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霉神附體的王妃超旺夫》[穿書:霉神附體的王妃超旺夫] - 第4章 醒來

雲沁這一睡,醒來都到晌午,身體也好了很多,就是還有些許咳嗽。

「姑娘你醒了,桂嬤嬤一個時辰前就到了,奴婢們不敢叫您,桂嬤嬤就一直等着。」春細和其他的丫鬟經過昨晚的那齣戲,現在都有些害怕雲沁了,害怕抓住什麼把柄,送去京兆府。

雲沁起身,丫鬟們七手八腳的伺候雲沁穿戴洗漱。

一會兒,雲沁收拾好,就去見了桂嬤嬤。

桂嬤嬤等了足足一個時辰,喝茶都喝不少杯,嘴裏現在發苦的厲害。

見到雲沁,瞧着病殃殃的樣子,還時不時咳幾聲,應當是昨日跳湖感染上的。

「大姑娘,今早老太君派奴婢過來看看姑娘,現在看姑娘是風寒嚴重了,待奴婢回去就請示老太君,請宮裡的太醫給姑娘診脈。」

雲沁瞭然,桂嬤嬤是老太君面前的紅人,陪了老太君幾十年,早在雲府有一定的地位,若不是老太君派來看看她還作什麼妖,怎麼會等候這麼久。

「那勞煩老太君記掛,也勞煩桂嬤嬤告訴老太君一聲,孫女感染風寒不能前去請安,請老太君見諒。咳咳……」雲沁心裏直翻白眼,誰不會說這些表面漂亮的話呀。

桂嬤嬤應了,想起老太君還吩咐的另一件事,開口道:「大姑娘,今日一早永寧侯府的前來遞了帖子,叫着府上的姑娘一同去參加百花宴,老太君讓奴婢告訴姑娘,這幾天姑娘養好身體,過幾日和府里其他的姑娘也一同去吧。」

老太君的原話是,沁姐兒這幾日變化挺大,不再濃妝艷抹,就連昨日也有了些好的名聲,雖然有些荒唐,也沒有大礙,就讓去看看哪家貴公子瞧得上,趕緊定下來,及笄一過嫁出去,少禍害雲府。

桂嬤嬤自然不能說出來,只能告知姑娘可以去參加。

雲沁聽着桂嬤嬤這麼一說,才想起來小說中好像是有這麼一個情節,只不過她不記得小說中,雲沁有沒有參加。

只是寫了,女主和男二高調出場,女主還在此宴會成功回到永寧侯府的。

雲沁轉念一想,昨晚已經阻止男二和女主相遇了,那宴會會發生什麼?

想着出神,都不知道桂嬤嬤何時離開,肚子開始咕嚕咕嚕叫起,才回過神來。

用過餐之後已經是未時,坐在院子里悠閑的曬着太陽,就見到桂嬤嬤領着一步履蹣跚的老頭,走了進來。

「姑娘,這是宮裡的金太醫,老太君從宮裡請來的。」桂嬤嬤笑眯眯着眼道,老太君對姑娘是極好,也希望姑娘能對老太君好。

雲沁朝太醫行了禮,只覺得詫異,她看到的老太君和書里描寫的老太君,怎麼就不是一種人,奇怪。

雲沁行禮得當,從金太醫進門到診斷結束,都沒有絲毫不妥當的地方。

金太醫開了幾副治風寒的葯就走了。

清蕪院外,柳氏等着金太醫出來,想請去柳院看看雲嫣語。

自昨日掉進湖裡,就得了嚴重的傷寒,請了不少大夫,都沒什麼用,今日一早起來還發燒嚴重。

聽到老太君請了金太醫給雲沁診脈,就早早地等在門口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