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七零年代,偏執狼崽太粘人!》[穿書七零年代,偏執狼崽太粘人!] - 第9章 決心

霞光朦朧的薄紗中,葉家大門咚咚咚響了。

沒等葉宗民站起來,木頭門發出響亮的悲鳴,吱嘎兩聲裂成兩半。

上午來家裡耀武揚威的小兔崽子,此刻哭哭啼啼的躲在老人懷裡。

六個人的面貌很陌生,等走到屋子內,葉嬋才勉強認出來,這是原主的大伯葉宗平,也就是葉老大。

還有在地里陰陽怪氣諷刺原主的大伯母,王貴榮。

護犢子的葉老頭、葉老太。

跟在王貴榮身後的年輕女孩,是原主的堂姐葉小婷。

「老二,原來你在家啊?」

「我們在外頭,你咋不出來?嘖,這破門也忒爛了,一拍就壞了。」葉老大擠進屋,一下子變得狹**仄。

可憐的小屋子,生生塞下14個人!

「喲,開大會呢?那不巧了?」葉老大皮笑肉不笑,隨意坐到空位上,正是葉籽之前坐的位子。

葉枚嫌棄的走開了,幾個孩子都不叫人。

葉老大一家不高興了。

尤其是葉老頭葉老太,意見頂破天了!

他們不喜歡這幾個小娃娃,可小娃娃得敬他們!

「喲~沒教養就是沒教養,看到爺奶不吭聲,跟他們老娘一個德行,私底下沒少說咱壞話。」

葉老太揪住葉池的衣領子,油乎乎的手一碰,衣領子多了幾根手指印。

葉池正襟危坐,不為所動。

老太婆嘰嘰喳喳,跳腳罵道:「什麼東西?起開,給小俊坐。」

手皺皺巴巴,也不閑着,奮力揪扯葉池的衣服。

乾淨的、用皂角洗的衣服,被油糊的像撿來的。

老太婆不覺得害臊,反而很自豪!

以前的人,出門恨不得嘴巴上塗滿豬油,暗示別人自己家今天吃豬肉,有錢。

老太婆一直都記着,只要家裡吃了肉,從不洗手,也不擦臉。

葉老大眉頭一皺,這邊王貴榮已經上手了,左右開弓,一把抱起葉池。

像什麼樣?!

葉宗民站起來,將幾個孩子護在身後,佯裝平和的問道:「你們有事嗎?」

話一說出口,王貴榮叉腰說道:「沒事兒誰來啊?破破爛爛,窮摳搜,來你家吃飯啊?我想吃豬肉,你能有嗎?」

葉宗民:……

於秀梅老臉一紅,氣的手在抖。

王貴榮繼續說道:「我來給兒子討個公道,今兒白天,你家野小子欺負小俊了,你看看孩子哭成什麼樣,都快喘不過氣了!」

老娘一說,葉立俊哼哼了幾聲,躲在葉老太懷裡不露臉。

「我讓小俊催這個月的糧,有錯么?」

葉老太的頭都要點掉了,「小俊孝順啊,幫他娘做點事還被欺負,沒天理啊。」

「你們孝敬二老的東西,上個月根本不夠,我說啥了?我都沒跟他們說!」

「這個月怕你們忘了,好心催催。」

「結果呢?哎呀我的小俊,野小子把你打了,還不敢吱一聲~」王貴榮邊說邊捲起小兒子的褲腿,果真一片紫色,皮開肉綻。

這時,葉老大咳嗽一嗓子,所有人都看着他。

葉老大眯着眼,隨口說道:「老二,本來我也不想把事兒鬧大,可你看這小子孬種,被打還害怕,說出去都被人笑話!我兒子被打,還像個小娘們一樣哭!你說我這個當爹的能不管么?」

葉宗民瞅了幾眼,怎麼瞧都覺得不像被打的。

「那你想怎麼辦?」

「這好辦啊,小俊怎麼受傷的,就怎麼解決!」葉老大一吼。

王貴榮笑着拉過於秀梅,「妹子,野小子呢?咱也不是不講理的人,你說是不是?」

「讓小俊還手,不哭了就行。」

於秀梅不動聲色抽走手臂,「大嫂,賀野被蛇咬了,在大夫那躺着呢。」

王貴榮一瞬間都想好了做白事的時候,她要拿走於秀梅的繡花針。

被蛇咬,躺着……要死了?

王貴榮暗暗竊喜,她只生了兩個兒子,於秀梅卻有三個,這下老天爺看不下去,收走一個!

收走長得最俊的小子,真是老天開眼了!

王貴榮假情假意的勸道:「哎呀,那真是節哀,你要撐住啊。不過小俊也不能白白被打。」

於秀梅看了看葉宗民,『你看清楚這些人的面目沒?咒你兒子死,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欺負到這個地步,還當王八縮頭么?』

葉宗民知道秀梅的意思,問道:「大嫂,孩子玩鬧而已,要不算了?」

王貴榮假惺惺的表情瞬間變臉,厲聲喝道:「我呸,小俊這傷嚴重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