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我竟是敵國質子的白月光》[穿書後我竟是敵國質子的白月光] - 第5章 刀光劍影催霜雪

「七娘!七娘!」

傅嬋終於找到了傅寧,嚇的彪出了眼淚,她若是將七娘弄丟了,母親非要打死她不可。

「五姐,我沒事。」

傅寧轉了個圈,表示自己一切都好,還拿出帕子給傅嬋擦眼淚。

「那你拉緊我的手。」

「好的。」

傅寧失笑。

「哼。」

傅嬋拉着她走進一家胭脂鋪,傅寧眉心突跳,兩人慢悠悠在樓下閑逛,據傅寧觀察,此地的妝容應與唐朝相近。

傅嬋突然停下腳步,眼睛微眯,嘟囔道:「那不是我姐夫嗎?怎麼在這兒?」

傅寧暗道不好,果然,傅嬋變了臉色,正欲衝上樓,卻被傅寧一把拽住拉出了門外。

傅家二娘傅姎,一年前嫁與了光陵侯嫡幼子林秉文,光陵侯府百年世家,底蘊深厚。

北鄉侯是因老侯爺跟隨陛下打天下所封,如今府中棄武從文,已逐漸沒落,上京城裡的勛貴世家自然也看不上北鄉侯府。

同為侯府,傅姎算是高嫁了。

傅嬋方才瞧見,那林秉文懷裡摟着一個女子正在挑胭脂,她姐姐傅姎穿着一身素衣,低眉站在一旁。

男子納妾之事常有,可傅姎是正經的侯府嫡出娘子,林秉文竟敢如此大膽,當眾欺辱傅姎!

「五姐莫要衝動,眼下情況未明,你若上前說罵一通,苦的還是二姐!」

「那便任人欺辱嗎!」

傅嬋氣得咬牙,她與傅姎一母所生,素來感情深厚,斷然見不得姐姐受人欺負。

「不若看準時機,能否與二姐說上話。若事情嚴重,我等只有回府告知長輩,過完年,二姐回府時再解決此事。貿然出頭,只會搞得一團糟。」

<

猜你喜歡