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七零年代,偏執狼崽太粘人!》[穿書七零年代,偏執狼崽太粘人!] - 第1章 穿書

七月,日頭越發毒辣。

杏灣村正是收割麥子的時候,田野間金黃燦爛。

一個個揮汗如雨。

馮荷花吭哧吭哧揮動鐮刀,臉上笑呵呵。

割完一束麥子,嘴巴得瑟不停,「哎喲,瞧咱這手,老繭子擦屁股都嫌糙,人家身子骨弱,拿鐮刀都要裹一層毛巾,沒點幹活的樣子。」

「等她做完工,天都黑了!」

王貴榮緊隨其後,直起身板,叉腰罵道:「都這麼過來的,就她做不了?」

「上個月 ,她家給二老的糧食,半個月就沒了!」

「當初說好打掉,生下來拖後腿,現在一一應驗了。」

王貴榮罵的起勁,周圍卻突然尖叫。

「嬋丫頭暈倒了!」

「快去喊老葉過來!」

村長瞅了瞅地里的麥子,大步跑向葉嬋。

六十多的年紀,一把背起小葉蟬,吆喝周圍人讓開,「都散了,忙自個兒的去!」

……

葉嬋是被疼醒的。

頭昏昏沉沉,整個人覺得乏力。

「滴~福報系統為您服務!」

「宿主,走完這個世界,你就可以完成夢想啦!小小年紀就退休,人人都會眼紅的哦~」

葉嬋還沒來得及和小系統交流,就被一股力道抱住。

溫暖的氣息籠罩葉嬋,天然的親近感油然而生。

「宋大夫我閨女怎麼還沒醒?」

於秀梅一心只有閨女,根本沒注意村長也在,哭道:「我媽也是倒在地裡頭,再也起不來了……嗚嗚嗚,我不能失去閨女……」

說完,抬頭髮現村長一臉褶子盯着她看。

宋大夫嘴角一歪,將手裡的針頭處理好,拍了拍白大褂。

早聽說老葉家媳婦愛女如命,百聞不如一見。

宋大夫拿了體溫計,又擱在葉嬋腋下放了一會兒給於秀梅看。

「這都什麼跟什麼?」

「你自己看看,比高燒還厲害,能不暈倒么!」

「她這是曬的中暑,身體素質本身就差,體力跟不上。已經打過針了,休息會兒就可以接回家。」

於秀梅湊到溫度計前邊,眯着眼細看。

這東西有用嗎?會不會壞掉了?

好在葉嬋這時候睜開眼,恰好引開於秀梅的注意。

否則宋大夫不知道怎麼解釋這裏面的道理,照課本上的背,於秀梅聽不懂;讓他通俗的講,他不會。

於秀梅摸了摸閨女的額頭,燙的能攤煎餅!

天煞的老東西!

這麼熱的天竟然讓嬋兒替堂哥做工!

十五歲的男孩,分明可以割更多的麥子!偏生要一個小丫頭去!

葉老大的孩子是孩子,他們家的寶貝疙瘩難道不是葉家的孩子嗎?!

菩薩保佑,菩薩保佑,千萬要保佑嬋兒平平安安!

於秀梅心疼的要死,恨不得自己替閨女承受痛苦,今早去隔壁村刺繡,一回來就聽到閨女進衛生所的事兒。

衛生所在她眼裡,等於要把人「送走」。

小心翼翼地問葉嬋:「難受不?想喝水嗎?媽給你拿。」

葉嬋顫了顫睫毛,沒吭聲。

於秀梅以為她難受不想說話,轉身去開水間倒水去了。

村長早就回田裡繼續割稻子,宋大夫忙着學習。

病床邊沒了人,葉嬋才有機會找系統問清楚。

「小福報,你說的退休當真嗎?」

一陣窸窣聲中,系統出現了。

在葉嬋腦海中,小福報是個三歲大的寶寶模樣,奶聲奶氣地回答道:「當然啦~」

小福報滾了幾圈,似乎很不樂意。

「人家才不會騙人,更不會騙宿主~」

「如此兢兢業業的宿主,提早退休當之無愧,嗚嗚嗚不想和你分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