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年代之背靠糙漢好乘涼》[穿書年代之背靠糙漢好乘涼] - 第5章 趙家寶洗尿布

趙家寶進屋的動靜驚醒了還陷在回憶里的林雪晴,她抹了抹眼淚,將被子拉高了一些。

看到林雪晴拉高了被子,趙家寶知道她心情不好也就沒有上趕着非要說些什麼話。

這房間里有一個他特意買回來的暖瓶,趙家寶沖了一杯紅糖水,放在了一旁的窗台上,「媳婦,給你沖的紅糖水,你等會喝一些,我去河邊把咱們的衣服洗了。」

說完趙家寶抱着林清雪換下來的衣服和孩子的尿布就出了門。

臉盆還在堂屋裡,他進去的時候,胡梅有些炸毛,「這衣服又是血又是尿的你怎麼不嫌埋汰呢?你把它放在地上怎麼了?」

「娘,你小聲一些,我就喜歡洗衣服。」趙家寶噓了一聲,討好地對胡梅說,「娘啊,你的衣服也給我,我一起洗了。」

「怎麼了?你是我一把屎一把尿養大的兒子,給我洗個衣服怎麼還成順帶了?」聽到這話,胡梅更生氣了,因為有兒媳婦的衣服,趙黑牛也不好意思看過去啊,

所以趙黑牛一開始就將自己埋進了被窩裡,他才不想摻和這些事情呢。

「爹,你怎麼了?是不是腰疼了?」趙家寶靈機一動,看向還在炕上不斷蛄蛹的趙黑牛同志。

「你爹能有啥事,這都貓冬呢,天天除了吃就是睡的。」胡梅看向了自己的老伴,轉眼看到大兒子還眼巴巴地看着她就沒好氣地往外趕人,「趕緊的,別在這裡礙人眼了,我和你爹的衣服不至於勞煩你,趕緊滾。」

看到兒子出了門,胡梅即使知道這小子是在轉移注意力她還是不安地問,「老頭子,你沒事吧?」

「沒事啊……」趙黑牛看着胡梅不善的目光,到嘴邊的話轉了一個彎,「還行,就是最近天冷,那腿有些疼,腰最近也抽抽。」

「現在大家都貓冬呢,你也好好休息,不要有些風吹草動你就往外跑。這村子裏離了你大家也餓不死。」胡梅眼裡露出一絲心疼,老頭子的腿就是秋收搶糧食摔斷的,想想已經快臘月了,胡梅好奇地問,「當家的,今年我們隊里養的豬都很肥,你估摸着我們今年能分多少啊。」

說到正事,趙黑牛也坐起了身,他盤腿坐着,腦子裡飛快地轉動着,「我們今年的指標是6頭豬,要交給公社720斤豬肉,多餘的就是我們可以分的了。」

「你還別說,今年那幾頭豬養的是真的好,我估摸着一頭也有150斤了,等到天晴了我趕上幾頭豬交了公糧,然後我們村分兩頭,其他的都賣了給,那錢就可以給大家分了。」

「這馬上就要過年了,我們今年分的糧食怎麼也夠到明年開春了。再分點錢,過完年村子裏估計還能辦幾件喜事。」趙黑牛琢磨着,這村子裏還有幾家小子比自己大兒子還要大一些呢。

一聽說要分錢,即使是胡梅也忍不住笑開了眼。

「嗯,有錢了當然要給家裡的小子相看媳婦了。」胡梅點了點頭,「我們的日子是越過越好了,眼看着這幾年風調雨順的,我有時候聽人家說起前幾年的艱難都有些恍若如夢的感覺。」

「我們村子就在山下,當然不會那麼艱難了,據說那黃土高坡上的,還有那陝北平原上的,那幾年乾旱很多人連樹皮都搶不到。好多人都餓死了。」趙黑牛說著說著忍不住又點燃了煙袋,胡梅看了一眼沒有說話,她知道自家老頭子肩膀上的擔子也很大,「當家的,我咋聽大家說,明年還要下來幾個知青呢?」

「女人家不要管太多的事情,我們跟着黨的政策走就行了。現在都講究支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