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七零年代,偏執狼崽太粘人!》[穿書七零年代,偏執狼崽太粘人!] - 第7章 離她遠點

葉嬋本以為沒希望,已經在想拿丹藥救人的可行性。

就在這時,葉賀野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挪開屁股,露出底下一條綠油油的小蛇伸長蛇信子。

死掉的竹葉青!

毒蛇!

葉嬋跪坐在葉賀野中毒的腿邊,正要俯首,一隻手攔住她。

「我來。」

齊遇迅速蹲下,吸了幾口之後,將血吐掉,反覆幾次,傷口沒有淤血也不泛紫。

葉賀野也不想小妹幫他弄毒血,但是也不想讓齊遇救他啊!

癱軟着無力的身體,推搡着齊遇,「你走開,我就是死了,也不要……」

「啊!你他媽的!」

葉賀野沒忍住爆了粗口。

齊遇用力擠了一下傷口,面無表情,側身對着葉嬋一臉無辜,「我,我就輕輕一碰……」

葉嬋點點頭,說道:「沒事,你繼續吧。」

一個傷員,一個忙碌,正好沒人在意她從背包里拿解毒血清。

當事人:「……」

葉賀野憋得難,小妹怎麼站在壞種那邊!

齊遇面無表情轉了過來,「對不起,二哥。」

「他媽的誰是你二哥,別喊,受不起。」

葉嬋幽幽的說道:「二哥,你說髒話……」

葉賀野:「……」

小妹到底是哪邊的?!

腿上又是一記刺痛,齊遇撕下一條袖子綁得緊緊的,花里胡哨的給他綁了一個蝴蝶結。

不知是嘲諷他,還是報復他。

葉賀野忍不住罵了出來,「操!」

嘴裏突然咽下了一個東西,像蒼蠅似的卡在喉嚨口,噁心極了。

葉賀野覺得小妹和齊遇就是來搞他的,「呸呸呸,什麼東西。」

他吃的是葉嬋準備的解毒血清。

但當事人並不知道。

記不清從哪得來的,葉嬋只記住小福報說『藥劑可以隨着宿主的想法而改變,服下即可』。

光天化日,她不能直接拿針注射解毒。

正好葉賀野張着嘴,她就偷偷將血清變成一粒「藥丸」丟進去。

林子蚊蟲多,葉賀野只當小飛蟲進了嘴巴,嘔個不停。

被壞種看到自己出洋相,葉賀野覺得比吃蒼蠅還噁心。

他雖然學習不好,但在孩子堆裡頭威風凜凜,齊悅秋算鄰居,跟着他上下學。

齊悅秋沒得罪過他,他也不能把人趕走。

齊悅秋說過無數次,家裡的大哥如何如何不好,如何欺負她,搶她零花錢,還撕掉她的課本,跟齊叔對着干,打傷齊嬸。

村裡的小孩也離齊遇遠遠的,大人不讓他們接近齊遇。

齊遇在村子裏的形象,就是不知好歹的白眼狼,焉壞焉壞。

葉賀野聽得多、見得多,對人的印象也固定了。

殊不知齊家人兇狠又自私,村長管不了,其他人也不敢管,不想被狗屎沾上,只能離狗屎遠遠的。

一傳十,十傳百,就變味了。

葉賀野生氣的想到:小妹不能和男孩子一起玩!他們當哥的都沒這份待遇,他憑什麼?

「……呵呵,不要以為救了我就是救命恩人,可以高高在上指使我做事。」葉賀野氣的發昏,脫口而出的話裡帶成語,他覺得自己變了。

變得有內涵了!

小妹肯定崇拜他!

這麼想到,葉賀野來了精神。

「更不能跟葉嬋玩,懂嗎?否則……」他做了個捏拳的手勢,威脅齊遇。

齊遇倒沒意見,他救人只是順手。

怎麼能讓葉嬋去幫葉賀野逼出毒血呢?他可不想葉嬋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