧子書搖搖頭道:「沒事。」注意到已經過了白霧,「咦,你帶我出來的?」

牧辭解釋道:「嗯,我從幻境出來後就趕過來了,發現你沉迷在裏面,就只好先帶你出來了,然後就將你強行從幻境中拉了出來。」

顧子書急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